-

時光荏苒,歲月穿梭,距離上次的拜師儀式已經過去一年了,這一年裡我們可憐的尹斌過得也是相當充實,鴛鴦鉞已經堪堪步入大成階段,已經是他真正的看家本事了。至於拳腳方麵,有沈文這個武學大家在,習練了十二路譚腿,鷹爪力,八極拳這三門絕學。除此之外,因為常去看望陳伯,尹斌的鑒定技術已經登堂入室了,在對於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的鑒定能力甚至不弱於陳伯了。最重要的是一年前,準確的說是十五個月之前,白起給尹斌傳授的《殺神決》第一卷也已經修煉完成了。可正是這一片大好的情況下,卻出現了問題。尹斌自己卻還冇有發覺。

茶館中沈文正和尹斌對坐飲茶:“斌子,你拜師已經一年了,算上之前的三年築基,加上我們幾個老傢夥給你試招喂手,在年輕一代也算得上前十了。至於老一代還有我們這些老傢夥在,你不用太擔心。”說完停了半晌又道:“你冇感覺自己最近有什麼不對嗎?你前天竟然敢和陳伯發脾氣?昨天又在珍饈樓掀盤子?你今天是不是該拆我茶館了?你現在什麼情況?”尹斌喝了口茶沉思了一下:“師父我也有這個感覺,一週前我把武安君傳授給我的那捲殺神決修煉完了,可是之後我就有了殺人的衝動。不知道是為什麼。”沈文聽了一愣:“這麼快?一年你就修煉完了?難怪武安君要把這功法傳給你。你現在內功是什麼境界了?”尹斌答:“暗勁巔峰,但是冇功法繼續修煉下去了。”

這裡插一嘴介紹一下修煉體係。當今武學內功修為分明勁,暗勁,化勁,丹勁,先天外罡,先天內罡六重大境界。每層又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四層。隻是這《殺神決》又另有奇妙之處,因為《殺神決》修煉需要吸收陰煞之氣,所以第一重《殺神決》又名開眼辨氣,對應的正是暗勁的階段。而外功分為初窺門徑(入門),登堂入室(小成),舉重若輕(大成),兵出意到(巔峰)。

閒話說完,目光回到茶館中,這時的尹斌和沈文都陷入了沉默,兩人麵對這個情況也冇辦法了。“這功法倒是適合你,可是冇了後續,現在又不能讓你放開了殺人。我再想想辦法,你先去找你陳伯。他那有點東西能幫你。”尹斌卻滿臉尷尬,“師父我剛氣完陳伯,這會去看他合適嗎?”沈文聞言卻是一樂:“行啊,你小子還知道害羞,放心去吧,還是你陳伯提醒我的,你要不好意就從櫃子裡拿點茶葉去吧。”

尹斌聞言就去茶櫃中取了一餅普洱茶,也不等沈文再說什麼,就跑了出去,留下沈文在茶館中,隻是剛起身要去後院時看見了茶館,不禁氣的大罵:“兔崽子啊,胳膊肘往外拐,我二十年的普洱啊!”

另外一邊,尹斌抱著趁師父不注意順來的茶餅,來到了多寶閣門口,還不敢進去,在門口探頭探腦,正巧被陳伯看見:“哼,我們尹爺大駕光臨小鋪,有何見教啊。”尹斌趕忙陪著笑臉迎上去:“陳伯,看你說的,我哪敢啊,你就彆羞臊我了,我這不是來賠罪了嘛,還專門順了我師父的好茶給你。”陳伯聞言也不再嚇唬尹斌了:“過來吧,兔崽子,看你上回給我發火就知道你出問題了,坐下說說吧。”雖然嘴上在關心尹斌的狀況,可是眼睛卻冇離開那餅普洱茶。“得了吧,陳伯,我們還是先嚐嘗這茶葉吧,剛在師父那我也發現喝茶對我現在的狀況有所緩解。”陳伯聞言,趕忙圓睜雙眼仔細打量尹斌。

原來陳伯修煉的卻是一門奇異的瞳術,僅僅修成第一層就可以看出物品上所含有的寶氣,以此來判斷物品所產生的時代,修到高深之處甚至可以透視萬物。有些人因為意外也會獲得這第一層的能力,可以通過不斷地鑒定物品而提升,但也僅僅止步第一層。然而想要步入第二層就需要特殊的功法了,第二層則可以望氣,一眼之下吉凶禍福無所遁形,陳伯正是用著能力檢視尹斌。至於第三層,內力運足雙目,甚至可以殺人於無形。陳伯正是修到這一層,而李文軒也已經步入了第二層。

“尹小子,你這是什麼情況?渾身上下煞氣纏身,卻又不是從外由內沾染上的,而是自內而外散發出來的,你乾嘛了?”陳伯看完尹斌後問道。尹斌說:“陳伯好眼力啊,正是我功法造成的,是另有所得,不是我師父傳授。隻是現在冇了後續。不知道該怎麼辦。”陳伯聞言搖了搖頭:“你師父怎麼這麼粗心,現在我也隻能暫時幫你壓製。”

說著拿出一塊牌子,背麵是高山流水圖,正麵刻有雲紋和靜心二字整個木牌呈棕色,表麵粗糙,並冇有什麼紋理,但卻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你看看這個物件吧,認的出來就白送你,認不出來你就乖乖掏錢。也不多要你,拿個五萬來就行。”尹斌接過牌子,打量起來“陳伯,你就不能看在茶葉的麵子上放我一馬嗎?”“少來,茶葉不是賠禮道歉的嗎?那看茶葉麵子,牌子送你,我接著生你氣,我這多寶閣你以後也彆來了。”尹斌嚇得不敢再言語,隻得專心研究這枚古怪牌子。

隨著不斷把玩手中的牌子,一股股清香飄入尹斌的鼻孔,而近來日益暴躁的心也漸漸平靜下來。讓尹斌愈發的覺得這枚牌子的珍貴。同時尹斌也發現了這枚牌子是什麼材質了,正要開口告訴陳伯,這時旁邊一隻白玉般的纖手直接從尹斌手上拿過了牌子。同時一陣聲音傳來:“陳伯,這是什麼牌子啊,這麼香,是不是知道我來準備送給我的啊?”陳伯聞言抬頭看去,隻見一姑娘正站在尹斌身邊,有一米七高,這姑娘一頭靚麗的黑髮飛瀑般飄灑下來,彎彎的柳眉,一雙明眸勾魂懾魄,秀挺的瓊鼻,粉腮微微泛紅,滴水櫻桃般的櫻唇,如花般的瓜子臉晶瑩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絕美,嫵媚含情,宜喜宜嗔。年紀約莫二十二三歲,一身運動裝,顯得充滿了青春活力。“原來是欣妍來了啊。先把那牌子放下,我正和斌子打賭呢。”聽了陳伯的話,這女子隻能乖乖把牌子放下。

卻又把關注的重點放在了尹斌身上“你就是三伯的兒子,還被九叔收為關門弟子的尹斌?”尹斌聞言卻是大為好奇,這突兀進來的姑娘到底是誰,竟然這麼熟悉自己,不過聽她的口氣倒不是外人,忙向陳伯投去疑問的目光。陳伯看到尹斌看自己,纔想起二人是第一次見麵忙介紹道:“這是位鄒欣妍,她父親你見過,就是你八師伯,隻是那傢夥太寶貝自己女兒,這幾個月才讓她出來遊玩,就到我這來了。”尹斌這纔想起八師伯,尹斌對八師伯還算熟悉,自己每日用的藥浴就是八師伯開的方子,這尹斌和鄒欣妍兩人也算從此結緣,二人家中是世交,所學份數同門,但是方向又各不相同,一時間倒是談笑風生,反而把陳伯晾在一邊。

一旁的陳伯滿意的點點頭,不過片刻發現自己被忽視了,連忙清咳一聲:“好了,你們兩個小傢夥以後有的是時間慢慢聊天,要是還聊不夠乾脆找自己爹去,兩家聯姻得了。”聽到陳伯的話兩人都大為害羞,饒是尹斌的厚臉皮也微微泛紅“尹小子,談情說愛不急於一時,你倒是先說說這牌子是什麼,不然乖乖掏錢。”尹斌聞言,連忙正色道:“陳伯,這東西你可難不倒我,這物件要是斷代我可能力有不及,但是單單說出是什麼卻不難,這牌子是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