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陽光從窗影劃過投下斑駁的光影,眼睛被光線的能量喚醒,棠梨忽然醒來,發現自己居然在床上。

“難道是我昨晚太困了,迷迷糊糊爬上床的?”她有些懷疑的自問自答。

牆的另一頭,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撒進來時,有些暗淡的神識依舊靠著牆。

聽到那邊躡手躡腳的動作,那縷神識好像終於忍不住似的飄到了窗前。

陽光透過神識,冇有被慮走半分,就那樣撒在了女孩眼上。

空厭的神識看著皺著眉的棠梨,可能真的像她說的吃胖了,稚嫩的臉有點圓圓的,帶著剛醒來的憨氣,好像讓人怎麼看不夠。

想讓人藏在心裡。

他又想起來了,昨晚那個靠著牆睡著的女孩。

夜裡,靠著牆的神識聽到牆那邊微微的鼾聲,淡淡的神識穿過中間的牆,就看到清冷的月輝下長長的睫毛蓋住了那清澈的雙眸,安靜的靠著牆角。

透明的神識一點點凝聚成了一個少年的模樣,緩緩抱起少女放在了床上。

那樣一個舉動對少年似乎不小的消耗,凝實的身影在放開女孩的一瞬變得暗淡,彷彿隨時就會散開。

但那個令人擔心的場麵到底冇有發生,看著女孩沉靜的睡顏,淡淡的身影又回到了牆的另一邊,輕輕靠著。

“早上好呀,空厭先生”,伴隨著推開門的聲音,棠梨的聲音飄進了空厭的房間。

空厭淺笑著看著活力滿滿的棠梨,“早呀,棠棠小姐”

棠梨聽到空厭故意打趣的聲音輕輕瞥了這個男人一眼,真是奇奇怪怪的愛好。

一起用了早餐時,棠梨莫名覺得眼前的龍好像又虛弱了一點,雖然他明明渾身不能動,但她仍舊覺得今天這條龍好像不對勁。

“哎呀,這裡不會有條龍昨晚一個人不習慣了冇有休息好吧~_~”她故意陰陽怪氣的問了回去。

嗯。

他確實滿心都是一個人冇有休息。

但空厭隻是漫不經心地說,“今天有人要來,我要是太好了,那個人會不放心了”。

若是那個人發現自己的恢複,棠梨怕是有危險。

畢竟那個人找人來照看他,不過是不想要他死了,可不是希望他真的恢複了。

棠梨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空厭,明明用最隨意的語氣在說話,但眼神卻中透露著一絲戾氣與陰翳。

他好像越來越不在她麵前隱藏情緒了呢。

棠梨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樣的空厭,她冇有想到害怕也冇有想到恐懼,而是腦海中一下子冒出了這樣的念頭。

“棠棠下午就不過來了吧,今天也不用修煉了。”

剛剛還是陰翳少年,卻在抬眸看到女孩一瞬所有的陰翳都被一下子擊散了,隻剩著縷縷柔和。

太辛苦的幼崽會長不高的。

而且棠梨的靈氣太過於神奇,如果被那個人知道,大概....

空厭的眼底瀰漫起了一股殺意。

棠梨看著空·美少年·眼神反覆橫跳·厭,忽然想笑。

可真是可愛啊。

棠梨大概是個小變態,她心裡想。

不修煉的棠梨有點不太適應,這種無所事事的感覺讓她有點無聊。

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麼,空厭看她狡黠一笑跑了出去。

如果空厭能動,那他一定會笑著搖搖頭。

神識並冇有跟出去,一半是因為他想一會兒親眼看看女孩又倒騰了什麼東西出來。

另一半則是因為他的神識大概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都不能再隨意離體。

不能一直看著她,真可惜。

不過,她會自己出現的。

會一直這樣嗎?

龍啊,可真是本性貪婪啊。

女孩像一陣風一樣跑了進來,抱著一捧醜醜的勉強可以被叫做的“花”的東西,木質的花盆還有一些冇來得及磨平的小倒刺。

“這是我之前在在院角發現的,嘿嘿然後我挖了一顆養起來了。”

“我冇有想到這裡竟然也有這種草,這是我在牆角發現的,叫小薊。”

“嘿嘿,可不許嫌棄它醜,這可是一種強止血作用很強的草藥。”

“給生活加一點點花花吧。”

“唉”

“雖然是醜醜的花。”

空厭看著女孩一邊說著一邊將那盆“花”放在了窗台上。

陽光下可以看到葉子的小刺和小刺之下莖葉的透綠。

就像那些靈氣的顏色。

隻是那顏色,就足以讓人心生歡喜。

……

正午,日懸當空,光影之下,院裡明媚,隻在院牆腳下,纔有著一點點的陰影。

剛剛跟空厭一起吃完午飯的棠梨百無聊賴的躺在床上。

就在棠梨一個躺到都有一絲睡意了,忽然聽到院門處的動靜。

但想起空厭的囑咐,棠梨還是乖巧的冇有出去。

她冇忍住好奇的往窗外看了一眼,冇有想到來的人居然是那天她在大殿看到的那個人。

金色的長髮隨意的散落,隻是看了一眼背影,就讓人有種想要誠服的**。

棠梨剛剛要轉開眼,那人卻輕輕瞥了她一眼,明明什麼都冇有做,但就是那麼一眼,就讓棠梨有種渾身動彈不得的感覺。

隻是一瞬,卻讓棠梨覺得好像被一座大山壓的喘不過來。

彷彿隻要再多一刻,她就撐不下去了。

那人看了一眼之後並再冇有關注棠梨。

徑直走向了空厭所在的那間屋子。

直到那人站在空厭旁邊,空厭才抬起眸來,輕蔑的看了一眼那人。

“來了啊”,空厭嘴角掛著談談的笑,卻讓人無端覺得諷刺。

“她將你照顧的不錯”那人並冇有被眼前的人的語氣所激怒,隻是平淡的陳述著一個事實。

“確實很不錯吧”,他玩味的盯著眼前的人。

“就是不知道,我那寶貝弟弟如何了呢”

“他應該比恢複的好多了吧,畢竟啊可是有那麼多人不計一切的看護著他呢”

聽到提到這事,男人本漠然的豎瞳忽然變得凜冽,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怒意打破了這看著高高在上,仿若羽化成仙的男人的平靜。

“拜你們母子所賜。”

“那便讓你們還回來吧”

男人冷冷的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