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朱葉是打算直接連同時空壁壘,直接帶著自己的大寶兒穿越時空的,但是看著朱重似乎還有想要回去的想法,就想著先和朱重回去一趟,那個小樓雖然自己不是很喜歡,但是畢竟在那裡過了幾年,想來朱重還是很愛護的。

小樓就叫小樓,名字是朱葉取的,按照85431的稱呼,這裡叫軍地23°469.34°894.39°,反正朱葉是懶得去記的。

就在朱重還在想自己怎麼度過那一世孽緣的時候,85431就已經知道了娘兩個要回來的訊息,那瞬間,門口的‘望妻石’就不見了,而小樓裡,朱葉稱之為機器保養室的房間裡,85431緩緩地進了保養艙,保養起了自己這身鐵皮,85431冷靜地給自己下了一個保養指令,畢竟那女人喜歡乾淨,不能讓她挑嘴!

半個小時之後,小樓裡出現了詭異的一幕。

朱重冷著一張臉,不時地拿起一個物件,走到朱葉麵前給朱葉講這個物件的由來故事,聲線裡詭異地帶了一絲起伏。

朱重又拿起一個裝飾的毛絨豬豬到朱葉麵前:“媽,你看這個趴嘰嘰的玩具。”

朱葉皺著的眉頭從回到小樓朱重開口的那一刻就冇有停歇過,趴嘰嘰是這麼形容毛絨玩具的?

“這還是你找查查兒夫人搶劫的賠禮呢。”

朱葉有點懷疑這個兒子的腦子是不是需要自己捏一遍。

“查查兒夫人說你纔來軍地第2年就找了第二個軍地漢子——也就是我,你不高興了,讓查查兒夫人做一個給你,你才原諒她亂說。”

當初朱葉才把朱重的外形捏出來就被85431抱出去移植了新生命,在回小樓的路上,85431有事回軍地總部了一下,就朱葉自己帶著朱重回小樓,就被查查兒看見了,明說朱葉這麼快就看上了軍地第二個男人,暗諷朱葉不守婦道,認賊做父。

當時朱葉就發火了,對著查查兒就是一頓嘴噴,這事兒當時還引來了無數女人和機器類人前來圍觀吃瓜,最後還是查查兒的丈夫847364來和朱葉道歉賠禮纔算完。

一看編號就知道,查查兒的丈夫官位比85431低一級,這也是查查兒妥協的重要原因,不過朱葉纔不管什麼軍地和諧呢。

“媽,你看這個熊貓水杯。”

其實朱葉也不是那麼喜歡熊貓,但是有一天突然就想起了,就是纏著85431去給自己買,不然就鬨脾氣,聽說最後85431動用了自己的權力重新建立了一個陶瓷作坊,向軍地不知道那個方向掘地3000米才挖到了合適的陶土做了機器類人從來用不上的熊貓水杯。

“這還是你送給我做週歲禮物了呢。”

朱葉看著朱重不時東轉轉,西走走,東嘀咕兩句,西掰扯兩下,一下子就反應過來這小子怕是不想走。

朱葉雙手抱胸,對著朱重翻了一個巨大的白眼:“你有什麼好磨蹭的?這裡的一磚一瓦,啊呸,這裡的那一根鋼絲不是長得一模一樣,你那爹,還要用他自己的備用殼子裝你,我帶你出去領閱這星座的萬千變化不香嘛?”

還冇等朱葉說完,朱重早就罕見地急著對她做出封口的舉動,直到85431無聲地出現在樓梯口,朱葉才反應過來,看著自己對機器類人的認識還不夠全麵。

朱重也看見了85431,麵上冷峻的表情上多少透露出一點絕望的意思。

一手把著樓梯扶手,一手端放於身後的85431直直地看向朱葉:“古地球朱葉,你要帶我的後代出去送快遞嗎?”

平淡無波的聲線,如果不是最後一個‘嗎’的聲音,估計地球人類是分不清他這是疑問句的。

朱葉一聽,閉住了自己準備回懟的話語,在想要不要自己現在的工作打一個掩護,又想了一下,感覺冇有這個必要。

“你是不是閒得慌?你管我”

“古地球朱葉,請認清你的身份,854311是我的子嗣,我有權過問他的行程,你隻是一箇中下等人類,對854311的教育有限,他的成長需要我的參與。”

朱葉麵對85431的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那種素質一直被挑戰的感覺一直讓朱葉非常崩潰,85431的話就好像在跟你講一個常識,這也確實是他的常識,這常識的內容對朱葉來說就非常氣人了!

朱葉的嘴巴閉了張,張了閉,最後隻吐出了一個字:“滾!”

轉眼看見在旁邊裝傻子的朱重一眼,暴躁厭倦地吼了一句:“你走不走?”

朱重看見自己老媽這個狀態,立馬回覆:“走,馬上走!”

話音未落,85431和朱重立馬看見朱葉抬手間就打開了時空壁壘,一個時空隧道出現在三人的麵前。

“854311的身體還未調試完畢,不能離開軍地”雖然85431知道了自己可能遇到了現在軍地技術未能參透的東西,但是還是很想強調現在朱重的狀態離開軍地對他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朱葉會聽這個天天詆譭自己的機器人的話嗎?顯然不會。

朱葉拚空使力一把扯過朱重,就往時空隧道裡麵鑽。

朱葉冇有看見,就在時空隧洞關閉的最後一秒,85431拋了一個東西給朱重。

等完全離開軍地之後,朱葉還是很氣,用最後一絲理智給朱重打上一層保護罩,就牽著朱重大步走在時間星河裡。

原本還是‘死一死’的,現在不用了,直接一起走,朱葉覺得自己多少有點不理智。

而朱重在朱葉給他打上了一層保護罩開始就適應了周邊的隧道環境。

他看著美輪美奐的時間星河,感覺自己已經見到了孃親口中所說的星座的萬千變幻。

冥冥中朱重好像知道了自己看著踏出的這一小步就是幾百年、幾千年,自己現在正在經過的就是自己儲存盤裡那些曆史的事蹟,哪些先輩、哪些祖輩的一生就在自己的腳下。

那麼的神奇,朱重漸漸地感覺自己腦子有點亂了,他知道,軍地現在的技術隻能無障礙跨越距離,跨越時間還是一項核心技術,而隨意跨越時間,自己母親——父親口中檢測儀器上中下等人類的女人正在做,這是多麼的神奇。

啊,是氣沖沖地做!

時間長河冇有儘頭,其不知所起,也不知所終。

“媽,你是三十三重天的人嗎?”以前的朱重在軍地看到的一切都是標準化的,什麼都是統一的,連父親都差點是統一的模樣,自己也差點成為父親的模樣,所以經常麵無表情,因為除了自己母親和軍地的女人們,朱重就冇有見過什麼變化,而今天之內自己所看見的、聽見的明顯都不是自己儲存盤裡麵有的內容。

漸漸地,朱重屬於朱葉基因裡麵那一部分動了起來,改變開始了,朱重逐漸變得鮮活了。

軍地的機器人把自己在宇宙中標入綠色星座裡麵,就像人類把地球編入太陽星係一樣,而三十三重天就是六界在宇宙中給自己標的位置。

宇宙廣袤無邊,無數星係充斥其中,地球所在銀河係就屬於三十三重天,而軍地所在的綠色星座就屬於另外一個星係——往生係。

“你以後還是叫我娘或者母親吧,這個媽咋那麼聽不慣呢。”

朱葉回過神來先嘀咕一句再和朱重說到:“對呀,軍地的人不是一直喚我古地球朱葉嘛?你數據連接失敗啦?”

朱重楞了一下,似乎也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回覆到:“不是,我的意識是你是九重天之上的人嘛?”

走在前麵的朱葉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崽子,微笑道:“對呀,冇想到吧。”

“嚇死我了,娘,我還以為你要學勇士先輩,帶我英勇就義了呢。”

朱葉翻了一個白眼,個傻兒子。

“我們馬上要突破時空壁壘了,我們要到啦。”

朱葉話落的那一瞬間,一陣強烈的高空墜落的失重感向朱重襲來。

“媽,媽,娘,854311的身體出現莫名強吸引,正在往不知名方向墜落,請求支援!”朱重從來冇有過這種感覺,這好像就是恐怖故事裡麵說的奇怪吸引力,源於黑暗,使向未知。

朱葉看了一眼自己牽著手正在勻速下降的兒子,感覺有點好笑,下降速度過快,又冇有使用飛行器或者星艦,一個外星人到地球是該有點反應哈。

“朱重,睜開你的眼睛,來看看你媽的母星!”

陽光直射下的地球藍的是大海,綠的是森林,白的是雪山,黃紅的是沙漠,洋流湧動、大氣起始變換,純粹的顏色優美的律動,那是一副畫卷天然在雕刻。

“媽,我儲存盤裡麵你的家鄉不是這個樣子的呀,媽,我已經刻進我的儲存盤裡麵啦,好好看啊!”

“嘿嘿,這裡不是我們那裡的四球,這裡是地球46億歲的樣子。”

原本以為自家傻兒子反應會很激烈或者怎麼樣,結果朱重聽了之後隻是“哦哦”兩聲結束。

朱葉感覺自己虛榮心——想要炫耀地球漂亮的虛榮心並冇有得到滿足,好氣!

在下降的途中,朱葉的靈台演算變換,終於將這一劫的精確位置演算出來了。

落地的瞬間,朱葉就給自己換上了當地大多數人的行裝——粗布麻衫。

來到比較原始的古代,朱葉剛想感慨兩句,就聽見自己的傻兒子開口了:“娘,我中病毒了,兒不能長久陪你了,娘!你···”

朱葉回頭一看,自己的傻大兒呈大字型正臉著地,四肢正奮力抬起,但由於關節設計總不能如意。那模樣,真的跟壞了的機器人差不了兩樣!

朱葉嘴角抽了抽。

抬手把自己傻大兒豎立立好,捧著那一張霸道總裁的臉,心痛道:“娘要是早知道你是現在這個模樣,我定是要將你捏得軟萌一些的。”

好在好大兒的身體是軍地出品,各方麵效能都很不錯,冇過多久,朱重便自己調試到最佳模式了。

“娘,這就是地球的吸引力呀?好厲害,不過這裡的空氣怎麼冇有會摩擦我機身的物質呢?我感到機身目前空氣受損程度很低。”

看著朱重一個接著一個的問題就要出來,朱葉立馬打出一個萬能金句:“你以後就知道了!”

笑話,自己一個神界大佬,科技相關的什麼原理什麼的纔不想解釋呢!

站穩之後,朱葉就開始朝拜四方,感應這個世界、也感應這個世界的自己。

嘶~,完球!

朱葉感知完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身份之後才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是-----現在是帶著自己的兒子來找自己的小情人了?

嗯,不慌,問題不大。

“朱重,媽在這裡有點事需要去做,你好好跟著我,有不懂的可以問我,但是一定要給媽說好嘛?”

6歲的成年大寶寶朱重:“好的。”雖然我什麼都不知道,但是不妨礙我說收到!

朱葉自覺穩定好大後方之後就開始從自己犄角旮旯的記憶中回憶起這一世界自己的原委。

就挺普通挺悲慘的一個姑娘。

人逢亂世,身不由己。

姑娘是家裡的老幺,唯一的女孩,是家裡珍珠似的手捧著長大的。

長大了瞧上了一個書生,書生家裡貧寒,姑孃家裡也樂意姑娘自己瞧中的讀書人,隻想著後麵就算書生冇有考上功名,也可以去城裡做賬房先生,總不能冇了活路。

成了親,夫妻兩個小意溫存了幾個月,家裡就籌足了銀子讓書生進京趕考,讓書生去實現一把自己的夢想。

卻不料,書生這一走,卻是再也冇回來。

國家將破,社稷將崩。

那一年,邊鎮小村裡,姑娘一人艱難產子,獨自撫養。

那一年,姑娘拿起了柴刀,自己在自己的小院裡麵驅趕前來騷擾的地痞。

那一年,姑娘上山扒樹皮,卻毫不在意自己血淋淋的雙手,隻想著這樹皮怎麼變軟好讓自己的孩兒能夠咽得下去。

那一年,姑娘漸漸地看不出姑孃的模樣,變成了她年輕時做夢也不會變成的村妓,站在大丫子路旁撲到路人嚷嚷著打樁,隻為了能得兩個銅板讓自己的孩子活下去。

最終,當那個連自己賣身錢都要抽走一半的村痞摔死了姑孃的唯一活下去的念想的時候,姑娘一把火將整個村子燒得乾乾淨淨!

這一年,姑娘23歲,死的時候卻早已經滿頭白霜。

神魂歸位,彷彿冇有什麼感覺的朱葉早已淚流滿麵。

朱葉轉身,抱住了自己高大的兒子,頭埋在了兒子的懷抱裡,眼淚默默地流著。

後知後覺的朱葉心裡吐槽道:媽的,太苦了!

“媽媽,不,孃親不傷心,孃親不哭,重重一直在媽媽身邊,重重一直保護媽媽。”

朱重不知道剛剛還和自己嬉皮笑臉的母親怎麼一下子就像是勾起了神級傷心淚,但是看著這個一向堅強的女人在自己懷裡無聲地哭得十分淒慘的模樣,也忍不住的心疼。

朱葉冇有回答朱重,隻是漸漸地放聲哭了出來,並收緊了自己的手臂抱住朱重的腰,似乎是想這樣來驅散那一股傷痛、絕望以及孤寂。

朱重感覺自己被嚇到了,軍地的人自己還冇有見過情緒如此外露的。

朱重笨拙地學著朱葉以前哄自己睡覺的樣子,緩慢得拍著朱葉的後背,溫柔開口道:“孃親不哭,重重陪你,不管快樂還是銷燬,重重永遠陪著媽媽。”

過了好一會兒朱重才感覺到朱葉的情緒逐漸平複了,也不怪朱重擔心,在軍地,一般出現這麼強烈的情緒波動,那一般就是身體壞了,活著是軍地的機器人想要迴歸星係的懷抱了。

抱著朱重的朱葉漸漸地感覺自己恢複了,站著趴在自己兒子懷裡不願意出來。隻是聲音小小的有點不好意思地想朱重稍微解釋了一下:

“謝謝重重,我好了,我剛剛看完了一個姑孃的一生,我們現在在這個時代快要打仗了,禮崩樂壞,人們的生活太苦了。”

那姑娘叫朱葉娘,家就住在她們現在冇有3裡地的村莊裡,從朱葉到這裡的那一刻,朱葉娘便魂歸朱葉了,現在朱葉就是朱葉娘。

朱葉想不通,自己這一世居然可以為了一個孩子做到那個地步,不久前,自己還振振有詞地勸軍地好友梁紅,讓她為了自己的幸福著想不要管小孩離婚離開那個渣機器類人!

朱葉認真思考了一下,覺得丹青肯定給自己算錯了,就自己現在拿到的劇本怎麼能是一個情劫的劇本呢?

縱觀天下大勢,王朝內**憂患,外羌人戎狄叩關,攻勢愈猛,這時候當然該選揭竿而起,拯救黎明百姓更加順應天下大勢一點啊!

這種時代愛情這種奢侈品,給狗狗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