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冷漠的他和熱心的他

清池鎮,今日格外熱鬨。

聽說抓到了柺子,聽說修鍊師會主持公道。

越來越多的百姓跟著隊伍走向雲貴賭坊。

“阿孃!哥哥!”

第一個撲上前去的是雲星星。

那賭坊的門口果然躺著一大一小。

雲星星一眼就認出了那蓬頭垢麵、衣衫襤褸的是她的阿孃。

而雲星燦也是頭髮淩亂,臉被打腫,嘴角都溢著血。

見到他們現在的慘狀,雲星淩也是大吃一驚。

“阿孃,燦兒!”

也許是原主身體的反應,她終究是撲了上去,眼淚自動刷刷地往下掉。

“嗚嗚嗚,你們怎麼弄成這樣?”

雲星淩伸手摸了下兩人的額頭,立刻彈了回來。

“不好!他們都發著高燒,快送醫館!”

雲星淩招呼著葉誌邦背起雲星燦,自己則打算背起風氏。

這時,從賭坊門口走出幾個高個子大漢,為首的一個臉上有個刀疤,他凶狠得說:

“誰讓你們帶走的?這兩人可是欠了我們賭坊三百兩!”

“要想帶人走,必須還清銀子!”

雲星淩站直了身子,問道:

“我阿孃一介婦人,我阿弟才七歲,是因為賭錢欠的債,還是被人送過來的?”

雲星淩一針見血的話,讓那個大漢愣了愣,他眼神有些躲閃,又扯著嗓子說:

“你這小丫頭,還敢頂嘴呢,當然是他們兩個來我賭坊賭錢輸的!”

這時跟著的百姓也到了,不僅司空馳軒和雲子薇到場,雲豐也被衙役押著過來。

“呀,三伯孃,你們怎的這般模樣?”

“我阿爹一直說賭錢不好,他就是吃過好多虧,你們怎的就是不聽?”

“為了掙銀子,你們怕是將婦人的臉麵都丟了!”

雲子薇裝出一臉關心,但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昏迷中的二人定性了。

“子薇姐,你不要以為你阿爹是好賭成性,就說我阿孃和幼弟跟他一眼!”

“我阿孃和弟弟會成這般模樣,八成與二伯脫不了乾係!”

雲星淩可不慣著雲子薇,她這綠茶婊的模樣對男子有用,對她可無用。

雲豐聽了,立刻跳了出來:

“你這死丫頭,你阿孃和阿弟就是想著睜快銀子,所以纔來這雲貴賭坊,他們欠了銀子,才被人家打成這樣,跟我有什麼關係?”

雲星淩一聽,立刻轉身厲聲看著他:

“你說你知道他們賭錢這事?那為何你剛纔說你不知道他們在哪兒?”

“二伯,你當著修鍊師的麵,滿口胡話,你膽子可真是大!”

雲星淩就住雲豐的錯處,比他道出事情原委。

雲豐果然著急了,他焦急地說:

“我是跟著他們到了縣裡,後來銀子花光了,他們又不甘心,想著掙大銀子”

“所以你就把他們推入了這個火坑?”

“如若不是你在旁教唆,我阿孃和這才七歲的弟弟會跑進賭坊來?”

“二伯啊,二伯,你何其惡毒,纔會將一個婦人和孩童推進這火坑?”

雲星淩步步緊逼,說得雲豐都不自覺後退了幾步。

躲在暗處的幕凱不禁給她點讚:“這小丫頭還真是伶牙俐齒,怪不得少主會喜歡!”

司空馳軒一直看著雲星淩,他這次想客觀地看看她該如何破局。

雲豐滿頭大汗,這時雲子薇上前說:

“淩兒妹妹,就算是我阿爹給出的主意,可三伯孃也是大人了。”

“她自己不進去,難不成我阿爹能拖著她進去?”

雲子薇的話讓現場的百姓不自覺點頭:

“是這個道理,進賭坊壓銀子可是要自己畫押的!”

雲星淩正色道:“那子薇姐的意思是說,如若我將你推進老虎的洞穴,你被老虎吃掉了胳膊,最後隻能怪你自己不會跑了?”

“如若這樣,那這世上還要什麼王法,人人都去做那賭托兒。”

“害得人傾家蕩產,還不會有什麼損失?”

司空馳軒聽了眸子一怔,這丫頭反應倒是挺快的。

圍觀的百姓又點點頭,他們覺得雲星淩說得十分有道理。

“我阿孃阿弟如今高燒,我不跟你們掰扯,是非黑白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可雲星淩再次被攔住了。

賭坊裡走出一個掌櫃打扮的男人,他拿著一大遝契書,對著雲星淩說:

“丫頭,既然這二人是你的至親,這些賭債你就替他們還了!”

雲星淩打開一看,上麵每一張竟然都是一千兩的。

“我阿孃總共欠了多少銀子?”

“一萬兩!”

“嗡!”

現場的圍觀百姓都不禁叫出聲。

雲星淩氣笑了,她說:

“掌櫃的,你們賭坊從不做虧本的買賣,試問你會讓這兩個一看就是窮人的人欠下如此钜額債務?”

“這不合常理,還是說你和我這二伯商量好了,想坑我一把?”

那掌櫃聽了臉色訕訕,他不自覺看了雲豐一眼。

雲豐現在也慌亂不已:“這丫頭怎麼一下子就看出來了!”

他原本冇想要讓賭坊寫那麼多。

但聽雲子薇說這賤丫頭最近幾個月可是掙了不少銀子,特彆是在醉香樓還有乾股。

他尋思著這萬把銀子肯定是有的,於是就有了這麼一出。

賭坊掌櫃連忙說:“你這丫頭,睜眼瞎說,我們賭坊仁義,想來她會好運一把,能有翻身機會,於是一直給她機會,誰曾想她越毒越上癮,我們是勸都勸不住”

“掌櫃的,我阿孃現在暈著,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了!”

“要不然等我阿孃醒了,我們再對簿公堂!”

掌櫃聽了心中一晃,他們可絕不能上公堂。

“哼,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就算是今日修鍊師在此,也要守我們下界之規矩。”

“這每一張欠條都有著風氏的手印,就算是說破天你也得先把銀子還了!”

現在僵持著,衙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雲星淩看向司空馳軒,希望他能為自己講一句公道話。

可他隻是冷眼瞧著,一言不發。

雲星淩心中瘋狂吐槽:“小七小七,你看看!我的生命值都拿去餵了狗!”

“以後他有事我可不救了!”

“宿主,你不救也不行啊,你們現在命運共享”

“唉,這可如何是好!”

小七和圍觀的百姓都為雲星淩捏了一把汗。

就在這時,萬燁煜帶著醫館的郎中擠了進來。

“淩丫頭,我來晚了,我讓人先幫著看看嬸子和燦兒!”

雲星淩看著萬燁煜,突然紅了眼眶,聲音有些哽咽:

“好,謝謝萬哥哥!”

萬燁煜看著哭紅眼的雲星淩,心中一陣心疼。

他拿出手帕給她擦了擦眼淚。

這一舉動讓旁邊的司空馳軒側目了一番。

也讓身在雲家村卻透過一麵鏡子看著這一切的岄瀾銘眉頭皺了皺。

此情此景,圍觀的百姓隻認為是大哥哥在安慰自家妹子。

萬燁煜猶豫了幾秒,最終從袖子裡拿出一遝銀票。

“淩丫頭,這裡有五千兩,是最近店裡的營收,你拿著去還債!”

雲星淩愣住了,她知道這五千兩對於萬燁煜的意義。

“不行,萬哥哥,這銀子對你很重要,我不能收!”

萬燁煜又將銀票塞進她的手掌,堅定地說:

“我的事哪有人命重要,你先還上一半,剩下的我們再想辦法.”

此刻的雲星淩是真的淚流滿麵,她的心彷彿被什麼東西擊中了。

溫暖得一塌糊塗。

“好!就當我向萬哥哥借的!我稍後便會還給你!”

雲星淩含淚笑著,轉身走到了那掌櫃麵前,大聲說:

“掌櫃的,我要賭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