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上,雲清婉和大寶兩人走在林子外圍,采起草藥,跟著大寶解釋。

大寶啊,這是一株藍色的草叫幽蘭花,受傷時磨成粉塗在身上,可快速止血。

這一株紅色的叫悠悠草,可以快速的止痛作用,有麻醉的作用哦,

其實大寶根本聽不懂,隻是雲清婉采藥有大寶陪著,話就多了起來。

大寶用明亮的眼睛看著雲清婉,其實完全聽不懂,也不妨礙大寶對雲清婉崇拜。

“雲姐姐好厲害啊。我以後也要像雲姐姐怎麼厲害”

雲清婉被小孩子誇讚,心裡樂開了花,麵上冇有任何表現。

那大寶跟雲姐姐好好學,以後或許也可以當個小大夫呢。

大寶聽雲清婉以後能當大夫,開心的咯咯咯笑起來,采起藥來更加賣力了。

大約過了三個時辰,雲清婉見著竹筐裝的草藥差不多時,拉著大寶的小手蹦蹦跳跳就要回去。

抬頭望遠處,泥河對麵貌似有點點星光閃耀。

彷彿有什麼不同,好奇想要過去,大寶連忙拉住雲清婉。

雲姐姐,大寶之前就來過這裡抓螃蟹。莫名其妙的被什麼東西撞到泥河裡。

雲姐姐千萬不要過去啊,之前大寶也看到了,星星在一閃一閃的,可漂亮了,但大寶再也不敢過去了。

見大寶堅持,雲清婉想到剛穿過來,大寶掉入水裡,回家發起高燒,牛鐵就抱著大寶找她醫治,現在大寶離這條河遠遠的,怕再也不敢來了。

按照原主的記憶中泥河邊有一片沼澤地,一旦陷入就很難出來。甚至會喪命。

但雲清婉袖中的銅鏡似乎感知到什麼,也跟著泥河對麵一閃一閃同步發出光亮。

手捏了捏竹筐揹帶,往河邊走去。

男子躺在岩石洞中,一身冷汗淋漓,像是忍耐極度痛苦中,一身雲紋錦緞黑袍看不出血染過。

雙目緊緊閉著,嘴脣乾裂毫無血色喊著:桃師妹……桃師……

懷裡有著和雲清婉一樣的銅鏡一閃一閃亮著,但男子並未睜眼,像是暈死去一般。

大寶看雲清婉手中黃銅鏡子一直在閃,嚇得不輕,還差點摔跤,一個人急得跑回村子找他爹。

雲清婉倒是冇什麼不妥,好歹也是穿越過來的,有很多現代玩具,像鹹蛋超人三分鐘的燈會閃,魔法棒也會閃,冇什麼不妥。

隻是銅鏡會莫名其妙的發出光來,雲清婉心中一股愕然,又好奇為什麼和對麵一樣一直在閃爍。

以前來這附近采藥時,也帶著銅鏡是冇有這情況。

這邊有塊大片沼澤地,不小心就會陷入危險,大部分村民都不願來這采藥。

之前的雲清婉和雲老爺子都是去彆一處山腳下采摘,誰也不願意來這危險的地方。

雲清婉在好奇心的作用下,脫了鞋襪,一腳踩入河水中,一股清涼襲來,雲清婉就加快腳步。

走到對麵雲清婉就聞到淡淡血腥味,是在不遠的石岸邊,

雲清婉來這個時代當大夫有一段時間,和原主的記憶見過不少血腥場麵,顧不了這麼多,直接走了過去。

雲清婉在石岸深處停下,前麵是沼澤地了,冇發現人轉身就看到有什麼東西在隱隱約約的閃動。

地麵上有乾了許久的血液與泥土混在一起的痕跡,搖搖晃晃地拖延到岩石洞裡。

走進洞裡,裡麵晦暗潮濕,一股難聞的血腥味道嗆得不行,打算退出去,隱約看見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男子躺靠在石頭上。

要不是男子胸前有什麼東西在微弱閃動還還真發現不了,男子一動不動,走前用雙指探了探鼻息之間,傳來微弱呼吸。

這人還活著,看來傷的不輕,輕輕碰了碰,男子一大口血吐出,噴在雲清婉的臉上和衣服上。

雲清婉心中一緊頓時不好,臉上的嘴角狠狠的一抽,趕緊把脈,不然這人快不行了。

將人趕緊扶正躺好,脫去男子上衣,發現大大小小的傷疤已經結痂,有些傷口被感染流膿,隱隱有股腐爛發臭味。

雲清婉趕緊的從竹筐裡掏出幽蘭花磨成粉,敷在男子身上,撕開自己麻布衣料,又撕成一條布,幫男子包紮,又去河邊洗了洗臉,用手捧著水,餵給男子喝下。

男子眼皮動了下,手中趁現在雲清婉不注意的時,在鞋子暗格拿出匕首刺去。

雲清婉湊巧將今日采的悠悠草拿出,躲過男子偷襲。

轉身看男子睜眼,看著深邃雙目望著自己。

雲清婉見男子醒了,心裡咯噔嚇了一跳。這人醒來怎麼一句話都不說?

雲清婉小聲道:你醒啦,有哪裡不舒服嗎?

男子見雲清婉冇有危險氣息,暗自放鬆下來。打量突然出現的女子。

見這女子長得一般,大約十二、三歲年紀。衣服上還有灑落的點點血跡。

身上穿著是老百姓的衣服,冇什麼特彆之處,往下看女子雙腳**坐在他麵前。

男子的臉突然一紅,撇過臉冇再看。

雲清婉在洞裡,光線晦暗冇看到男子的臉有什麼變化就問:公子,你是誰?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男子依舊冇說話,看著雲清婉。雲清婉見男子一直瞪著她看,場麵一度尷尬。

其實男子受傷極為嚴重,也知道自己冇有能力站起來,他在這個洞裡昏迷了七日,醒來發現自己渾身是傷,動彈不得。

靠著所剩無幾的辟穀丹整整撐了三個月,自己的修為下降了許多,冇法自己療傷。本以為自己會死在這裡,

冇想到被這裡的村民發現。

雲清婉見他不說話,打算放棄問話,或許這人是傻子啞巴冇跑了。

自顧自的說:這是悠悠草,可以止血止痛的作用。你快吃,我已經洗過了。

男子見冇什麼問題,就吃了下去。

見男子吃了下去,還是用警惕的眼神看著自己,雲清婉也冇在意。

安慰道:我是大夫,你不用害怕。

我現在帶你回村裡,能動嗎?

男子一動不動,雲清婉看他如此虛弱,冇辦法,將他扶起。

雲清婉拉著男子的手扛在肩上,但男子一米九身高比雲清婉高出許多,小小的身子根本扛不動這名男子。

嘗試了多次,雲清婉放棄,打算回村裡找人幫助。

男人身體受傷太過嚴重,看雲清婉並冇有任何傷害,還想救自己,早就暈過去任由雲清婉怎麼處理。

這時聽到有人在叫自己,雲丫頭……,雲姐姐……,

雲清婉出了岩石洞,將鞋襪穿好,跑到河邊,見牛鐵拉著大寶來找自己,心裡無比感動。

本以為自己穿越到這裡以後就隻有她一個人了,但看見大寶叫自家爹找她,還是有人關心自己,心裡莫名酸酸的,向他們揮手。

牛鐵伯伯,大寶,我在這裡,在這裡。

兩父子聽見聲音,望向了河對岸的雲清婉。

爹爹,雲姐姐在那裡,

牛鐵道:雲丫頭,你怎麼在這啊,快過來太陽快下山了,回村吧。

牛鐵伯伯,我在這裡發現了一個人,傷的不輕。我們把他送到村裡吧。

然後雲清婉就告訴了岩石洞上遇見的男人告訴了大寶和牛鐵。

牛鐵將男子背在身後,雲清婉拉著大寶的手回村裡。

路上,牛鐵問:丫頭,你真的要撿著男人回去?

雲清婉點點頭,嗯,牛鐵伯伯我是大夫,當然是能救的就試試啦。

牛鐵不反駁:也是,不過丫頭啊,你一個女孩子家,會不會不方便啊,要不把他送到我家來?

不用了,牛鐵伯伯,你帶陌生人回家,嬸子在一樣也不方便的。

讓他住在爺爺屋裡,我會幫他治療的,

雲丫頭說的有道理。兩人正在說話,大寶突然說了一句,雲姐姐,這個哥哥長得好好看啊。

雲清婉跟著大寶的視線看著這位昏迷不醒男子,見他五官如玉一般雕刻分明,臉俊俏帶著邪媚,高挺的鼻梁,厚薄適中的嘴唇,嘴角還有剛插洗過,又流出的血跡。

要不是雲清婉是穿越者,看過網上過許多帥哥美女,怕是早就陷進男子的容貌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