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辰驚愕道:“爺爺,你說什麼,你要讓天啟至尊幫我煉器?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天啟至尊是死神教團的教主,葉辰此前還與他廝殺過,雙方矛盾積累極深。

可以說,葉辰和天啟至尊,是生死仇敵,對方又怎麼可能幫他煉器?

葉邪神笑道:“這你就不懂了,天啟至尊是一個煉器狂徒,是一個‘器癡’,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煉器。”

“如果有煉器的機會,他是絕對不可能放過的,即便幫你升級輪迴天劍後,你的劍,將來有可能會殺死他,他也在所不惜。”

葉辰愕然,道:“當真?”

要是天啟至尊肯出手,幫他煉器,那肯定比他自己煉器要好得多。

葉邪神笑道:“當然,爺爺不會騙你,天啟至尊就是這樣的人,如果可以的話,他其實並不想插手任何爭鬥,他隻想當一個煉器師罷了。”

葉辰眉頭緊皺,對天啟至尊還是有點懷疑,但他絕對相信爺爺,便道:“好吧,爺爺,那我等你好訊息。”

葉邪神道:“好,這幾天你好好看家,死神權柄,最終一定是屬於我們輪迴陣營!”

說罷,葉邪神收好輪迴天劍和黒獄晶,而後離開星月界,前往魔神宮。

在去到魔神宮後,他將會與申屠婉兒,去一趟無無時空,爭奪死神權柄。

死神權柄花落誰家,這幾天時間,將會見分曉。

“你們要輸了。”

在葉邪神走後,紫蘭從木屋裡出來,幽幽的向著葉辰說道。

“你說什麼?”

葉辰目光一寒,語氣也很是冷冽。

“你們要輸了,我已經看到未來,你們輪迴陣營,也將遭受前所未有的厄難。”

“唔,我和青妍妹妹,應該都要死了,你後宮裡那些女人,估計也冇多少能活下來的。”

“當然,你的氣數還冇到儘頭,你估計可以活下來,但應該會很孤獨。”

紫蘭平靜說道,彷彿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

“夠了,閉嘴吧,彆說了。”

葉辰心煩意亂,他可不想輸。

隻可惜,這場死神權柄的爭奪戰,葉辰也無法插手,他隻能等待最終的結果。

到得第二天,葉辰明顯感到,整個太上世界,甚至是整個現實世界,都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息,山雨欲來風滿樓。

嗚嗚嗚。

狂風吹拂,現實世界各處,瀰漫出一片片的烏雲,烏雲裡有諸般黑暗詭異,充滿汙穢的氣息在流淌。

那是天魔星海的氣象。

咕嚕嚕!

天魔星海的氣象,居然顯化到現實世界各處,黑暗的海洋漂浮在雲層之間,咕嚕嚕的冒著氣泡,隱約可見一具具扭曲的骨骸浮動著。

有些氣象濃鬱的地方,甚至還有白骨與屍體從天上掉落,極其恐怖。

一片片宇宙星空,都被波及了。

星辰在死去,日月在殞落。

無邊無際的黑暗汙穢氣息,充斥現實世界,讓得不少地方,淪為世界末日般的存在,無數生靈哀嚎,在天魔星海的能量籠罩下,慘叫死去。

這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葉辰的星月界,神光環繞,地脈氣運濃厚,並冇有受到多少影響。

但他的神識,釋放到外界去,就看到外麵的世界,到處都沾染了天魔星海的能量氣息,許多世界與星空,都被汙染了。

“最終的爭鬥,終於要來了,婉兒,爺爺,你們一定要贏啊!”

葉辰心中祈禱著,也順便發出一道神念,庇護華夏地球,庇護銀河係,庇護許許多多,曾經與他有過善緣的地方。

現在以葉辰的實力,一念之間,就可以覆蓋星空宇宙,庇護十方世界。

他是真正的上位者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黑暗的氣息,越來越濃烈。

又過了一天,天地之間,不止是黑氣瀰漫,甚至還有許許多多詭異,嘶啞,驚悚的哀嚎聲,吟唱聲,尖叫聲,狂笑聲,在四處迴響著,是萬鬼嚎哭。

葉辰窺視天地,就看到天魔星海之中,有幾道激烈的氣息,正在不斷角逐著。

魔女的氣息,骨天帝的氣息,申屠婉兒的氣息,葉邪神的氣息,魔祖無天的氣息,都在激烈爭鬥著。

他們瘋狂搶奪天魔星海的能量,這般搶奪,卻不是看誰實力強大,誰就可以勝出,而是要看氣運,機緣,未來,造化等等,一係列複雜的東西。

葉辰緊張觀望著,整個太上世界,無數強者的目光,也在觀看著。

所有人都知道,死神即將要誕生了。

終於,三天時間過去了。

整個現實世界的天空,幾乎都被天魔星海的黑暗遮掩了。

連葉辰所在的星月界,最終也受到波及,大片天空化作黑暗的顏色。

葉辰這才知道,傳說中的至高神器,威能徹底爆發的話,到底有多麼離譜了。

在滔天的黑暗之中,千萬妖魔與詭秘的氣象浮現,無數妖魔頂禮膜拜,發出嘹亮的吟唱。

而後,一張盛大的王座,出現在天空上。

那張王座,完全是荊棘編織成的,佈滿了尖銳的倒刺,正是傳說中的荊棘王座,無數天帝的榮光,主神的威嚴,浩瀚的法則能量波動,環繞在這張王座之上。

荊棘王座之上,魔氣彙聚,顯化出了一道無比尊貴,無比榮耀,如黑暗君王,永夜霸主般的身影,那是魔女的身影!

“荊棘王座,魔女!她成了新的死神!?”

葉辰大為震動,隻覺滔天的危機氣息,撲麵而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