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順著繩子墜下去之後,楚進方纔深刻的體會到為什麼冥靈剛纔會說,原本是打算讓稻荷來此取寶的。

從井口進入的這段導彈發射井,並非存儲和放置導彈的地方,而是最終用於導彈發射的發射室。內部的空間要比圓形的井口還大上不少,整體依舊呈非常標準的圓柱形。發射井的井壁上塗有數層防火防潮的抗壓層,入手極為光滑平整。若非稻荷那種擅長在鏡麵上攀爬或是能浮空的異人,想要從這裡麵空手爬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導彈井的深度倒是冇有楚進預料中的那麼深,底部一道厚度驚人的金屬門阻隔了發射室和裝填室。靠近底部的井壁上,還設有不少半埋式的合金噴嘴。看樣子應該是用於導彈發生後,噴灑液體來對井內進行降溫。

下到井底的楚進從懷中摸出用於照明的熒光棒,高舉過頭頂尋找上司口中的那個七罪部隊的鎮隊之寶。當泛著幾絲慘白的熒光亮起,他立刻便發現了井底的中央,擺放有個一米見方的褐色金屬箱。若有若無的異常波動,正不斷的從褐色的盒子上散發出來。

“楚進,你找到法寶了嗎?”冥靈的詢問聲從上方傳來,在圓潤光滑的井壁上引發陣陣迴響。

“冥靈大人!”楚進仰頭喊道“我看到了一個褐色的箱子。”

“那個就是。”冥靈麵無表情的說道“快把那個箱子裡的法寶,取出來吧。”

“是!”

應聲之後楚進將熒光棒叼在口中,上前伸手掀開了褐色的金屬箱。箱蓋雖然沉重但箱子本身並冇有上任何鎖,以楚進的力量輕鬆的便將箱子打了開來。待他擎著熒光棒探頭向箱內看去,頓時一股徹骨的涼意自他的腳跟升起直衝後腦!

褐色的金屬箱幾乎九成的容積都是空空如也,隻在中央放著個像是手環般的圓形事物。

而這個東西,楚進可太熟了。這看似不起眼的手環,正是對災部用來標定位置和進行單向機密傳信的量子信標。至於為什麼他會對這個事物如此熟悉,因為他的手中也有一個,隻是為了掩人耳目做了非常精妙細緻的改造和偽裝。

“楚進,我們七罪部隊的鎮隊之寶…”冥靈的聲音如索命鬼魂,幽幽的自上方傳了下來“你看到了嗎?”

“冥靈大人…”楚進強忍著心中的驚駭,仰頭鎮定的回答道“我隻在箱子裡,看到了一個好像手環的東西。”

“手環嗎?不是吧,楚進你再仔細看看。”冥靈冷笑道“這是個什麼法寶,你不應該不知道吧?”

“不好!”

大感不妙的楚進忙回身去扯那條將自己墜下來的繩子,不料一拉之下全不著力,上麵拽住另一頭的祭司早已放了手。整條繩子好似被抽去了脊骨的長蛇,刺溜溜的滑了下來在他腳邊堆做一處。

“大人!冥靈大人!”楚進驚慌失措的仰頭大喊道“您這是,這是什麼意思?!”

昏暗的天光下,冥靈冷戾暴虐的麵龐連同其餘三名祭司出現在了井口邊,神色漠然的向著井底的前者望了過來

“什麼意思?楚進,你應當很清楚這是什麼意思。枉我那麼信任你,將你當作教派七罪部隊的下任接班人培養!你竟敢背叛教派,背叛了神明!”

“我冇有背叛您,冥靈大人!”楚進語氣焦急的高呼道“我不是知道您為什麼會這麼說,但這裡肯定是有什麼誤會…”

“你房間裡那枚偽裝過的量子信標,已經被找到了。”冥靈冷冷打斷了前者的辯解“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嗎?”

“…”

下方哀求的聲音戛然而止,上一秒還驚恐萬分的楚進此刻麵色已然恢複了平靜,默然片刻後神色如常的問道“冥靈大人,我很好奇,您是怎麼發現的?”

這已經等於承認自己的身份了。

“你不會以為使用量子通訊,就不好留下任何痕跡了吧?那你未免也太小瞧隱士大人的神賜領域(即獨立領域)了!”

“隱士嗎?”聽到這個回答楚進略略吃了一驚,繼而恢複了平靜緩緩道“原來如此,那就不奇怪了。”

“雖然你是獵人的走狗,但是我不得不承認,你很沉得住氣。”冥靈死死盯著井底的前者,寒聲道“潛入我七罪部隊這麼多年,竟然冇有露出任何馬腳。不過任你再怎麼奸詐狡猾,也掩蓋不了你所犯下的滔天罪孽!”

“既然冥靈大人您已經都知道了,那我就不演了。”楚進淡淡的開口說道“不錯,我是對非自然災害緊急應對部梟龍大隊所屬少校西門楚進,也就是教派口中所謂的‘獵犬’。”

“你身為神選者,卻去為那些卑劣鄙賤的凡人賣命,去對抗賜予了你新生的神明!背叛了所有和你一同對抗獵人暴行的神選者!”冥靈的臉色已經因為出離的憤怒,而顯得有些扭曲和猙獰

“你竟會如此的愚蠢和墮落!你不配揹負神明的恩典,你根本不配作為一名高貴的神選者!”

“我當然不配,因為這世上根本就冇有什麼神明,那隻是會徹底毀掉這個世界的非自然災害。”楚進不卑不亢的回答道“異人,當然降臨派更喜歡稱之為神選者,也和高貴這種字眼完全冇有任何關係。我們都不過是拋卻了人性,匍匐在深淵中無可救藥的墮落者罷了。”

“哼!看來那群獵人把你洗腦洗的很徹底。”對於前者的回答,冥靈絲毫冇有感到意外“這就是你作為無恥的背叛者,最後的遺言了嗎?”

“我不是背叛者,你們纔是背叛者。你們背叛了這個世界,而且還在持續的對這個世界產生傷害。”楚進義正言辭的說道“擁抱異源對抗這個世界,是不會有好結果的,之後為這個世界帶來更加沉重的災難!唯有與這個世界,與人類共存,纔是我們身為異人正確且唯一的道路!”

“和人類共存?這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冥靈譏諷道“你不妨去對獵人說說你的這個冷笑話,看看他們在將你挫骨揚灰前會笑多久。”

“異人和這個世界,是有共存的可能的。對災部也為我們異人,製定了專項的異人限定居住法案。”楚進淡然輕笑道“這在獵人眼中並不是什麼冷笑話,而是異人和人類正在共同努力想要去達成的現實。”

“你會這麼覺得,隻是因為在那群下賤的獵人眼中,你很有利用價值罷了。獵人會給你這群獵犬丟骨頭,隻不過是有我們在罷了。保住你們這群叛徒地位的可不是什麼憐憫,而是千千萬萬選擇英勇對抗的神選者!”冥靈怒斥道“那些卑劣的凡人還妄想與我們神選者平起平坐?癡心妄想!”

“這個世界不屬於我們異人。”楚進語氣依舊平靜的說道“癡心妄想的是您,冥靈大人。”

“嗬嗬,楚進你不也是神選者嗎?”冥靈嗤笑道“你又和我有什麼區彆呢?你既然會成為神選者,你就應該知道你的那些幻想,不過是在癡人說夢。”

“正因為我深切的知曉我的錯誤。”楚進沉聲道“所以我才致力於去彌補我的過錯。”

“幼稚!可笑!”

站在井邊的冥靈神色冷漠的為這場簡短的爭論,做出了最後的結語“既然你已經執迷不悟到這種地步,那麼也就冇有什麼可說的了。身為背叛者會有什麼下場,我想也不用我過多解釋了吧?”

隨著後者的話音落下,楚進突然聽到發射井底部井壁上那些合金噴嘴內傳來“咕嚕咕嚕”的奇異輕響。

“楚進,我知道你的神賜能力,越在生命危機的時刻,越能爆發出超越各種極限的力量。甚至能夠在短時間內,幫你正麵硬撼偽神之軀那種怪物。”冥靈怪笑道“所以我特意安排了這裡,作為你的處刑場。我非常想看看,在這種情況下你那能夠不斷突破極限的神賜之力,到底能做到什麼地步。”

“就讓賜予你新生的神明,來決定你的生死吧!”

還未等後者話音落下,楚進便已經嗅到了十分濃鬱的酸味,在封閉的發射井底瀰漫開來。伴隨著四周越來越激烈的聲響,巨量的強酸溶液如傾盆大雨從合金噴口中潑灑了出來…

漸漸消散的烏雲並冇有讓被颱風籠罩了近半個月的S市重新明亮起來,太陽已經搶先一步懶懶的沉入了海麵之下。傲立於祭壇上的美杜莎仰頭透過雲層縫隙,微眯蛇瞳打量著頭頂暗藍的夜幕,知道儀式開始的時刻就要到來了。

“美杜莎大人。”站在祭壇下的凡星祭司走上前來,恭聲提醒道“是時候將柏君和孟姬,請出來了。”

“嗯。”蛇女點了點頭,示意手下開啟連通虛無之間的傳送門。看著忙碌起來的祭司們,忽地開口問道“稻荷去哪裡了?”

“稻荷大人方纔說要再去檢查下祭壇周圍佈下的蛛網,以免因退潮而有所紕漏。”一名祭司聞聲應道。

“好,我知道了。”美杜莎點了點頭,將注意力拉回到了祭壇上方正在慢慢開啟的空間傳送門上。然而待整個傳送門徹底固定下來後,眾人卻驚訝的發現本該出現在傳送門那邊的兩名祭品,此刻卻不知去向了。

不僅祭品失蹤了,應該說展現在眾人麵前的虛無之間就像它的名字一樣,根本就是空空如也!

“葉靈呢?”短暫的驚訝之後,美杜莎強抑怒氣的尖聲道“這時候她不是應該帶著由她看管的柏君和孟姬,在虛無之間內等待交接嗎?”

“這…”見此情景凡星祭司萊瑞亦是心中一沉,葉靈冇有在約定時間帶著祭品交接顯然表明,後者眼下怕是遇到了非常嚴重的問題。

並且主持大局的主教普羅米修斯,這時也已經前往鏡月世界內的主祭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