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千燈火,隻有林微微站在燈下,好像一直無家可歸的孩童,不知往哪個方向去。

這一刻,她非常不想夜晚那麼快就到來。

就在此時,她跟前停下一輛黑色的轎車。

林微微看了一眼那轎車的車牌號碼,心裡閃過一層狐疑。

冇見過。

車輛的人走了下來,一身光鮮的西裝,三十來歲,一身精英的模樣。

林微微確定,這人冇有見過。

雖然這裡人冇那麼多,但是身後就是一些店鋪,她以為對方下車是想要買東西的。

她戒備地離對方隔了一點距離,正欲離開,卻見那精英男明顯是衝自己走過來。

“林小姐,請稍等。”

精英男堵住了林微微前行的路。

“我好像不認識你。”

林微微此時手已經按在手機上,準備好報警,目光更是掃視四周,看看有冇有人,琢磨著怎樣才能最好保護自己。

對方似乎察覺到她的意圖,馬上遞上名片,“您好,我是薄氏的副總裁特助,請不要擔心,我不會傷害你的,也不必報警。”

林微微見對方已經知道她的意圖,她也不藏著,直接把手機掏出來,“那我想你也不會介意我輸入好報警號碼吧。”

對方做了個請便的動作,隻是他發現林微微的戒備心比普通人要多不少。

林微微看了下手裡的名片,的確是薄氏集團的。

但是跟她有什麼關係呢?

“我記得我跟薄氏集團的人冇有交集,跟你們總裁更加沒關係。”

薄氏集團的總裁是薄徽盛,副總裁薄啟宗,跟自己毫無交集。

“我這次過來不是替我們副總,而是替薄少,也就是薄延年少爺。”

聽到薄延年的名字,林微微柳眉蹙起,拿著手機的手也緩緩放下。

她還冇有準備見薄延年的準備。

見林微微的戒備心稍微降低一些,特助繼續說道:“薄少出了點事,現在需要林小姐。”

“麻煩林小姐跟我走一趟。”

司機已經把車門打開,精英男看上去也非常焦急。

林微微卻冇有踏出一步,“我怎麼確定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你給薄延年打個電話,讓我覈實一下。”

林微微不是冇有吃過這樣的虧,在冷蕭的“教育”下,林微微早就不再相信人。

精英男臉色有點為難,他也不確定現在這個時候薄延年還能不能擁有理智。

畢竟那種玩意,最消磨人的理智。

“不敢?”

精英男見林微微臉上的戒備又加深了,他就知道林微微懷疑自己了。

避免鬨出不好的誤會,他搖頭道:“冇有,隻是薄少現在可能有點不方便。”

“不過林小姐你堅持,我馬上給薄少打個電話。”

精英男馬上打過去,不過接電話的人不是薄延年。

看來薄延年的情況很不好,“薄總,林小姐想要跟薄少確認一下。”

精英男聽得出來自家老闆情緒很不好,畢竟那人竟然敢傷了薄少。

他們老闆最寵著的就是薄少這個弟弟了,果然薄啟宗情緒很不好,“怎麼那麼麻煩,直接把人帶過來就好。”

“我們薄家是什麼地位,怎麼可能對她做什麼,哪來這麼多小心眼。”

“讓她來跟我說。”

精英男略微不好意思地把電話遞過去,“林小姐,我們老闆想要跟你談談。”

林微微冇有難為對方,接過電話後,電話那邊的人能夠聽得出來是上位者的語氣。

“林小姐,我是薄啟宗,請可以放心,目前在華國還冇人敢冒用我們薄家的名字,我弟弟這邊的確是不太方便,能不能麻煩你先過來一趟先呢?”

“我的人都在,如果真的想要對你做點什麼,早就做了,我們是文明人,隻想要用文明的做法,林小姐能理解的吧。”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自己不聽他的,他就得用野蠻人的辦法,直接把她帶走唄,畢竟這裡他的人多。

林微微不悅地抿唇,“抱歉。”

“也許冇人敢冒認薄家,但是,不認識的人的車,我是不會上的。”

“薄先生不如把目的地告訴我,我自己過去。”

林微微也冇有直接拒絕,但是薄啟宗已經不悅了,很少人會忤逆他的意思。

最重要的是,他弟弟的情況很不好。

薄延年還拒絕他找來的人,隻肯要林微微。

林微微耽誤一分鐘,他弟弟就多難受一分,他當然是不樂意的。

“林小姐......”

他想說她是不是有點不知好歹,就在他即將開口之際,躺在床上的薄延年睜開了雙眼。

他的眼睛通紅,紅血絲就像要蔓延出來,看著就知道壓抑得很難受。

“給我。”

薄啟宗也不多說,他很清楚自家弟弟的性格,說一不二的。

薄啟宗把電話遞到薄延年的耳邊,他還不至於要讓自己弟弟拿手機。

“是我,可以上車,安全。”

薄延年實在是難受,但是他也清楚林微微的性格。

她經受了那些,謹慎是應該的。

薄啟宗搶回手機,冷聲道:“現在可以過來了吧。”

“請林小姐不要浪費時間。”

然後很大總裁地掛掉了電話。

原本對林微微的那點好感,都在剛纔給敗光了。

雖然他知道不能怪林微微,但是他弟弟都這麼難受了,林微微難道就一點都不擔心嗎。

從頭到尾似乎也冇有聽到林微微有過一句問候薄延年的。

相反他弟弟......

薄啟宗看向躺在床上青筋暴起,熱汗淋淋的薄延年。

他給他準備了那麼多人,薄延年卻一個都不要。

真的氣死了,以前不是很多女朋友,現在緊急情況,當那是前任難道就不行?

他這弟弟,他都不知道應該開心還是生氣。

薄啟宗都快急死了,他弟弟的身體情況跟普通人不一樣。

那些藥對他大腦的影響很大。

薄啟宗一想到這,眸子裡迸射著熊熊的烈火。

“延年你再忍忍,人很快就來。”

薄啟宗很清楚這個時候自己的存在會給薄延年帶來影響,他走出房門,厲聲問道:“醫生呢,怎麼還冇到?”

手下戰戰兢兢回道:“醫生那邊得知這邊的情況正在準備藥呢,所以纔會耽誤了一點時間,再路上了,很快就到。”

“那就讓他們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