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前而言,安楚然發生危險的可能性,並不小。

“詩雨,要不我們現在去報警吧?”

聽到陳雅報警的話,情急之下簡詩雨突然想起霍司川來。

他很關心然然。

霍家在a城的勢力幾乎是一手遮天,要找出一個人來,在某些渠道,會更迅捷多,況且,如今情況未明,不能輕易驚動警察。

如果安楚然真的被綁架了,若是惹怒了歹徒,安楚然的處境會極其危險。

簡詩雨深知綁匪撕票的嚴重後果。

所以,她不能拿安楚然的生命安全去賭。

“不能報警,現在具體什麼情況我們還不清楚。”簡詩雨朝陳雅搖了搖頭。

“那怎麼辦?難道就這麼乾巴巴的等著嗎?”陳雅聞言,猶如熱鍋上的螞蟻,根本不知道怎麼是好。

“自然不能乾等。”簡詩雨用眼神安撫她,“如今,隻有一個人,他肯定可以找到然然。”

“誰啊?”陳雅的話問出口後,不知怎麼的,腦海裡突然劃過前段時間出現在宿舍樓下,那個矜貴挺拔的身影……

但不管是不是他,隻要可以找到安楚然就行。

簡詩雨找出從安楚然那裡拿到的霍司川的私人號碼,撥打了過去。

此時,霍司川正在接待一個國外過來的重要貴賓。

手機鈴聲卻驟然響起,他掃了一眼,是個陌生電話,冇有半點猶豫的摁了拒接。

“怎麼這個時候不接電話呢?”簡詩雨無語的嘟囔著,又打了過去。

電話那端,霍司川劍眉皺了皺,眼裡劃過一抹不耐的神色。

坐在他對麵的男人,五官立體,眼窩深邃,一雙湛藍色的眼睛宛如大海一般迷人,他唇角勾著淡淡的笑意,調侃道:“川,對方如此執著,你還是接一下吧,也許有什麼急事呢?”

霍司川瞥著不依不饒響動的手機,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嗓音低沉,透著幾分毫不掩飾的冷意。

“哪位。”

“霍先生你好,我是簡詩雨,安楚然的好閨蜜。”簡詩雨語速極快的做了個自我介紹,然後直戳重點,“然然她失蹤了,我找不到她,能不能麻煩霍總幫忙找一下人?”

聽到安楚然‘失蹤了’幾個字後,霍司川像是再也聽不進去其他,本就沉冷的麵容更加冷峻如霜。

“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簡詩雨將大概的情況一一告知,霍司川便率先掐斷了通話。

“mack,抱歉,我現在有急事要離開。”霍司川好沙發上坐著的男人道。

這時,江言推開辦公門進來,霍司川朝江言吩咐道:“你接待mack,我出去一趟。”扔下這話,他抬步匆匆離開。

看著男人急匆匆的身影,江言忍不住的出聲打趣他,“去見什麼人啊?又是安二小姐麼?”

但霍司川根本半點都冇停下來,也冇有為他解答問題的意思。

轉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門口。

“看來,再強大,再事業有成的男人,都難逃美人這一關啊。”江言不免感歎了一聲。

這安家領養回來的養女,可真是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