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嬸下樓時冇有關門,傅薇寧一上樓,便看到了正站在書房裡的人。

“薄深,我來了。”

傅薇寧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房門,走了進去。

書房裡,厲薄深早就聽到了她的腳步聲,聽到她開口,才轉身看了過來。

傅薇寧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表情,臉上不見刻薄,有的隻是清淺的笑意。

對上她的笑臉,厲薄深微不可察地擰了下眉。

儘管已經決定了要接受這個女人。

可看到她時,厲薄深卻總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對。

傅薇寧半晌冇有等到他的迴應,也不敢擅自走進書房,隻能小心翼翼地催促,“你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厲薄深這纔回過神來,強迫自己壓下心底的思緒,沉聲道:“進來坐吧。”

傅薇寧抿唇笑笑,抬腳走了進去,在房間中央的沙發上落座。

厲薄深眸色複雜地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坐下,心下還是有幾分猶豫。

一時間,書房裡一片死寂。

傅薇寧的心情也從來時的期待,漸漸變得忐忑起來。

她明明記得,宋媛給她打電話時,說了厲薄深已經對江阮阮那個賤人死心了,決定繼續婚約。

可現在,厲薄深的反應,怎麼看都不像是打算跟她在一起的樣子……

就在兩人各懷心思時,門口又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張嬸恭敬地端著茶走了進來,“少爺,傅小姐。”

厲薄深微微頷首,示意她把茶放下就可以離開了。

“謝謝。”傅薇寧一改剛纔對張嬸的刻薄,禮貌道謝。

聽到這聲謝,張嬸的動作微不可察地僵了一下,又很快恢複正常,放下茶杯,便轉身出去。

厲薄深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緩聲開口,“這六年,是我對不起你。”

傅薇寧的眸子猛地一亮,又很快被她壓了回去,故作苦澀地笑著道:“冇什麼,都是我自己願意的。”

厲薄深目光沉沉地盯著她看了幾秒。

半晌,才放下了手裡的茶杯,語氣卻依舊正式,“我想聽聽,你對星星的看法。”

提起小星星,傅薇寧垂著的眸子裡劃過一抹厭惡。

但在下一秒,抬眸麵對厲薄深時,眼底的厭惡卻儘數化為了喜愛與歉疚。

“星星可以說是我看著長大的,我自然是很喜歡她,而且,星星從小身體就不好,懂事起,又確診了自閉症,我看在眼裡,急在心裡,隻可惜,一直也幫不上什麼忙……”

說著,傅薇寧自責地垂下眸子,“要是我能早點讓星星喜歡上我,或許,她也不會把自己封閉起來。”

厲薄深的目光始終落在她臉上,冇有錯過她說話時的任何一個微表情。

但一直到傅薇寧說完最後一個字,都冇有從她臉上看出一分假意。

見狀,厲薄深的眉心微微擰起。

他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相信麵前的女人。

但如果是偽裝,那傅薇寧的戲未免也演的太好了。

“自從上次我衝動打了星星後,我也有請教心理醫生,學著怎麼跟自閉症的孩子相處。”

傅薇寧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厲薄深的表情,“隻是,我還冇有機會實踐,星星就已經好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