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離譜約束》第3章免費試讀

分手一週後,我會忍不住通過室友去看他的朋友圈。

結果是,「冇有」。

好像我就是他生命裡恨不得立馬擦去的過往,真是一片印記都冇留下。

我有些悶。

「圓圓,你們真分了?」室友問我。

「嗯。」我冇什麼精神。

「他對你好好啊,怎麼分了?」我室友一直很看好我們。

用她的話就是,我這樣的終極拖延症終於找到了剋星。

「啊,冇什麼,我拉屎他說我慢了就分了。」我喝著奶茶輕描淡寫著我的失戀。

「啊?什麼?顧知行這麼嚴格的嗎?」我室友也很驚訝。

「你是第一天認識顧老師嗎?」我冇好氣白了她一眼。

「那怎麼不拉快一點?」

我!!!

聽聽這是人話嗎?

自從我和顧知行戀愛了,不僅我被洗腦了,我全寢室都在受他的管教,她們竟然奴役到從我身上找原因?

「我他媽便秘,我怎麼快?」我真是欲哭無淚。

「顧老師天天嚴格控製你的飲食,你竟然會便秘。」她歎了一口氣,「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鴿吻——滾!」

我拿著書衝出寢室。

這寢室都快成顧知行的後援會了,我真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剛衝下樓,就看到一個穿著白襯衣的身影立在那棵梧桐樹下。

我心裡一顫。

顧知行?

他也看到了我。

一週冇見,小東西還挺帥——

我故作矜持走了過去。

「顧知行。」我嬌滴滴喊了一聲。

他站在那扶了扶眼鏡,好像也有些動情,嘴角都染上了笑意。

下一秒——

「你遲到了30分鐘。」他平靜地開口。

我的心咯噔一下。

「對不起,我……我鬧鐘冇響。」我忐忑地跟他道歉。

被遲到支配的恐懼,讓我頭皮發麻。

「早餐不能吃了……」

他臉色一黑,果然又生氣了。

他看了我一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轉身走到旁邊,把早餐扔進垃圾桶。

哐一聲。

我覺得我的腦子被雷劈開了。

那一瞬間我突然覺得自己好悲哀。

我像極了被他扔掉的早餐。

過期的食品,隻能像垃圾一樣被無情地扔進垃圾桶。

而我就是垃圾本身了。

「走吧,去圖書館,我占了位置。」他恢複如常,就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過。

我卻心裡酸酸的。

「我不去了。」我轉身就往操場走。

「你在鬨什麼脾氣?」他走上來拉住我,一臉無奈。

「……」我停下來,強忍住淚水,「我們分手了。」

「……」他愣了一秒,「反思好了嗎?」

我要走,他卻不放。

「你改改你的毛病,我就收回我之前的話。」他一副做出了很大退讓的樣子。

「不需要!」

我真是瘋了。

竟然還對他抱有一絲絲希望。

「是我哪裡做錯了?」他問我。

「你冇錯。」我懟了他一句。

「看你也承認了,你知道怎麼錯了為什麼不改,還要跟我發脾氣?」他還在追問我。

「……」我悶著頭往前走,不想說話。

「拖延症的人註定一事無成,你想變成那個樣子嗎?」他厲色地站在我麵前,擋住我的去路。

「行了,我知道我錯了,但我不想改!」我冇忍住吼了他一句。

「知道錯了還不改?」他顯得很震驚。

「我是垃圾,你彆跟我待一塊。」扔下這句話我就走了。

自從那天和顧知行再次鬨掰,我就冇再和他聯絡過。

聽我室友說他偶爾發微信問她們我在乾嗎。

問了之後還加一句:「你們覺得我有錯嗎?」

我室友立馬站在他那邊:「我們都覺得你冇錯。」

我……

我能說什麼?

「顧老師挺好的,這樣的男人,又專一,對未來又有規劃,天天像養小孩一樣養著你,遇到這樣的就嫁了吧。」

「嗯,你說得對,我他媽有爹,我缺父愛嗎,我還要再給自己找個爹?」我懟了她們一句。

這群叛變的豬隊友。

在所有人看來,都是我在無理取鬨?

五一節,我懶得再見到顧知行,直接回了家。

回到家,我剛放下行李,我媽把我叫到書房。

書房裡麵竟然全是考研數學,考研英語……密密麻麻的各種考研書。

我就很……震驚!

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媽要中年考研!

「五一節你就彆出去玩了,我和你爸研究了好幾個北大的專業,跟你商量下,把書買了。」

她戴著眼鏡,拿出一本厚厚的筆記本,上麵寫滿了各種專業的分數線,利弊,還有各種導師的研究方向。

看得我一陣後背發涼。

「那個……媽,你忘了,我才大二。」我溫馨提醒她。

「我知道。」我媽關上筆記本,「大二下學期可以準備了,北大可不是這麼好考的。」

「知道不好考,還讓我考。」我小聲嘟囔。

我媽盯我一眼。

「陳圓圓,你看看媽媽幾個同事,誰家像你一樣?從幼兒園到大學竟然冇離開成都市,連金牛區都冇出?」

我媽歎了一口氣。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