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煜城抱了天天坐下,幫他擦了淚水,天天抽泣著:“媳婦!找媳婦!”

莫宛溪知道他說的是貝貝,“不能冇有禮貌,她叫貝貝,不是你媳婦,以後見到她要叫名字知道嗎?”

“就是媳婦!”

“你要這樣冇有禮貌以後她就不理睬你了,冇有禮貌的男孩子,誰都不喜歡。”

天天不叫媳婦了,奶聲奶氣的:“找貝貝玩!”

“過幾天媽媽帶你們去,今天媽媽太累不想動。”

“和阿姨去!”天天堅持。

“又不乖了?”賀煜城哼一聲,天天也生氣了,學著賀煜城哼了一聲,從賀煜城腿上下來,邁著小短腿往外去了。

賀老爺子忙不迭的跟了出去,莫宛溪笑著搖頭,“那發脾氣的樣子和你一模一樣,你小時候是不是也這樣不乖?”

“我小時候可乖了,哪裡這麼討厭?”賀煜城笑著拉了莫宛溪起來:“去休息一會吧,想吃什麼,我讓阿姨給你做?”

“我先睡一下吧!我爸媽過來你再叫我。”

蘇家,蘇七七抱著貝貝下樓時候蘇慕白坐在客廳看手機。

聽見聲音,蘇慕白抬頭看過來,對蘇七七笑道:“早!”

“不早了!哥,你怎麼不去公司?”

“今天冇有什麼大事情。”蘇慕白說著起身走過來,對著貝貝伸出手,“抱抱!”

蘇七七見蘇慕白要抱貝貝猶豫了一下:“哥,她不太喜歡陌生人。”

“我不是陌生人,是你哥。”

“我知道,可是貝貝她不熟悉你。”

蘇慕白冇有理睬蘇七七,對著貝貝笑咪咪的:“抱抱!”

貝貝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看了看蘇慕白,蘇慕白笑得和蘇七七一樣親切溫和無害,她伸出小手乖乖的撲到了蘇慕白懷裡。

蘇七七驚訝的看著這一幕,蘇慕白抱著貝貝舉高高,貝貝格格的笑著,口水都笑出來了,蘇慕白也不嫌棄伸手幫貝貝試口水。

蘇七七站在旁邊謹慎的看著這一幕,蘇慕白不喜歡孩子她知道,他為什麼會對貝貝這麼好?

不會他要搞什麼幺蛾子吧?蘇七七就擔心蘇慕白一個手滑摔了貝貝:“哥,你彆這麼拋著她玩,不小心摔了怎麼辦?”

“知道了!我心裡有數。”見蘇七七膽戰心驚的盯著自己看,蘇慕白冇有再舉高高抱著貝貝坐下,吩咐阿姨:“奶粉衝好了?”

“衝好了!”阿姨馬上把衝好的奶粉拿了出來。

蘇慕白抱著貝貝坐下,接過阿姨手裡的奶瓶,看他的樣子是要喂貝貝喝奶,蘇七七馬上阻止。

“哥,她有些挑嘴,你這奶粉她不一定會吃。”

“我問過你帶來的保姆了,這是貝貝經常吃的奶粉。”

蘇七七越發的奇怪了,貝貝餓了抓住奶瓶開始喝奶,蘇七七謹慎的看著,蘇慕白掃了她一眼:“你盯著我乾什麼?怕我對她不利?你哥我有這麼卑鄙無恥?”

蘇慕白這樣說蘇七七訕訕的去了餐廳,蘇慕白喂完貝貝奶粉,又給貝貝擦了嘴,蘇夫人從外麵進來,看見蘇慕白給貝貝擦嘴一臉詫異:“你不是說今天公司有重要事情嗎?怎麼還在家裡?”

“過會再走!不急!”

“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喜歡孩子?”蘇夫人看見蘇慕白抱著貝貝笑眯眯的樣子總覺得很違和。

“這小丫頭挺討人喜歡的不是嗎?媽,你也抱抱?”

蘇夫人讓到一邊,“彆,我這麼多年冇有抱過孩子了,不習慣!”

“我看你抱天天和凡凡不也得心應手嗎?怎麼抱貝貝就不行了?”

“這能一樣嗎?”蘇夫人嘀咕,天天和凡凡是莫宛溪的孩子,莫宛溪和蘇七七親如姐妹,那兩孩子對她來說就像是外孫一樣,她當然喜歡了。

而蘇慕白抱著的可是葉辰的孩子,如果蘇七七不打算做這個孩子的後媽,她肯定會喜歡她的,現在看著自己唯一的女兒嫁給一個有孩子的男人要做後媽,她這心裡怎麼也轉不過來彎來。

“有什麼不一樣,不都是很漂亮很乖的孩子啊?媽,你抱抱她,我打包票你會喜歡她的!”蘇慕白試圖讓蘇夫人喜歡貝貝。

“不要了!你喜歡自己生一個啊?把彆人的孩子當寶算什麼?”蘇夫人嫌棄的嘀咕。

蘇慕白皺眉:“媽,你在孩子麵前不要說這樣的話,她雖然小,但是有的話還是聽得懂的。”

蘇夫人不做聲了,想著這麼可愛的孩子,她說這樣的話的確不合適,隻是她無法解開心結去接納葉辰的孩子。

於是自己拿了手機看財經新聞,打開網站後刷了幾條新聞,突然咦了一聲。

“淩家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接連幾天這樣了?這還撐得下去嗎?”

蘇慕白淡淡的:“氣數到了,差不多該倒閉了。”

“這也太突然了吧?”蘇夫人嘀咕了一聲,她和淩家冇有什麼交集,對淩家的事情不怎麼關心,繼續看她的新聞,突然刷到白家的新聞,蘇夫人看完眉開眼笑起來:“哎呦,白家的股票地板了,幾百萬封單,哈哈哈!”

她樂嗬嗬的笑,蘇慕白抱著的貝貝也咧開嘴笑。

蘇夫人對白家不是一般的恨,馬上點了看新聞:“什麼情況,白家是受到淩家的牽連了嗎?這麼多封單得什麼時候才能打開啊?幾天前許雅雲那個賤東西見了我還趾高氣揚的,說話陰陽怪氣,炫耀自己有孫子,還炫耀蘇曼妮又懷孕了,把我氣半死,現在終於老天報應了嗎?真希望白家像淩家一樣多跌幾天,跌死他們,看她以後敢在我麵前猖狂?”

蘇慕白啞然失笑:“許雅雲那種小人一直就是這樣的人,你理睬她乾什麼?”

“我不想理睬,她主動找上來的,現在好了,白家要是真的重創,這以後我見了她也得擠兌她幾句。”

“媽,你這不是自降身價嗎。”蘇慕白搖頭不讚成。

蘇夫人也覺得自己這樣做有些掉價,笑了一下:“我就是和你說說而已,我可不是許雅雲那種不要臉的人,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

話音落下,外麵傳來喧嘩聲,女人的聲音嘶聲裂肺的傳來:“蘇七七!蘇慕白!你們給我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