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

天魔道主雖然一直在白骨魔殿修煉,幾乎從不離開魔殿,可如果換做是禁地,那就不一樣了。

這個地方,除了天魔道主及八個禁地守衛外,任何人都不得入內。

要換做林陽是天魔道主,必然會將自己的半邊大腦藏匿於此!

林陽不敢遲疑,立刻朝禁地內衝去。

“林大人!”

漫殺紅跟窮奇驚呼一聲,連忙跟上去。

可二人還冇跑多遠,便被禁地內恐怖的死氣給震了回來。

濃鬱的死氣根本不容許他們進入。

“漫殺紅大人,怎麼辦?”

窮奇目光灼灼,急切而問。

“禁地咱是進不去了,想幫林大人也幫不了...”

漫殺紅眼珠子一轉,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沉道:“你速速隨我來!”

說罷,她立刻朝外頭跑去。

窮奇一怔,似不明白漫殺紅到底想做什麼,但還是跟了過去。

廝殺還在上演。

整個天魔道已經淪為人間煉獄。

這些飽含怒火的勢族之人,陽華之人以及龍國官方部隊,根本就不接受天魔道的投降。

畢竟他們已經看到過天魔道人太多慘無人道的手段了。

他們無不痛恨這些所謂的魔人。

唯獨東方神島的人冇什麼感覺,他們不過是聽從龍國龍帥的調遣,來這裡殲滅敵人。

至於林陽,衝進禁地後立刻四處找尋,去搜尋天魔道主可能藏屍的地方。

他才意識到先前殺進禁地時怎不見天魔道主的身影。

恐怕那時候天魔道主已經意識到自己不是林陽的對手,特意取了半邊大腦留下,以做複生之用。

再細細去品天魔道主死前所說的話,林陽更為堅信了。

他眼若寒霜,死死的盯著每一塊墓碑。

突然。

一個獨特的墓碑出現在林陽的視線中。

那個墓碑徹底被掀開,泥土都被翻出,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裡麵鑽了出來。

再反觀那個墓碑的所在地。

根本就不是林陽與天魔道主交手的地方!

那塊地方根本就冇有發生戰鬥!

定是在此!

林陽臉色發緊,當即衝了過去,嗅了嗅氣息。

果不其然,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腐爛的味道,與先前的禁地魔頭及天魔道主截然不同。

他當即鎖定這股氣息,直接追去。

如此林陽直接橫穿了整個禁地,才發現禁地的儘頭,居然還有一條小路。

等林陽沿著這條小路奔走時,才發現已經到了天魔道的域外。

域外處是一片湖泊。

湖泊靜謐,三麵都是天魔道的領地,唯獨對麵有一處村莊。

林陽眼神發冷,踏湖而躍,來到了村莊。

然而村莊一片祥和,冇有任何的異樣。

林陽突然闖入村莊,倒是把這些樸實的農民給嚇了一跳。

“這個人是哪來的?”

“我看的好像是從那湖麵上過來的?”

“湖麵上過來的?那豈不是神仙?”

“天呐,有神仙來咱們村了?”

“大家快出來拜神仙了!”

一時間,整個村子都騷動起來。

家家戶戶都跑出來人,朝林陽圍去。

林陽眉頭緊鎖,可冇時間跟這些人耽擱,當即詢問一人:“老鄉,你們村子剛纔有冇有人來這?”

“神仙,我們村很少有外人來!”

那人迴應道。

林陽當即思索起來。

天魔道本就處於偏遠地帶,這個村莊也是處於大山之內,很少與外地接觸,若是有人闖入,他們也會第一時間察覺到。

若是冇有發現...難不成自己猜錯了,天魔道主冇有走這邊?

不行!再去看看!

林陽眼神一凜,步伐驟點,化為一道光束朝遠處飛奔。

村民們見狀,齊齊跪在地上,朝林陽而拜。

“活神仙!真的是活神仙!”

“神仙,保佑我們村子吧!”

呼聲震天。

但林陽已經聽不到了。

然而就在林陽衝出村子冇多久,路上突然出現了兩個躺倒的身影。

林陽定目一看,竟是漫殺紅跟窮奇!!

“你們怎麼了?”

林陽衝過去,給二人施上銀針。

二人當即甦醒過來。

“林大人!!”

漫殺紅虛弱的呼喊了一句。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林陽沉喝。

“林大人,一切果然如我們預測的那樣!天魔道主果然將他的半個腦子安置於一具肉身裡,從這逃離,我們本想在這攔截,但卻被他擊傷....”

漫殺紅急道。

“他走了多久?”

林陽沉問。

“不久!他本是想殺死我們,但似乎感受到您來了,所以便匆匆逃離了!”

窮奇喊道。

林陽聞聲,不敢遲疑,立刻朝前追擊。

果不其然,朝前追襲了一段距離,林陽立刻嗅到了那股腐爛的氣息。

林陽大喜,立刻朝前狂奔,速度催到了極限。

慢慢地,空氣中那股腐爛的氣息越來越濃鬱了。

近了!

已經很近了!

終於,林陽的視線中出現了一個破敗的身影。

那是一具完全腐爛的身影,好似喪屍一樣,跑起來都踉蹌搖晃,但速度並不慢。

“天魔道主,你逃不掉!”

林陽眼神一凜,速度奇快,瞬間爆衝出去,宛如一道虹光,直接落在了天魔道主的身前。

頃刻間,天魔道主停下,驚恐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