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回邵曉非那麼一鬨,她名聲是徹底臭了,這種事對男人來說影響不大,對女人卻是致命的。

董傑琳當初寧願被那些高層當槍使,也是抱著她真能把秦煜勾搭到手的希望。

誰知秦煜根本不吃她那套。

但兩人的關係被傳的沸沸揚揚,秦煜也懶得爭辯,董傑琳就更肆無忌憚了。

直到邵曉非大鬨陸氏……

董傑琳眯了眯眼睛,正想著該怎麼扳回這一局。

不經意間卻看到,裴念竟然跟霍君譽走在一起!

董傑琳動了點歪心思,摸出手機對準他倆。

然而冷不防的,身後有人猛地一拍她肩膀!

“喲,乾什麼呢?”

董傑琳三魂下掉兩魂半,差點驚叫出聲。她身子一哆嗦,一回頭,竟然對上邵曉非似笑非笑的目光!

“你……”

“拍什麼呢?”邵曉非勾唇,順著她手機的方向看,那邊的人正是裴念。而站那跟裴念說話的、西裝革履的男人,應該就是近期暫時坐鎮的陸家女婿,霍君譽吧?

邵曉非眯了眯眼睛,看霍君譽氣度不凡,再看裴念神色坦蕩,兩人隻是正常說話而已,或許是在交代一些工作上的事……

可這女人又想出什麼幺蛾子?

邵曉非冷笑一聲。

齷齪的人,看什麼都是臟的。

而上回裴念幫過她,這回她哪能讓這賤女人壞了裴唸的名聲?

於是邵曉非笑了笑,對董傑琳冷嘲熱諷道:“怎麼,又看上誰家老公了?……哎喲,原來是霍家大公子?”

“不是不是,我……”

董傑琳急於解釋,卻被邵曉非堵了回去。

“唉,董小姐,你勾搭勾搭我家那位凡夫俗子也就罷了,霍家大公子這種生來就飄在雲端上的人,你也敢覬覦?他老婆可是你老闆啊!”

“秦……秦太太!”董傑琳漲紅了臉,“你小聲點!”

邵曉非憋著笑。

她看得出董傑琳對她又恨又怕,現在還怕她嚷嚷,驚動那邊的霍君譽和裴念。

她忽然想到了手裡拿的紅豆冰沙……這是她上午在家做好的,前些日子跟秦煜吵架回了孃家,她冷靜下來後還是願意當那個先低頭的人。

所以她做了這些送來,正在猶豫要不要直接上樓去秦煜的辦公室,卻在樓下看到董傑琳這一幕。

邵曉非嘴角輕揚,一雙丹鳳眼彷彿藏著冰刀,看向董傑琳,壓低聲音說道:“董小姐,彆誤會……嗬,上回秦煜說了我,我也自我反省了一下,在公司裡大鬨,確實是我的不對。我就算不給你臉,也應該給他留點麵子,是吧?”

董傑琳懷疑自己耳朵壞了。

“董小姐!”邵曉非笑的瘮人,“說到底你也是秦煜的人,我應該大度點,接受你纔是!”

“不不,秦太太,這……”

“你看,我今天特意做了點吃的來送給你啊!我知道上次你對我挺惱火,所以我就做了冰沙,給你……”後麵幾個字邵曉非是咬著牙說的,“降降火!”

董傑琳睜大眼睛,意識到來者不善已經來不及了。

邵曉非說時遲那時快,猛地把一整盒冰沙全都倒在董傑琳頭上!

“啊——”董傑琳尖叫,引的周圍人都朝她這邊看。

她被紅豆沙蒙了眼,像隻冇頭蒼蠅似的到處轉,叫聲驚動了霍君譽和裴念,兩人一同往這邊走來。

而此時,秦煜也從樓上飛奔下來。

董傑琳滿臉都是紅豆冰沙,白襯衣也給弄臟了,旁邊的邵曉非冷笑的樣子比這冰沙更寒涼。

圍觀的人竊竊私語,偷笑道:“Jacqueli

真慘,惹誰不好偏惹秦太太,這下又被正宮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