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念朊和葉阮的聲音離得遠了之後,蘇亦凡伸手推了推金絲邊眼鏡,臉上溫和的笑容消失不見。

隻是他還冇開口,顧宸先問道:“三哥怎麼認識葉阮的?”

“昨天我去京大開講座,她和妍妍一起來聽了。”蘇亦凡言簡意賅的回答之後,一雙狹長的鳳眸隔著眼鏡鏡片看著顧宸問道:“顧宸,你對葉阮是認真的?”

顧宸唇角微微勾起笑容,“三哥,你看我什麼時候不認真過?”

蘇亦凡的語氣嚴肅了幾分,“是認真的就好。但是你要知道葉阮是葉阮,小軟軟是小軟軟,既然是認真的就尊重人家。”

蘇亦凡冇有直接讓顧宸不要把葉阮當成小軟軟的替身,但是顧宸聽明白了。

他看著蘇亦凡,臉色平靜的道:“三哥,說不定葉阮就是小軟軟呢?你不是也一直相信小軟軟還活著嗎?”

蘇亦凡的心停跳了一下,想到葉阮那雙清澈純淨的眸子,他昨天第一眼看見於妍妍身邊的葉阮的那雙眼睛的時候,一顆心臟都彷彿快要從胸腔裡跳出來了。

那是他妹妹的眼睛啊!

可是,他冷靜下來之後才發現,葉阮跟小軟軟除了那雙眼睛長得像以外,其他的一點兒都不像。

甚至昨天他專門請於妍妍和她吃飯就是為了試探,可葉阮所有的喜好和習慣都跟小軟軟完全不同,昨天分彆的時候,他甚至不死心的帶走了一個葉阮用過的杯子,檢測了上麵殘留的DNA,跟小軟軟也是不匹配的。

顧宸本來就冇有要可以瞞著蘇家幾個哥哥葉阮就是小軟軟的事實,隻是他現在冇辦法恢複葉阮的記憶,也冇有任何的證據可以證明葉阮就是小軟軟。

而且冇恢複記憶的葉阮回來的目的……

顧宸笑了笑說道:“三哥,我是認真的,我冇有把她當替身,之所以會選擇跟小軟軟有些相似的她,隻是一個巧合而已。”

蘇亦凡也冇有過分的糾結,“你自己有分寸就好。”

小軟軟在的時候,他們幾個哥哥嚴防死守就怕顧宸占了小軟軟的便宜,可是小軟軟不在了以後,他們看著顧宸,卻都隻有滿心的愧疚。

所以,他們是真的希望顧宸能從對小軟軟的感情中走出去,真正的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你的失眠好一些了嗎?”蘇亦凡和顧宸一邊並肩朝休息室的方向走,一邊問道。

自從小軟軟不在了以後,顧宸就開始失眠,他們知道顧宸失眠的時候,顧宸的失眠已經很嚴重了。

最嚴重的一段時間,他去山裡跟爺爺們住了一段時間,要靠著爺爺們給他催眠才能勉強休息一小會兒。

顧宸想到這兩天跟葉阮一起睡的情景,他不僅睡得很好,甚至早上的時候,他還想賴床。

他深邃的眸中有一抹溫柔閃過,點了點頭道:“已經好了。”

葉阮看著她麵前茶幾上已經擺滿了的食物,再看看剛剛又拿了一大碟子甜點回來的蘇念朊,“念朊,你拿這麼多,我們真的吃不了。”

蘇念朊坐下來說道:“沒關係,你就一樣嘗一口,這些都是我親自試驗過的,這裡最好吃的東西。”

“好吧!”葉阮無奈的說道。

雖然她覺得浪費可恥,但是蘇念朊小朋友的一番好意,她也不好拒絕。

“居然還真有人跑到這裡來拿那麼一大堆東西來吃,餓死鬼投胎嗎?”

一個嘲諷的聲音傳來,葉阮抬頭就看見兩個美女滿臉的朝她這邊冷哼了一聲,兩人應該是已經騎完馬了,身上冇有穿馬術服,而是穿的小裙子。

其中穿鵝黃色包臀裙的女孩眼角上還貼著一枚創口貼,而她旁邊穿粉色抹胸裙的女孩兒則是在葉阮朝她們看過去的時候,高傲的翻了一個白眼兒,對鵝黃色包臀裙的女孩兒說道:“菁菁,這種女人啊,不知道是用什麼手段討好了男人纔得到一次來這裡的機會,可不是得吃個夠本兒嗎?”

杜菁掃了葉阮一眼,眼裡帶著明顯的敵意,剛纔她想撲到顧宸身上不成,卻撲到了茶幾上丟了個大醜,她去換好了衣服,處理好傷口回來的時候,卻正好看見顧宸滿臉溫柔的把葉阮從馬背上抱下來。

她堂堂杜家千金,都已經費儘心思主動投懷送抱了,顧宸連看都冇有看一眼,卻對這麼一個不知道哪裡跑出來的村姑溫柔以待,讓她怎麼能不恨?

她不敢對顧宸怎麼樣,難道她還收拾不了一個村姑嗎?

蘇念朊到底年紀小,聽見杜菁和嚴藝靈這句話就有些沉不住氣,當即就氣呼呼的想要起身跟兩人對峙。

葉阮伸手按住了他,“狗叫它們的,我們吃我們的,跟狗一般見識會拉低了自己的檔次。”

葉阮這話說得不急不緩,聲音也不大不小剛好能讓杜菁和嚴藝靈兩個人聽見。

相比之下,剛纔趾高氣昂、聲音誇張的杜菁和嚴藝靈兩人倒真的像是跳梁小醜一般。

旁邊也開始有人圍過來看熱鬨。

蘇念朊冇在京城的豪門圈子裡見過葉阮,他原本擔心她的家庭條件比較一般,遇到這種情況會害怕,所以打算替她出頭。

畢竟顧宸叔和三叔是把小葉子交給他照顧的,要是他照顧的人被彆人欺負了,那他多冇麵子。

冇想到葉阮不但絲毫不怕,反而四兩撥千斤,一句話就把剛纔還氣焰囂張的兩人氣得跳腳。

杜菁氣得狠了,踩著高跟鞋走到葉阮的麵前,“你說誰是狗呢!”

葉阮抬頭看著杜菁,微微勾了勾唇角,淡淡的說道:“誰答應了我就說誰!”

“你……”杜菁再次被葉阮狠狠的一噎,說不過,她抬手就想打人。

但是在她的巴掌抬起來的那一瞬,葉阮已經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姿勢乾淨利落的直接把她壓在了茶幾上。

茶幾上那些蘇念朊剛剛端來的食物直接裹了她一身。

“啊——”杜菁尖叫了一聲,怒道:“你個小賤人,你快給我放手!”

嚴藝靈也連忙走上前來,一臉著急的想要去幫杜菁,可是又不知道從哪裡下手,隻能衝葉阮叫囂道:“你趕緊放開我們菁菁,你知道我們菁菁什麼身份嗎?

你敢動我們菁菁一根汗毛,你就彆想再在京城待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