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蘇亦凡,你是傻逼嗎?”蘇炎憤怒地抓住了蘇亦凡的衣領吼道:“這兩個視頻裡麵,小軟軟拚了命的救老大和老二,你卻說她太聰明瞭,是被彆人培養過的間諜?

難道你覺得,要想蘇妙那樣整天都想著怎麼弄死我們的纔是妹妹嗎?”

蘇亦凡的臉上連一絲波動都冇有,“我跟蘇妙的關係從來都不好。”

蘇炎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嘲諷,“也對,你蘇亦凡跟誰的關係好過?彆說我們幾個了,就是爸媽,你給過他們一點感情嗎?

他們死的時候,你掉過一滴眼淚嗎?”

蘇亦凡鏡片遮蓋下的眸子中冇有一絲情緒波動。

“夠了!”蘇一清麵上清冷如常,出聲嗬斥住了蘇炎以後,直接將已經寫好的字據推到了蘇炎和蘇子源的麵前,“字據我已經寫好了,財產分割按照爸媽的遺囑進行,你們看看,冇有意見就在上麵簽個字。”

說完,他的目光在蘇子源和蘇炎的臉上掃過,“或者如果你們跟蘇亦凡一樣,覺得軟軟有問題要把她趕走,也可以現在提出來,我照樣寫字據跟你們劃清界限,以後妹妹由我撫養,蘇氏也由我一力承擔!”

蘇炎狹長的鳳眸睨了蘇亦凡一眼,“得了吧,誰像他一樣是個冷血機器?而且……”

他轉向蘇一清,“你想獨自撫養妹妹,門兒都冇有!”

說著,他直接就在字據上簽了名,重重地摁上了手印!

蘇子源一言不發,按滅了手裡的菸蒂拿起簽字筆,也龍飛鳳舞的寫下了自己的大名,摁上手印,“我還有事,先走了,公證的事情,我的律師會全權處理。”

蘇亦凡也站直了身體,整理了一下自己被蘇炎弄皺的衣領,“我也走了,後麵的事情你們跟我的律師聯絡。”

蘇子源走在前麵,先打開了書房的門。

卻看見小軟軟站在門外,一張小臉上滿是淚水。

蘇子源的心一下子就疼得發軟了,小軟軟綴著十個肉窩窩的小手,胡亂地抹著小臉,小奶音還帶著些哽咽,“二哥哥……”

聽見這聲音,蘇一清和蘇炎也趕緊從房間裡麵衝了出來。

三雙大手同時伸向了小糰子想把她抱起來。

她卻兩隻小肉手飛快地把臉上的淚痕全部擦乾淨,抬起頭,一雙眸子中水光瀲灩,板起的小臉上卻滿滿都是嚴肅認真,“三哥哥,我能單獨跟你談談嗎?”

蘇亦凡垂眸看著她,一雙眼睛藏在反光的鏡片後麵,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蘇一清三兄弟的目光也都同時落在了蘇亦凡的身上。

沉默了一瞬之後,蘇亦凡才微微點點頭,“可以。”

小軟軟跟著蘇亦凡重新走進書房。

蘇亦凡站定之後,垂眸看著仰著小腦袋努力仰頭看他的小糰子,“你想跟我談什麼?”

小糰子一雙澄澈清明的大眼睛眨了眨,她早就知道她瞞不過三哥哥,所以她也冇打算繼續瞞著了。

組織了一會兒語言之後,她把她自己是利用時光機器穿越過來的事實,和蘇一清和蘇炎為什麼會做那樣的夢的原因都如實告訴了蘇亦凡,並且把她準備好的晶片和她的板磚機一起給了蘇亦凡。

蘇亦凡眼鏡後麵的黑眸中,驚喜興奮的光芒一閃而過。

“你自己研究出了時光機器,然後穿越了回來?”

小糰子點了點頭,“對。”

“你現在還可以利用時光機器回到你原來的世界嗎?”

小糰子皺著小眉毛想了一下,“理論上來說,應該是可以的。但是我當時急著回來,研究的機器功能並冇有完善,所以我不能回去。”

“我最近也在做時光機器的研究,咱們可以合作。”蘇亦凡的眼睛裡在回來之後第一次有了光芒。

“不可能!”小軟軟斷然拒絕道:“我告訴你事實的真相,是想告訴你,我千辛萬苦的回來,就是為了讓幾個哥哥都好好兒的,我不是什麼被彆人培養過的間諜。

但是我發現回來之後,哪怕我拔除了秦妙仙那個導致咱們家家破人亡的釘子,可大哥哥和二哥哥還是遭遇了同樣的危機,所以,我覺得我回來所做的努力很可能隻是改變了事情的過程而冇有改變結果。

我是希望你能幫我,保住咱們家,這也是我回來的唯一目的。

但對於我來說,穿越過來人生重來,除了想要保住咱們的家之外,我就隻想好好的享受人生。

所以我不會再做研究,更不會跟你合作。”蘇軟軟十分堅定的說道。

蘇亦凡的嘴角勾了勾,“你就這麼確定,你把這些事情告訴我,我會幫你而不會出賣你?”

小糰子搖了搖小腦袋,“我不確定,但我想賭一賭,因為你也是我的親哥哥!”

其實,她雖然不確定,但多少還是有一點把握的。

畢竟,在她穿回來的那個世界,蘇氏破產的時候,作為國寶級科學家的三哥哥原本是可以接受國家保護,不被影響的。

但他還是毅然決然的回來跟其他幾個哥哥一起承擔了。

所以,她覺得三哥哥其實也並不像大家對他的刻板印象那般完全冷心冷情。

蘇亦凡笑著搖了搖頭,“你還挺敢賭的。我可以幫你,但我跟你其他幾個哥哥還有蘇氏斷絕關係的協議還是要簽的。”

小軟軟大眼睛骨碌碌的轉了轉,瞬間就明白了。

三哥哥的擔心其實跟她是一樣的,如果蘇氏的結局註定不能改變,那麼他現在就跟蘇氏脫離關係,至少還能在蘇氏出事的那一天有能力回來救蘇氏。

而不至於讓幾兄弟都像她穿回來的那一世那樣,都被錢徹底的壓垮,導致最後結局淒慘。

她點了點小腦袋,冰鎮葡萄般的大眼睛與蘇亦凡對視著,“好,我明白。”

蘇亦凡終於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柔軟的頭髮。

柔柔的,軟軟的,觸感真好,他的手竟然有些捨不得離開。

想到就在幾分鐘之前,他還十分討厭這個小糰子的出現,嘴角的笑容不由得深了幾分,果然,真香定律,誰都逃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