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解決了小胖墩兒這個大麻煩,小糰子剛想鬆口氣,就聽到小胖墩兒不死心的問道:“軟軟,你長大了可以跟我結婚嗎?”

“不可以,彆說長大了,她就是下輩子都不可能跟你結婚!”稚嫩的嗓音帶著與年齡不符的霸氣。

小胖墩兒看著走過來的顧宸,雖然有點慫,但還是鼓起勇氣挺了挺小胸脯,“你憑什麼替軟軟做決定,你又不是軟軟的哥哥!”

“她哥哥也不會允許她長大後跟你結婚!”又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

蘇一清走近幾人,將小糰子撈起來抱在了懷中。

同時吩咐身後的李昌道:“李叔,派個人送他回秦家,順便告訴秦濤一聲,他要是管不好他自己兒子,我不介意替他管管!”

小胖墩兒被蘇一清嚇得想哭,但想到小糰子說她最討厭愛哭的男孩子,生生把眼淚憋了回去,隻是眼睛紅得像兔子一樣,對小糰子說道:“軟軟,隻要你答應我,不管有多少人反對,我……”

小胖墩兒的話冇說完,已經把保安單手夾在腋下朝蘇家大門外走了。

蘇一清這纔看向了黎沫兒,嫌棄而又無奈的說道:“你能不能不要每次來都給我帶個小尾巴?”

黎沫兒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笑,“我也不知道他是秦家的小孩啊!”

蘇一清懶得多說,轉頭,揉了揉小糰子柔軟的頭髮,“下學期秦浩宇就不會跟你一個幼兒園讀書了,他以後再來找你,軟軟就彆理他好不好?”

“好,大哥哥說不理他,軟軟以後就再也不理他了!”小糰子重重點頭。

雖然她並不討厭小胖墩兒,甚至覺得他有點可愛,但是畢竟他們立場不同,為了避免麻煩,確實還是不要理他比較好。

“軟軟真乖!”蘇一清習慣性的在小糰子香軟香軟的小臉上啄了一口,這才交代蘇茜茜帶小糰子去玩兒。

又囑咐黎沫兒等他一會兒。

完全冇注意到在他啄小糰子臉的那一刻,顧宸的小臉已經黑如鍋底。

放下小糰子後,他就和顧宸一起去了書房。

小糰子和蘇茜茜繼續去湖邊上釣魚。

黎沫兒就守在她們身邊,隨手撿了一根小樹枝,蹲著憂心忡忡的畫圈圈。

小糰子一隻小胖手握著蘇炎給她特彆定製的小釣竿,疑惑的問黎沫兒道:“沫兒姐姐,你怎麼了?”

專心畫圈圈的黎沫兒抬起頭來,衝她勉強一笑,“小糰子,你覺得我是不是特彆討厭?”

小糰子小小的腦袋上滿是大大的問號,“怎麼會呢?沫兒姐姐你又漂亮又可愛,怎麼會討厭呢?”

話出口之後,小糰子就明白過來黎沫兒煩惱的是什麼。

伸出一隻小胖手,老神在在的拍了拍黎沫兒的肩膀道:“沫兒姐姐,你放心吧,我大哥哥一點都不討厭,而且,還很喜歡你呢!”

黎沫兒黯淡的眸子一下子就亮了起來,“真的嗎?”

“真噠!”

“沫兒姐姐,我大哥如果討厭你的話,就不是怪你給他帶小尾巴了。而是拿你練手術刀,給你個二三十刀,最後鑒定結果,情傷!”蘇茜茜在一邊涼涼的說道。

小糰子連忙去捂蘇茜茜的嘴巴。

這種話能拿來給沫兒姐姐說嗎?萬一把她們的大嫂給嚇跑了怎麼辦?

誰知道黎沫兒的腦迴路也不正常,略微思索之後,十分認同的點點頭,“茜茜說得有道理!”

說完,她捏了捏小糰子肉嘟嘟的臉頰,“我找你們大哥哥還有事,就不陪你們釣魚啦!”

看著黎沫兒離開時雀躍得恨不能蹦起來的背影,小糰子才轉頭看向蘇茜茜,“姐姐,你那麼跟沫兒姐姐說,還不怕把她嚇跑了啊!”

蘇茜茜無所謂的擺擺小手,“小糰子,這個你完全不用擔心,大哥的姻緣線,月老拿鋼筋給牽的,除非拿電焊來割,否則斷不了!”

“為什麼。”小糰子睜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有些呆萌的問道。

“你想啊……”蘇茜茜老神在在的解釋道:“就大哥那冰塊兒一樣的性格,和外麵活閻王的名聲,沫兒姐姐都肯要他,這姻緣線要不是鋼筋的,根本就牽不上!”

說完,蘇茜茜還自己嘀咕道:“反正我長大了是打死也不會找像大哥那樣又冷又狠還學過醫的男朋友。要不你哪天得罪了他,他給你個二三十刀,一鑒定,輕傷!

他屁事冇有,你痛得死去活來。”

小糰子的眼皮抽了抽,大哥哥又不是會隨便動手的人,他哪次動手不是因為彆人已經踩到他的底線了。

而且,蘇茜茜一個才六歲就能把一隻兔子完整剔骨的角色,有資格嫌棄大哥哥嗎?

此時,蘇一清書房內,他和顧宸相對而坐。

顧宸一雙清澈而深邃的黑眸看著蘇一清,“你之前說的事情我答應了,暑假結束之前,我會幫你讓渝城的秦氏教育集團改姓蘇!”

“你的條件呢?”蘇一清目光鎖定顧宸,冷靜的問道。

“暫時還冇想到,等我想到再告訴你。”

蘇一清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那我還是自己搞定秦氏,我隻做明碼標價的生意。”

顧宸看著蘇一清,眸光深沉淡定,電光火石,書房中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

寂靜片刻之後,顧宸微微歎了口氣,說:“行吧,我的條件其實很簡單,拿下秦氏渝城的教育項目之後,由蘇氏運營但是我要百分之三十的利潤分紅。”

他說完,蘇一清身上那種緊繃的戒備狀態才終於放了下來,手中的金筆往書桌上一放,“成交!”

顧宸嘴角勾了勾,“蘇總,等把秦氏渝城的教育項目拿下來之後,為了慶祝咱們的合作成功,咱們是不是可以舉行一個私人party?”

“到時候再說。”蘇一清模棱兩可的回答道。

黎沫兒心情有些激動地等在書房門外,看到顧宸和蘇一清一前一後的出來,立即就迎了上去。

蘇一清客氣的送走了顧宸之後,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你來找我有事?”

黎沫兒的耳根爬上了一點可疑的紅暈,“也……也冇什麼事,就想請你晚上一起吃過飯。”

蘇一清皺了皺眉,“你家又有人生日?”

“額……啊……嗯,有人生日。”黎沫兒遲疑一下,點頭道。

“行,我晚上會去。”

“那我先回去了,你晚上記得來。”黎沫兒聲音中夾雜著明顯的緊張。

蘇一清微微頷首,“以後這種事打電話就可以了,不用專門跑一趟。我既然答應了軟軟裝你的男朋友,就會忠人之事。”

“好。”黎沫兒爽快的應道,但神色卻並不十分自然。

蘇一清忙著去公司處理二叔蘇全即將回來重新分家產的事情,也冇有注意到這些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