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門鎖轉動的聲音傳來。

蘇軟軟從椅子顧宸的背後探出小腦袋,目不轉睛的看著門口,清亮的眸子中滿滿地都是期待。

兩個男人推開門的一瞬間,蘇軟軟麻利地割斷了綁在顧宸椅子上的電線。

“嘭!”

一袋麪粉重重地砸在兩個男人的頭頂上。

“臥槽……”不知哪個男人罵了一句。

但他的罵聲都還冇完全出口,就又是“啊……”地一聲!

“咚,咚!”

接連兩聲悶響傳來,兩個全身裹滿麪粉的男人已經狗吃屎的姿勢趴在了地上。

這還冇完。

他們一摔倒就碰倒了下一步的機關。

“嘩……”

頓時,兩盆水直接淋在了他們身上。

原本的乾麪粉瞬間變成了濕濕地麪糊糊,一條一條地掛在兩人的身上。

“哈哈哈哈……”

蘇軟軟從顧宸的椅子後麵走出來,捧著小肚子笑得前仰後合。

顧宸冇什麼表情的臉上,也不禁多了一絲愉悅的笑容。

年輕的男人掙紮著先從一地的麪糊糊中站了起來,盛怒之下,他的雙眼都已經通紅了。

“小鬼頭,你找……”

死字還冇有說出來,他已經再次,“啊啊啊……”

渾身上下完全不受控製地不斷抖動,有些非主流的長髮也炸了起來。

而後他一步站起來的他哥哥也跟他一模一樣。

等電擊結束之後,兩人“咚,咚”兩聲,再一次跟地板親密接觸。

一股麪糊糊燒熟的麥香味散發在整個房間中。

“咕咕……”秦軟軟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她有些無奈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肚肚。

隨後,拿起一邊她早就已經準備好的兩根繩子,朝兩個綁匪走了過去。

小小的身體繞著兩個男人轉了一圈又一圈,用繩子將兩人纏好之後,又藉助她早已經準備好的滑輪才把繩子徹底拉緊,拴成了死結。

做好這一切,她拍了拍自己的小手,叉著腰,大口大口地喘勻了氣。

這才搬了條小凳子,在顧宸身邊坐下。

“鍋鍋,他們為什麼幫你啊?”她十分自然地搭訕道。

“不知道。大概是為了錢。”顧宸目光在地上被綁得結結實實的兩人的身上掃過,眼角的餘光卻一刻也冇有從蘇軟軟的身上離開過。

蘇軟軟瞭然地重重點頭,歎息了一聲,“生活所迫呀!”

就好像她有多明白生活的艱難似的。

顧宸眼皮抽了抽,這小糰子,還真是……挺有趣!

這時候,蘇軟軟卻突然轉過頭,認真地看著他,“鍋鍋,你不打算請窩幫你解開繩子嗎?”

“請……小妹妹幫我解一下繩子?”顧宸艱難地說出這句話。

蘇軟軟卻淡淡然地轉過了身,“算了,警察蜀黍應該馬上就要來了,你也用不著窩幫你解繩子了。”

說著,她就又老老實實端端正正的坐在了小板凳上。

顧宸:……

——

“嘭!”

鎖上的房門再一次被大力破開的時候,蘇一清第一個衝了進來,他的目光第一時間就鎖定了蘇軟軟。

衝過去,就將她抱了起來,左看看右看看,“軟軟,你有冇有事?他們有冇有對你做什麼?有冇有哪裡不舒服?哥哥帶你去醫院!”

蘇軟軟原本在想等警察來了,她要怎麼跟警察解釋,她是怎麼把兩個綁匪綁起來的。

又是怎麼會設計那些陷阱的。

但是,她冇想到第一個衝進來的會是蘇一清,更是被蘇一清這一連串急切的問題砸得有些不知所措。

同時,心裡也是滿滿的愧疚。

她在穿越過來之前,一個人習慣了。

所以她今天在遊樂園看穿蘇妙的佈置,將計就計的時候,想的隻有她接觸到了綁匪,說不定就能藉助綁匪找到秦家犯罪的證據,而且,回去以後還可以藉此收拾蘇妙。

完全冇想到,她再一次丟了,蘇一清會有多麼的擔心。

“蘇一清,你……”嶽俊跟在蘇一清的身後急急忙忙地衝了進來。

本來他的部署是,先喊話試探屋裡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再針對性的采取行動的。

可誰知道蘇一清在他部署的時候什麼都冇說,到了現在之後,就根本不聽他的指令。

說他妹妹多在綁匪手裡一秒鐘,就多一秒鐘的危險,直接衝進去,還可以打綁匪一個措手不及。

他和一眾警察根本冇來得及攔,蘇一清就已經直接暴力破門衝了進來。

現在他看著滿地的狼藉,又看了看被蘇一清抱在懷中的蘇軟軟。

最後目光落在顧宸的身上,連忙驚喜地對身後的警員說道:“快,幫孩子把繩子解開,通知顧家,他們家孩子找到了!”

身後的兩名警員立即分工合作,臉上的神色都不由得放鬆了一些。

天知道,這些天他們因為顧家小少爺被綁承受了多大的壓力,整個警局幾乎都處在加班連軸轉的狀態。

現在兩個孩子都找到了,他們也算是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嶽俊一隻手搭在了蘇一清的肩膀上,“兄弟,我還得借你的寶貝妹妹走一下流程,跟我們去局裡錄個口供。”

蘇一清淩厲地一眼掃過去。

嶽俊立即縮回了手,尷尬地笑道:“那……要不我就在這裡問咱妹妹幾個問題?”

“軟軟今天受到了驚嚇,我現在要帶她去醫院做檢查,冇空!”蘇一清說著,就要將蘇軟軟抱走。

蘇軟軟剛想跟蘇一清說她冇事,她可以配合警察蜀黍。

剛被解開繩子的顧宸就走了過來,對嶽俊說道:“警察先生,這屋子裡麵發生的事情我都知道,我跟您回去錄口供,讓這位小妹妹先回家休息吧!”

蘇軟軟看向顧宸,正好對上他看過來的目光。

四目相對,她甜甜糯糯地一笑,“謝謝鍋鍋。”

“大鍋鍋,我們回家吧。”蘇軟軟被蘇一清抱在懷中,她也抱著蘇一清的脖子。

蘇一清給了顧宸一個柔和的笑容,又對嶽俊淡淡地說了一句,“走了。”

“軟軟,餓了吧,大哥給你準備了好多吃的,你想吃什麼?”一坐到車上,蘇一清就一邊問著,一邊把打包的各種食物都拆開了放在蘇軟軟麵前的小桌子上。

因為擔心蘇軟軟可能受傷需要急救,怕蘇軟軟坐救護車會不舒服,所以他在得知蘇軟軟打電話報了警之後,就立即調了一輛加長的房車過來。

蘇軟軟的確是餓了,看著麵前堆滿了的精緻食物。

直接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把小嘴巴填得滿滿的,然後像隻小鼴鼠一樣鼓著腮幫子嚼啊嚼!

蘇一清看著她的模樣,就忍不住幸福地笑了起來。

拿了柔軟的餐巾一邊替她擦著小嘴巴,一邊說道:“軟軟慢點吃,大哥哥給你準備了好多好吃的呢!”

蘇軟軟隻覺得自己的心裡也被幸福塞得滿滿的,兩隻bulingbuling忽閃的大眼睛笑彎成了月牙,含糊不清地說道:“有鍋鍋真好!”

蘇一清臉上的笑容更加愉悅了。

吃飽喝足以後,蘇軟軟就抱著自己圓鼓鼓的小肚肚,舒舒服服地躺在軟軟的床上。

今天實在折騰得太累了,她冇一會兒就甜甜的睡著了。

蘇一清看著她睡著後恬靜的小模樣,臉上的笑容格外的溫柔,替她掖好了被角,吩咐司機開去醫院等著,等小小姐醒來做完全身檢查之後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