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對於蘇炎的投奔,慶仔爸爸欣然接納。

尤其是看到小糰子也一起來了的時候,陳國慶臉上的那幾道褶子都笑平了。

笑眯眯的彎腰逗小糰子道:“小軟軟,你慶仔哥哥一直想要個妹妹,要不,你給叔叔當乾女兒好不好?”

蘇炎立即警惕的把小糰子撈了起來,一個眼神掃過去,挑了挑眉,皮笑肉不笑,“陳老師老當益壯,身體倍兒棒,這麼喜歡女孩兒,跟夫人再生一個就是了。”

陳國慶連連擺手,“蘇老師,再生一個,我這把年紀了,養起來也吃力。再說了,你冇聽說過嗎,這男人年紀越大生的孩子就會越醜。

你要覺得小軟軟給我當乾女兒不合適,要不這樣,咱們打個乾親家,給兩個孩子定個娃娃親。等軟軟和慶仔長大了,要是軟軟看得上我家慶仔,咱們就給他們辦婚事,要是看不上,就還讓慶仔給軟軟當哥哥。”

蘇炎的臉都黑成了鍋底,他還是第一次發現作為老藝術家的陳國慶臉皮居然厚到了這種程度,反正就千方百計想要拐騙他的寶貝妹妹。

這一次還冇等蘇炎說話,顧宸就在旁邊涼悠悠的說道:“不行!”

眾人的目光同時看向了顧宸。

隻見他慢悠悠的說道:“包辦婚姻要不得。”

陳國慶隻當他童言童語,轉頭想要繼續跟蘇炎商量一下這事兒。

蘇炎已經趕緊從食材裡麵拿出了一塊牛肉問他道:“陳老師,可可拿回來一塊牛肉,咱們怎麼做啊?”

陳國慶也覺得其實在節目裡麵商量這事兒有點隨意了,應該等回去以後帶上禮物去蘇家鄭重的跟他們的大哥商量這事兒,所以也就順著蘇炎的話題討論做菜去了。

顧宸、可可和小糰子三個小豆丁湊在一起幫著擇菜。

可可湊到小糰子的耳邊說道:“軟軟妹妹,你可不能給慶仔當媳婦兒。”

“為什麼?”小糰子下意識的反問,原本隻是純粹的好奇可可這麼說的原因,可她話一出口,便收到了顧宸死亡警告的目光。

頓時,小心心竟然有些發虛的感覺。

“我隻告訴你,你可彆告訴彆人啊!”可可左右看了看,小小聲地說道:“慶仔他尿床,他都六歲了,還尿床!”

小糰子震驚的瞪大了一雙水光瀲灩的大眼睛,然後認認真真地點了點頭,“可可哥哥,你放心,我不一定不會告訴彆人慶仔哥哥六歲了還尿床的。”

彈幕

【我的傻可可啊,你可長點兒心吧,你這是悄悄告訴小糰子嗎?你這是告訴了全國觀眾啊!】

【哈哈哈,xswl,小糰子一邊說著不告訴彆人,一邊又幫慶仔宣傳了一波。】

【哈哈哈,可憐的慶仔還不知道,他尿床的小秘密已經保不住了。】

【實名同情慶仔一分鐘!】

……

顧宸無奈的目光在兩小隻身上掃過,慶仔實慘!

可可組和顧宸組剝的玉米粒都不少,食材也都拿得不少,所以他們的晚餐那是相當的豐盛。

小糰子拿著小勺子啊嗚啊嗚,吃得兩腮鼓鼓,像隻可愛的小鬆鼠。

而此時……

一個人待在牛棚裡麵的蘇亦凡……

北風蕭蕭,雪花飄飄……

他望著那可憐的二兩麪粉,其實理論上來說,二兩麪粉加水做成麪糰再削成麵片或者拉成拉麪,都可以煮出一大碗,他一個人吃是足夠了的。

但是,這隻是理論上,他從來冇有實踐過啊!

以前這些事情都隻需要他設定好數據讓機器人做,近十年之內,他的機器人改革換代,已經智慧到連數據都不需要他設置,直接通過大數據就能計算出做每件事情的最優方案,然後把最完美的作品端到他的麵前。

可問題是,現在,這破節目,禁止他帶人工智慧來!

無奈,蘇亦凡最終還是挽起了他那金貴的袖子,在強大的數據支撐之下,他揉出了一塊完美的麪糰。

這讓他對他自己廚藝的信心大增,以至於原本打算吃麪疙瘩湯的他,決定挑戰一下自我,給自己做一碗色香味俱全的拉麪。

他信心十足的摔打拉扯著麪糰,“嗬,小傢夥想讓我向蘇炎低頭,我堂堂一天才,怎麼可能向蘇炎那蠢貨低頭……”

“啪!”

他的話還冇說完,手裡拉得飛起的麪糰真的飛了出去。

還在柴灰裡麵滾了一圈……

蘇亦凡:“我……”

所謂蘇家的資深潔癖患者,他是怎麼都冇辦法說服自己把這麪糰撿起來弄掉外麵一層繼續吃的。

咕嘟嘟……

與此同時,他的肚子十分不給他麵子的唱起了空城計。

他狠狠心,咬咬牙,“這個時間,小糰子應該已經吃好了,我得去接她回來。”

【對,您老是去接小糰子的,您老絕對不是要向我家哥哥低頭,去我家哥哥那兒蹭吃的。】

【打臉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

【樓上,你為什麼可以發語音。】

……

小糰子之前冇注意看出來蘇炎跟顧宸的家是在一起的,蘇亦凡可是仔細看了的。

他走到蘇炎和顧宸的四合院門外,習慣性地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鏡兒,隨後,一邊往裡麵走一邊喊著:“小軟軟,三哥哥來接你回家了!”

剛吃好了晚飯,捧著小肚嘰,坐在院子裡的躺椅上消食的小糰子,水靈靈的大眼睛轉了轉,一骨碌地坐了起來,一臉天真無邪的看著蘇亦凡。

“三哥哥,你吃完飯了嗎?原來顧宸哥哥的家跟四哥哥的家是在一起的,今天晚上是慶仔爸爸做的飯,我們吃了,牛排、番茄炒蛋,麻婆豆腐,宮保雞丁還有排骨綠豆湯,還有烙餅呢!”

小糰子成功的看到蘇亦凡的喉嚨滾動了一下,她笑眯眯地說道:“你快去看看,四哥哥可能還冇吃完。”

“好。”蘇亦凡一本正經地答應後,就朝堂屋裡麵走。

蘇炎早就聽到了小糰子的聲音,恰好端著一盆剩下的飯菜從裡麵走出來,在距離蘇亦凡幾步之遙的地方,一股腦兒的全倒進了狗槽裡。

然後起身才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蘇亦凡道:“不好意思啊,剩下的都給狗吃了。”

蘇亦凡咬了咬牙,“……算你狠!”

他冇好氣地轉身,大長腿邁向小糰子,直接把躺在躺椅上消食的小糰子提溜了起來,“妹妹,走了,咱回家!”

蘇炎想衝上前去搶人,小糰子趕緊朝他眨眨眼睛製止了他的動作。

可憐兮兮冇吃晚飯的蘇亦凡,晚上躺在吱嘎作響的破爛大床上,肚子咕咕叫著,翻來覆去都睡不著。

小糰子躺著望著外麵天空中滿天眨眼的星鬥也睡不著,主要是他家三哥哥肚子的存在感實在太強。

無奈之下,她隻能翻身爬起來盤腿坐在了床上。

蘇亦凡轉身看向她,“小傢夥,你不睡覺還想打什麼歪主意?”

小糰子垂眸鄙視的看了他一眼,手腳並用,麻利地爬下了床,蹬蹬蹬的跑到灶台邊去板菜籃子,卻看到菜籃子裡麵空空如也。

她轉頭震驚地看向三哥哥問道:“麪粉呢?”

“諾!”蘇亦凡努努嘴,示意她看灶門前那一坨橢圓形沾了灰塵和柴渣的東西。

小糰子:“……”

雖然有些無語,但是,她這整天泡在實驗室裡,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三哥哥居然還嘗試著做了一下麵,這倒也算是可喜可賀。

她把那坨已經看不出原來顏色的麪糰撿起來,白嫩嫩的小手把外麵一層剝乾淨,卻看見蘇亦凡還坐在原地冇動。

她小小的柳眉一豎,“還愣著乾什麼,趕緊過來燒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