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哇!吼漂釀,吼吼看!”小糰子站在美食廣場的舞台下麵,踮著腳尖,看著台上的璀璨奪目的火龍表演。

一雙小手“呱唧呱唧”已經拍得通紅。

“我艸,這火龍太酷了!”蘇小五也已經激動得拍大腿了!

隻有蘇磊自從剛纔碰到了張芬和蘇紫魅之後,深邃的眸中就一直都帶著淡淡的警惕。

“接下來,我們想要邀請一位幸運觀眾和表演老師一起表演打鐵花!有那位觀眾願意試一試的嗎?”火龍表演結束,一身紅色旗袍的主持人上台,慷慨激昂地問道。

“我,我,我……”

廣場上頓時舉起了一片大手小手。

小糰子和蘇小五的爪子也高高的舉了起來。

“現在請觀眾朋友們都看看你們進場時拿到的號牌,我要開始抽了哦!”

工作人員拿著一個紙箱子上台,主持人從中抽出一張卡片,“56號!”

隨著主持人的話音落下,蘇小五的臉上是掩飾不住的狂喜,“我我我,是我!”.

支援人笑得甜美,“現在有請我們的幸運觀眾,這位小帥哥上台!”

蘇小五屁顛屁顛兒地就朝台上跑去,蘇磊本來想要勸阻一下,可卻連開口都冇來得及。

台上作為今天表演老師的一位紮著紅腰帶的中年大叔,和藹地詢問蘇小五道,“小朋友,我剛纔的表演你看見了嗎?”

“嗯嗯!”蘇小五重重點頭,整個人全程都在一種說不出的亢奮狀態,“看見了。”

大叔將一把高嶺土製作的勺子遞到蘇小五的手中,“你待會兒要做的就是用這個勺子,把鐵水舀起來再拋到空中。

千萬要小心一點,注意安全!”

大叔叮囑之後,表演開始。

蘇小五雖然興奮,但還是保持理智,注意著安全。

往小心翼翼地用勺子舀起鐵水,往空中一拋。

大叔瞬間徒手快速接住空中的鐵水往上拋!

頓時,鐵水綻開火花,觀眾的眼前一片光華璀璨,火樹銀花……

這次表演之後,後麵的表演更加應接不暇……

“好、好!”蘇茜茜不停的拍著手掌叫好,蘇磊的眉心卻緊蹙了起來。

小糰子也發覺了不對勁,小哥哥怎麼還冇回來?

蘇磊拉著小糰子的手塞進蘇茜茜的手裡,囑咐道:“茜茜,你把軟軟牽好。”

又點了一個保鏢,“你跟我一起去找小哥。”

同時對其他三個道:“你們守在茜茜和軟軟的身邊,一定保護好她們!”

保鏢這時候也意識到蘇小五到現在都還冇回來,不太正常了,不敢有半分含糊,連忙按照蘇磊的安排行事。

蘇磊帶著其中一個保鏢上台。

本來他還報著一絲希望,覺得蘇小五可能隻是一時玩兒得忘了形,在台上的視野更好,就留在台上看了。

可在台上看了一圈之後,哪裡有蘇小五的影子。

他顧不得那麼多,直接衝去後台找了負責人,凶狠的問道:“我哥哥呢?”

“小朋友,你哥哥是?”負責人也是一臉的懵逼。

正好這時候,剛纔表演打鐵花那位大叔走進後台來了,蘇磊衝過去問道:“剛纔跟你一起表演的孩子呢?”

“孩子?”大叔一臉茫然,“他不是隻幫我舀了一勺鐵水之後,就下台了嗎?”

蘇磊目光沉沉,“立即封鎖現場!”

同時,他對保鏢說道:“張叔,打電話給大哥和嶽俊哥。”

負責人卻是一臉的為難,“這位小朋友,那個孩子雖然配合了我們表演,但他早就下台了。而且這就算去警察局報失蹤也還需要48小時後才能立案呢!

我也不可能因為你小孩子一句話就封鎖現場,造成民眾恐慌啊!”

蘇磊抬眸睨著他,雖然隻是個六歲的孩子,但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淩厲的威壓卻是讓負責人都有些發怵,“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蘇氏的小公子,在你們的表演上失蹤了。

我現在讓你封鎖現場,你不願意,他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這責任你擔得起嗎?”

負責人渾身一怵,他也看出來能養出像蘇磊這樣氣勢的孩子絕對不是一般的家庭。

而丟了的那個要真是蘇氏的小公子,那……

他不敢再廢話,趕緊下令。

可這時候,屬下卻哭喪著一張臉彙報道:“主任,來不及了,外麵已經散場了,而且,廣場上還有人打起來了!”

蘇磊心下一凜,趕緊又衝出了後台。

就看見廣場上,留下的三個保鏢跟另外一眾黑衣保鏢打得不可開交。

小糰子手裡拿著她的那個板磚機和拿著解剖刀的蘇茜茜站在一起,蘇茜茜的解剖刀上已經染了血。

靠近她們的保鏢也是來一個就被撂倒一個。

雖然,蘇一清今天派給他們的保鏢都是身手最好的,但是畢竟隻有三個人,而對方足有十幾個人,人多勢眾,他們這邊三個保鏢,根本就不是對手。

眼看著都已經被打趴下了,而那些黑衣保鏢也已經把小糰子和蘇茜茜團團圍在了中間。

廣場上的保安看到這陣仗,根本就不敢靠近。

蘇磊想都冇想,就帶著張叔衝了過去。

而他們到的時候,另外一個颯爽的身影也出現了。

小糰子眼睛一亮,“沫兒姐姐!”

黎沫兒一腳一個,一出現,直接把對麵兩個人撂倒在地。

黎沫兒這時候冇時間回答小糰子,隻對加入戰局的張叔說道:“保護好孩子,拖延時間,嶽俊應該馬上就到了!”

小糰子畢竟年紀小,身體的力量有限,手裡雖然拿著板磚機,但這時候,她連舉起手臂的力氣都冇有了。

她乾脆直接把板磚機往黎沫兒那邊一扔,“沫兒姐姐,接住,防狼電棒!”

黎沫兒順利的接住,唇角一勾,身形閃動,很快,對麵的人便被撂倒了一半。

這時候,警笛聲響起。

對麵剩下的保鏢互相對視一眼,直接閃人,消失在了夜色中。

他們一走,黎沫兒也絲毫不顧忌形象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著氣。

小糰子趕忙跑了過去,“沫兒姐姐,你怎麼樣?”

黎沫兒喘著氣擺了擺手,“我冇事,你們怎麼樣?”

小糰子悶悶的,“我和蘇磊哥哥、茜茜姐姐都冇事,但是小哥哥不見了。”

“什麼?”黎沫兒瞬間站了起來,想去追剛纔那夥人,“是被他們抓住的?你們去你們嶽俊哥哥那兒,我去追人。”

黎沫兒轉身就追,卻撞進了一個堅實的懷抱裡。

她抬頭,就看見蘇一清那張棱角分明、五官深邃如上帝最完美的雕塑一般的俊臉。

她的心跳,無法控製地就漏了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