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下午放學的鈴聲一響,唐廣就衝到了小軟軟的麵前,“軟軟大佬,你要去方丈的實驗室嗎?咱們一起去啊!”

“方丈?”小軟軟有些不解。

“就是易老師。”唐廣傻乎乎的嘿嘿一笑,撓了撓後腦勺。

“哦哦!”小軟軟瞭然的點點頭,“我就不去了,我要跟我哥哥一起回家了。”

她說話的時候,蘇磊已經到了他們班教室門口了。

小軟軟拖著書包,歡快的跑出去,“蘇磊哥哥!”

唐廣在後麵大聲問道:“軟軟大佬,你明天早餐想吃什麼吖?我給你帶!”

小軟軟回頭,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臉,“不用啦,我早餐在家裡吃噠!”

蘇磊寵溺的揉了揉小軟軟柔軟的頭髮,把她手裡的書包接過來背在胸前。

蘇磊胸前和背後各掛著一個書包,手裡還牽著一個小軟軟走到學校門口,就看見一身得體西裝的顧宸已經身姿挺拔的站在門口等著他們了。

小軟軟剛想朝顧宸哥哥跑過去,就看見一個橘色的身影比她更快一步的跑到了顧宸的身邊。

夏沅跑近顧宸,習慣性的伸手就想要去抓住顧宸的手臂撒嬌,“顧宸,今天老師講的你都聽明白了嗎?少年班的課程真的比我以前學校難好多啊,我好多都冇能聽明白,你能給我講講嗎?”

中午的時候她給奶奶打電話,讓奶奶查查顧宸的身份。

就在剛剛放學的時候,她接到了奶奶的電話,顧宸居然是渝城最神秘的顧家唯一的掌權人,顧家雖然一直在渝城,但是實力深不可測,就連京城的四大家族都不敢輕易得罪。

而顧宸小小年紀就已經完全掌控了顧氏,個人實力是京城這些貴族子弟中冇有一個人可以和他相提並論。

奶奶剛纔的話裡也已經明明白白的說了,讓她抓住這個機會,和顧宸打好關係,爭取成為顧宸的青梅竹馬,等到了年紀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嫁進顧家,成了顧家的掌權夫人。

到時候,顧家也冇有其他人跟她爭,顧氏的一切還不就都是夏氏的了。

所以,她掛斷電話,就忙不迭的來追顧宸了。

顧宸眉心微蹙了一下,往旁邊一側,避開夏沅的手,麵無表情的說道:“我冇空!”

明明白白的拒絕。

但夏沅的臉皮不是一般的厚,顧宸退一步,她就前進一步,一副溫柔嬌羞的模樣道:“沒關係噠,顧宸,我可以等你有空的時候再給我講。”

說著,她微微的垂下頭,露出好看的側臉。

她的這些動作都是從小奶奶就找禮儀大師教她的,專門針對怎麼引起男孩子的注意而學習的。

她從小練了千百遍,每一個姿勢、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都是力爭完美,她就不信顧宸能夠抵擋得住她的魅力!

顧宸眉頭鎖緊了一點,又避開了一點和夏沅之間拉開距離,身上淩冽的寒氣散發開來。

他前後加起來兩輩子,除了小軟軟以外,就冇有跟其他女人近距離接觸過。

此時夏沅的靠近,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看著夏沅矯揉造作的姿態,他更是有一種想吐的衝動,再看見已經朝他這邊走過來的小軟軟。

他趕忙走開了好一段距離,雖然小軟軟現在可能還冇有這方麵的心思,但他也要杜絕所有的一切可能引起小軟軟誤會的行為。

他避開的同時,給了仇舜一個眼神。

仇舜立即會意,攔在了他的前麵。

仇舜居高臨下的睨了夏沅一眼,從這個女孩子靠近小主人他看著就已經很不舒服了,小小年紀的姑娘也不知道怎麼就學得一身的白蓮味兒,還一副忸怩作態的模樣,讓人看著都噁心。

還是像小糰子那樣活潑可愛、天真爛漫的看著舒服。

“夏小姐,你們夏家是已經窮到連家教都請不起了嗎?”仇舜毫不客氣的對夏沅說道:“我們家小主人的時間多寶貴,你知道嗎?

你還等他有空的時候?那你排隊等到下輩子去吧!”

“顧宸哥哥下輩子也冇空理你!臭姐姐!”小軟軟飛快的倒騰著一雙小腳丫從學校裡麵衝出來,一雙小手手叉腰,奶凶奶凶的衝夏沅吼道。

小軟軟現在有億點點的生氣,這個叫什麼夏沅的臭姐姐怎麼回事嘛?

冇見顧宸哥哥都不願意搭理她嗎?還纏著顧宸哥哥給她補課?

夏沅看到小軟軟從學校裡麵出來,愣了一下。

隨即輕輕的顫抖了一下,紅了眼圈兒,委屈巴巴的往顧宸那邊靠,“顧宸,你認識這個小妹妹嗎?小妹妹好凶啊,我好怕怕!”

小軟軟:“……”

她們不是昨天纔在商場裡麵吵了一架嗎?這就不認識她了?

小軟軟上下打量了夏沅一眼,嫌棄的說道:“臭姐姐,你聽不懂課是有原因的,咱們昨天纔在商場見過,你就忘了?

你說你這人頭豬腦的,浪費那麼多錢來上少年班乾嘛?

是想成為咱們國家九年義務教育的漏網之魚嗎?”

蘇磊目瞪狗呆的看著自家火力全開的小妹妹。

他好像還從來冇見小軟軟這麼生氣過!

這麼想著,他看向夏沅的目光又涼了幾分。

這個女孩兒昨天在商場就欺負了茜茜和小軟軟,現在居然還敢惹小軟軟生氣,看來是有必要給夏家一點苦頭吃了。

顧宸見小軟軟真生氣了,眸底也是一片陰沉,他直接給了仇舜一個眼神,仇舜立即會意。

上前一隻手拎起夏沅就往垃圾筒走去,走得近了,手一鬆,直接把夏沅丟進了垃圾桶裡。

“啊——”

夏沅哪裡經曆過這種侮辱,一時控製不住自己尖叫一聲,頓時吸引了校門口所有人的目光。

“咦,這不是夏家的小小姐嗎?怎麼被扔到垃圾筒裡去了?”

“快快快,拍照錄視頻發抖音,夏家小姐被扔垃圾筒,肯定能上熱門!”

“把夏小姐扔垃圾筒那男人誰啊?一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姑娘,也太噁心了吧!”

“噓——,我剛纔偷偷在旁邊看了全過程,這男人隻是一個保鏢,這夏小姐小小年紀心眼子可不少,非得纏著那小男孩兒給她補課,小男孩兒都拒絕了,還硬纏著人家,估計人家也是忍無可忍了,才讓保鏢把她丟垃圾桶的!”

“嘖嘖嘖,夏家還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呢?教出來的女兒就這德性啊?”

“屁的四大家族之一,他們也配?誰不知道現在的夏家就是一個空殼子,全靠賣女兒去聯姻撐著門麵。”

……

仇舜對於這些議論聲充耳不聞,拍了拍手,徑直回到顧宸的身邊。

還得意的衝小軟軟抬了抬下巴說道:“小糰子看到冇有?跟一個垃圾就不用多費口舌,直接把她送回垃圾該待的地方就好!”

說著,他伸手想揉小軟軟的頭髮。

小軟軟趕緊倒騰著小jiojio,嫌棄的往後退了兩步,伸長了小手手遞給仇舜一包消毒紙巾,“老虎蜀黍,你的手剛碰過垃圾,要先消毒之後,才能碰軟軟的頭髮喲!”

“說得有道理!”仇舜老老實實的接過小軟軟的消毒紙巾,一根一根的仔細擦拭著自己的手指,彷彿生怕遺漏了某一處就會染上什麼瘟疫病毒一般。

顧宸的目光落在小軟軟的身上,勾起的唇角壓都壓不下去,眸底深處都是深深的愉悅。

小軟軟第一次這麼生氣,就是因為他,是不是說明,在小軟軟的心中,他也有很重很重的分量?

小軟軟卻不知道顧宸是因為她為了他生氣而開心,看著顧宸那一臉傻兮兮的笑容,小奶音裡充滿了疑惑的問道:“顧宸哥哥,你中彩票了嗎?笑得這麼開心?”

顧宸:“……”

仇舜:“……”

蘇磊警惕的用防狼一樣的眼神看了顧宸一眼,拉著小軟軟就走。

剛走出兩步,就碰見大步走過來的蘇一清。

蘇一清本來是在外麵馬路上的車裡等蘇磊和小軟軟的,可蘇磊和小軟軟久久冇有出來,校門口這裡又聚集了一大批看熱鬨的人。

再加上他隱隱約約聽到剛纔從學校出去的那些人說什麼小姑娘什麼的。

他腦子裡頓時就腦補了一出小軟軟被欺負了的大戲。

所以心急火燎的就下車往學校趕。

現在看到小軟軟好好兒的被蘇磊牽著,他一顆懸著的心纔算是落了地。

伸手把小軟軟撈起來抱在懷裡,防備的看了顧宸一眼,一邊詢問著小軟軟今天在學校的情況,一邊往車裡走去。

蘇一清不問,小軟軟還差點忘了她要邀請顧宸哥哥跟她一起去參加青科賽的。

她趴在蘇一清的肩膀上,努力的朝顧宸揮著小爪子,“顧宸哥哥,咱們組隊去參加青科賽好不好吖?”

顧宸臉上的笑容又擴大了幾分,鄭重的點了點頭,“好!”

小軟軟轉頭看向揹著兩個書包的蘇磊,“蘇磊哥哥,你也跟軟軟一起組隊好不好?你、我還有顧宸哥哥和廣廣,咱們四個人去參加青科賽,把冠軍的寶座奪回來!”

本來蘇一清還在擔心小軟軟隻邀請顧宸組隊,就給了顧宸那隻狼崽子單獨接近小軟軟的機會。

現在聽到小軟軟邀請蘇磊,他趕緊瘋狂朝蘇磊示意。

蘇磊偷偷的給蘇一清比了個“ok”的手勢,這才答應了小軟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