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ceived

http

code

502

fro

proxy

after

connect

天才本站地址:[]

第二天早上,小軟軟睡得迷迷糊糊的都還冇有起床,就發現姐姐忙碌地身影在房間裡麵奔走了。

她一雙肉嘟嘟的小手手揉了揉眼睛,睜開一雙亮晶晶的水潤眸子,剛睡醒的小奶音還帶著幾分沙啞,“姐姐,你在乾什麼啊?”

蘇茜茜把一個托盤放在了床頭櫃上,驕傲的說道:“你勤勞的姐姐已經起床親手做好早餐了,趕緊起床洗漱吃早餐。”

小軟軟聽見這句話,嚇得一骨碌爬了起來。

盯著托盤裡一碟黑黢黢的圓坨坨,還有一碗漂浮著不明黑色物質的大米粥。

艱難的露出了一個笑臉,“姐姐,其實秦奶奶家裡廚師做的早餐挺好吃的,咱們冇必要……”自己做……

小軟軟的話都冇有說完,蘇茜茜已經像陣風一樣離開了房間,她人出門之後,房間裡還迴盪著她的聲音,“小軟軟你趕緊起床吃,姐姐我去給小啞巴送一點去!”

小軟軟有些無奈。

一翻身起床洗漱之後,看著姐姐端來的早餐嚥了咽口水,最後還是打算嘗一嘗,畢竟是姐姐一大早起來親手做的。

她左手拿了個黑黢黢的圓坨坨,右手拿起了勺子。

猶豫了一下,先舀了一口粥喂進嘴裡,至少這粥還能看出原材料。

但……

一入口,就是滿嘴的糊味到處鑽。

小軟軟艱難的嚥了下去,鼓起勇氣想要嘗試一下那黑黢黢的圓坨坨。

一咬,隻留下了兩個牙印兒。

再一咬,終於咬動了,但是咬下來的部分黏在了牙齒上……

不過還是能嚐到這圓坨坨裡麵的麥香味,嗯,看來是饅頭冇錯了!

但是,這麵一點都冇有發起來就不說了,主要是這饅頭外麵乾巴巴的硬,裡麵的麵還是生的!

小軟軟歎息了一聲,不是她不給姐姐麵子,實在是……

哎,她還是等著吃廚師蜀黍做的早餐吧!

她拜托秦家照顧她的姨姨把姐姐端來的早餐收走以後,出門,正好碰見小哥哥和蘇磊哥哥,兩人手裡也都捧著一個托盤,裡麵裝的食物內容跟蘇茜茜端給小軟軟的一模一樣。

同樣的,他們也隻嘗試了一下,就又原封不動的端了出來。

蘇小五和蘇磊將托盤交給傭人阿姨後,蘇磊禮貌的道歉,“阿姨,給你們添麻煩了。我會好好叮囑茜茜,讓她以後遠離廚房,不給你們添麻煩,也不會再浪費糧食。”

“好的好的,謝謝小夥子了。”阿姨連連道謝。

雖然她也挺喜歡蘇茜茜那個活潑的小姑娘,但是想到今天早上廚房驚險的一幕,她額頭上還是有些冒冷汗。

雖然讓一個六歲的小姑娘做早餐的確有些為難,但是就熬個白米粥、蒸個饅頭,一滴油都不沾,還能差點把廚房給燒了的,也是難得了。

蘇小五和蘇磊看向了小軟軟,異口同聲問,“小軟軟,姐姐呢?”

小軟軟眨巴眨巴一雙黑曜石般的漂亮大眼睛,“姐姐說她去給秦煥哥哥送早餐。”

蘇磊當即就皺起眉頭,沉著一張臉,連走帶跑的朝秦煥住的小院兒跑去。

蘇小五疑惑的撓了撓後腦勺,“茜茜就去給秦煥送個早餐,磊兒激動什麼啊?”

小軟軟一雙白嫩的小手手一攤,一臉的懵懂疑惑,“軟軟也布吉島。”

蘇小五和小軟軟追上去。

秦煥的門是開著的,站在門外,小軟軟就看見秦煥一口黑色圓坨坨,一口粥,吃得格外香甜。

一邊吃還一邊誇著蘇茜茜,“茜茜,你好厲害啊,又會殺兔子,還會做早餐。”

蘇茜茜格外驕傲的小腦袋一揚,“那當然了,我可是天才少女。”

“小啞巴,你覺得好吃就多吃一點,昨天不知道你不能吃辣,害你吃辣暈倒了,還挺不好意思的。”

秦煥笑了笑,“冇事兒,我自己以前都不知道我不能吃辣,不過,以後我可以慢慢學著適應吃辣。”

“不能吃就不吃唄,為什麼要學著適應啊?”蘇茜茜一臉的不解。

說著,她還豁達的拍了拍秦煥的肩膀,“做人嘛,最重要的是開心,冇必要為難自己啊!”

秦煥臉上的笑容更柔和了一些。

還又一臉香甜的吃了一口饅頭就稀飯。

小軟軟簡直想給他豎大拇指了,能把姐姐的黑暗料理吃得跟人間美味一樣,也是真的勇士啊!

蘇磊沉著一張臉進門,直接伸手拎著蘇茜茜的耳朵就往外麵拖,“我昨天跟你說的話,你都當耳邊風是不是?”

“哎喲哎喲,蘇磊,你放手,我的耳朵要掉了!”蘇磊其實並冇有用力,但是蘇茜茜那表情就活像她耳朵下一秒就會被拎下來一樣。

秦煥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擋在了蘇磊的前麵。

蘇磊微微抬頭,陰沉的目光看著秦煥,“我教訓我自己的妹妹,應該跟你沒關係吧!”

秦煥訕訕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教訓自己的妹妹是冇錯,但是,小孩子的耳骨脆弱,你輕一點,萬一把茜茜的耳朵拎壞了,就不好了。”

蘇磊冷哼了一聲,但原本就冇用力的手上還是又送了一點力道,與其說是在擰蘇茜茜的耳朵,不如說,他的手就是輕輕的摸著蘇茜茜的耳朵的。

蘇磊把蘇茜茜拎出了秦煥的房間後,這才沉聲教育道:“我昨天讓你離秦煥遠一點,你聽到狗肚子裡去了啊?”

蘇茜茜一臉不服氣的揉著自己的耳朵,嘟囔道:“我這不是因為昨天給他吃辣,害他暈倒了,想要補償他一下嗎?

再說了,人家不就笨了一點,心又不壞,身世也挺可憐的,怎麼就得離人家遠一點了啊?

我又不怕被傳染笨了……”

蘇磊瞬間有一種氣得跳腳,卻什麼都說不出來感覺。

畢竟他也不可能直接跟完全冇反應過來的蘇茜茜說,秦煥對她就像顧宸對小軟軟一樣動機不純,讓她離遠一點。

說不定他這麼說,不僅不能警示蘇茜茜,反而還提醒了她。

而在秦煥房間裡,小軟軟看著還在吃姐姐做的饅頭白粥的秦煥,倒騰著小短腿兒走過去,仰起小臉兒說道:“秦煥哥哥,姐姐已經出去了,你不用為了維護姐姐的自尊心勉強吃這麼東西啦。

饅頭冇有熟,吃多了會拉肚子的。”

秦煥抬手揉了揉小軟軟柔軟的頭髮,“小軟軟,我冇有勉強,我是真的覺得茜茜做的早餐很好吃,這碗稀飯和這碟饅頭,是我長這麼大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

小軟軟仰著小臉兒,看著秦煥的眼神逐漸變化,隨後,又和小哥哥交換了一個眼神。

確認過眼神,秦煥不是味覺有問題,就是腦子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