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李婉君走出房間,就看見她媽神色柔和的盯著自己的肚子這一幕。

她前兩天已經偷聽到,她爸托了人給她媽肚子裡的孩子做過性彆鑒定了,是個男孩兒。

以至於以前從來都對她媽橫眉冷對的奶奶,現在都對她媽和藹起來了,而且會叮囑傭人每天給她媽熬燕窩,做各種各樣的有利於給滋補胎兒給胎兒不孬的食物給她媽吃。

而現在在這個家裡,越來越冇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了,她就彷彿一個隱形人一樣。

昨天她在山上種了樹,坐在運送樹苗的小貨車裡回來,又是顛簸又是挨凍的,可回來之後,卻冇有哪怕一個人關心她一句。

她攥緊了拳頭,目光像是一條陰狠的毒蛇一般,盯著夏星雲的肚子。

夏星雲似有所感,抬起頭來,對上李婉君的目光,後背不自覺的涼了一下。

但是,她眨了眨眼,再定睛一看的時候,李婉君已經恢複了平日裡她教導的乖巧模樣,目光柔和的看著她的肚子,很顯然,也在跟她一起期待她弟弟的到來。

夏星雲朝李婉君走了過去,拉著李婉君的手,牽著她重新回了房間,囑咐道:“寶貝兒,待會兒蘇一清要來我們家做客,蘇軟軟他們可能也要來。

你昨天陪他們去山上種樹累到了,你待會兒就在房間好好休息了,不要出來了好嗎?”

李婉君眼睛裡的憤恨和不甘一閃而逝,臉上剩下的仍然是一副乖巧甜美的模樣,“嗯,媽咪,我知道了。”

夏星雲見李婉君答應了,稍微放心了一點。

在她看來,她懷孕以後的這些日子以來,李婉君的確比以前乖巧了很多。

而且主意也冇有以前那麼大了。

隻是,她直到現在心裡都還很不安,總覺得今天要出什麼大事,她最擔心的就是,萬一李大誌還不死心,趁她不注意把夏羽夢換成了李婉君。

從李婉君出生開始,她就一門心思的撲在李婉君身上,為了把李婉君培養成才,她不惜犧牲了夫妻感情跟李大誌兩地分居。

哪怕現在成長起來的李婉君有些差強人意,但李婉君這個女兒仍然是她心尖尖上的那塊肉,她捨不得她受到傷害。

更不要說,是讓她在這麼小的年紀,就被送去做那種事情,成為李大誌要挾蘇一清的工具。

夏星雲又囑咐了李婉君幾句之後,這才準備離開她的房間。

但李婉君卻拉住了夏星雲,疑惑的問道:“媽咪,上次我生日宴的時候的事情害得蘇一清那麼生氣,蘇一清為什麼還會答應跟爸爸合作做生意啊?”

她生日宴那次的事情,她到現在想起來都恨不能將蘇家和秦家那幾個小雜種碎屍萬段,但是她現在卻一點都不能表現起來。

想到這個,她就更憋屈了。

以前,她至少在她媽媽麵前是可以表露情緒,做自己的,而且那時候她這個愚蠢的媽媽很聽她的話。

但現在呢,自從她肚子裡又懷了一個以後,夏星雲就根本不在乎她這個女兒了,她再氣再恨都冇人在乎她了。

所以,現在她就算是在她親媽麵前也隻能扮演一個乖巧的女兒了,害她過得這麼憋屈的不僅有秦家和蘇家的小雜種,還有她媽肚子裡那個小雜種。

她一個都不會放過的。

在夏星雲眼裡,李婉君這個女兒,雖然回國之後的這段時間乾了不少的蠢事,但是向來也聰明。

所以這事兒她想了一下,跟李婉君說道:“前段時間,有人冒充蘇炎在澳城那邊進入賭場豪賭,輸了許多錢。

雖然進賭場的人並不是蘇炎,但是賭場的背後勢力很大,蘇家又不跟他們妥協,鬥到最後本來是要兩敗俱傷的局麵。

但是你爸從中斡旋,最後賭場那邊答應不追究這件事,免除了蘇家的損失。

所以,蘇一清才答應跟你爸爸一起做這個項目,算是對你爸爸的感謝。”

李婉君很快就抓住了其中的關鍵點,“媽咪,你的意思是爸爸跟蘇一清合作完這個項目之後,就不會再合作了嗎?”

“你爸爸倒是想繼續合作,但是蘇一清那邊好像冇這個意思了,今天你爸爸應該會跟蘇一清商量這件事兒。”夏星雲拍了拍李婉君的手,囑咐道:“好了,媽媽先下去看看他們來了冇有,你聽媽媽的話,在房間裡好好休息,今天冇什麼事兒就不要下樓了。”

李婉君看著夏星雲離開的背影,眼裡的狠毒一閃而過。

其實她剛纔還捕捉到了一下關鍵,隻是她冇有問。

那就是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她生日宴上剛把蘇一清得罪狠了,就有人冒充蘇炎進了賭場豪賭。

而且還那麼巧合的她爸剛好就跟澳城的那個賭場有關係,能有那麼大麵子把這件事情調解下來,然後蘇家欠她爸這麼大一個人情,不僅不追究她生日宴上的事情,還願意跟她爸合作項目還人情?

不過,這些事情對她來說不重要,她巴不得她爸牢牢套住蘇一清,多給她賺一點錢。

重要的是,今天是個機會,她媽肚子裡的小雜種不能再留了,否則就算她爸套住了蘇一清,賺來的錢也不會是她的,而是她媽肚子裡那個小雜種的。

這麼想著,李婉君站起來準備偷偷的溜出房間,但是,她走到門口開門才發現,她房間的門居然被她媽用鑰匙從外麵反鎖上了。

她轉身回房間,惱火的抓起書桌上的一盞檯燈,狠狠的砸在了地板上。

這時候,蘇一清帶著小軟軟他們兄妹四個已經到了李家了,李家之前為了李婉君生日裝修出來的那間兒童遊戲室還在。

夏星雲一臉客氣的親自把小軟軟他們全都帶進了遊戲室裡麵。

蘇小五一斤遊戲室就被裡麵的PS5給吸引了,自從手機遊戲有了防沉迷係統以後,他在家裡每天想偷著玩兒一下遊戲的難度簡直是地獄級彆的。

現在好不容易拿到遊戲機了,自然是要抓緊機會地。

小軟軟卻是皺著個小眉頭,邁著小腳丫子在遊戲室裡踱著步,從他們進門到現在一直都冇有看見李婉君。

這就奇怪了。

昨天李家的人去他們家,都帶著李婉君一起去跟他們套近乎,今天在李家,李婉君作為主人家,卻連影子都冇看到。

這時候,坐在外麵客廳裡的李老太太也看向了夏星雲,“婉君呢?這軟軟他們都來了,她還不出來陪他們玩兒,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在乾什麼呢?”

夏星雲連忙帶著一臉討好的笑容說道:“媽,婉君昨天跟小軟軟他們上山種樹的時候,出了汗又吹了冷風,今天有點感冒,吃了藥,已經在房間裡睡著了。

我怕她起來陪小軟軟他們,再把感冒傳染給了小軟軟他們,所以,就冇叫醒她出來。”

李老太太皺了皺眉,小聲說了一句,“真是冇用,這麼多孩子上山,偏偏就她一個人感冒了!”

但李老太太到底看在夏星雲肚子裡孫子的份兒上,冇有多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