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宸看著小軟軟氣呼呼的小模樣,心裡有點方,以前這招一直好使的,冇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陳傑這條陰溝裡翻了船。

顧宸一張俊美無儔的臉上委屈的神色更濃了,但嘴上卻說道:“軟軟,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該亂吃醋,影響你給陳傑治療的。

但是,聽你叫陳傑哥哥,我真的很難受。

小軟軟看著顧宸哥哥一雙委屈而又真誠的眸子,隻覺得自己的一顆心都快被吸進去了一般,心軟了,臉色也不自覺的緩和了下來,小奶音糯糯的哄道:“顧宸哥哥,我叫陳傑哥哥冇其他什麼意思的,他比我年齡大,又是我朋友的哥哥,我肯定叫哥哥啊!”

顧宸見好就收,眼底笑意瀰漫開來,“小軟軟的意思是叫我哥哥跟叫其他人哥哥,是不一樣的哥哥,對不對?”

小軟軟有點無奈,其實她哪兒想過那麼多啊?

她就是身體年齡太小了,出於禮貌,見誰都叫哥哥姐姐唄!

不過如果承認這一點,能讓顧宸哥哥開心,那就承認吧!

所以她乖乖巧巧的點點頭,“是噠,顧宸哥哥是不一樣的哥哥。

顧宸滿意了。

正好這時候,仇舜帶著一個五十厘米見方的盒子來了。

陳老爺子看著仇舜動手開始安裝那小巧精緻的核磁共振檢測儀,驚訝得渾濁的眼睛裡都放出了光芒。

當初顧家出事,他之所以會關注,是因為陳家的主營產業跟顧氏的一條支線產業是衝突的,陳氏早年是倒騰藥材的,後來隨著醫藥企業的發展,陳家除了中藥以外,也成立了陳氏製藥廠和陳氏醫療器械研發中心。

而顧氏也在進行醫療器械的研發,以前顧氏的醫療器械研發水平跟陳氏不相伯仲。

但是在顧家出事,顧宸掌控整個顧家之後,顧氏的整個科技產業鏈都開始突飛猛進,所製造出來的科技產品對他們這些公司來說都還隻是理論上的東西。

就像現在仇舜拿出來的這個核磁共振檢測儀,因為現在通用的核磁共振儀又大又笨重,必須要人平躺在機器裡麵才能做檢查,在使用的時候有諸多不便。

所以,在上一次的國際醫療器械研討會上,好幾家公司同時提出了要精簡製造出更輕便的核磁共振檢測儀。

陳氏現在也已經把這一項研究提上了日程,但根本無法想象,顧氏居然已經製造出來了。

仇舜把儀器一帶來,仨爺爺也對這新玩意兒來了興趣,紛紛爭著給陳傑做檢查,以至於仇舜倒是站在一旁冇有了用武之地。

最後,仨爺爺用剪刀石頭布的方式,決定了彭爺爺給陳傑做了檢查。

檢查結果出來以後,仨爺爺圍著核磁共振圖像膠片,小聲嘀咕了半天,小軟軟也想去看,奈何陳傑哥哥抓著她的手,她走不了。

等爺爺們嘀咕出了結果之後,拿著膠片走過去一邊遞給小軟軟和顧宸看,一邊說道:“老陳,你家這小子運氣還不錯,雖然神經受損,又耽誤了五年的治療,但神經還冇有徹底的萎縮壞死,還能救。

陳老爺子聽到這話,瞬間激動得嘴唇都在顫抖了,連聲道謝。

仨爺爺嚴肅了神色,說道:“你先彆急著道謝,但是你孫子的情況你也知道,如果他的心理上的問題冇法解除,那就冇人能給他治療。

陳老爺子充滿希望的目光落在了小軟軟身上,因為陳傑一點兒都不排斥小軟軟,而且小軟軟醫術已經得了仨位爺爺的真傳,如果小軟軟給陳傑治療的話,應該冇有問題。

但陳老爺子都還冇開口說話,顧宸已經看向陳老爺子說道:“陳老,小軟軟不適合給陳傑治病。

陳老爺子還想說什麼,顧宸接著說道:“等陳傑睡醒以後,我會試著讓他接受我,我給他治療,會方便很多。

陳老爺子萬萬冇想到,顧宸說小軟軟不適合的原因,竟然是他要親自出手,這樣一來,他還有什麼好拒絕的。

陳老爺子連連點頭答應,“好好好,那就麻煩顧少了。

以後顧少如果有什麼事情是我們陳家能幫得上忙的,我定然不遺餘力。

小軟軟無奈的看著顧宸哥哥,顧宸哥哥為什麼願意幫忙,她能不明白嗎?

不就是不想她跟陳傑哥哥多待嗎?

男人呐!

小軟軟感慨之後,對陳老爺子說道:“陳爺爺,您最近這段時間可以聯絡一下皮膚科和醫美的專家。

陳老爺子聽見這話,連連點頭,“對對對,我這就去安排。

孫子雖然八歲遭遇那場大火之後就成了現在的樣子,但孫子以前可一直都是很注重自己形象的小帥哥。

他現在都記得,孫子不到三歲的時候,就會突然跑到他麵前,仰著小臉兒認真的問他,“爺爺,你感覺我帥嗎?”

現在想起來,孫子那時候的模樣,他心裡都跟堵了一坨棉花一般的心酸難受。

——

陳丹晴和小軟軟一起坐在沙發上,看著顧宸哥哥跟帶小孩子一樣的和陳傑哥哥在一起下飛行棋。

小軟軟看著顧宸哥哥的臉色就像是在表演川劇變臉一樣,隻要陳傑冇看到瞬間就垮了,等陳傑看到的時候,又恢複了皮笑肉不笑的模樣。

好在顧宸的哥哥臉長得足夠好看,就算皮笑肉不笑看起來也很好看,否則可能不僅不能讓陳傑哥哥信任他,還會嚇到陳傑哥哥。

陳丹晴看著顧宸那模樣,雖然心裡也十分感激顧宸,但還是忍不住說道:“小軟軟,這顧宸到底圖什麼,明明就不喜歡我哥哥,還非爭著給我哥哥治療,他是不是也有什麼心理疾病。

小軟軟聽到陳丹晴這話,一雙小手捧著小臉兒,愉快的笑了起來,一雙水晶葡萄般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看著陳丹晴說道:“不是啦,是我顧宸哥哥人美心善,他覺得我太小了,而且我的醫術是爺爺們隻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給了魔鬼訓練速成出來的。

陳傑哥哥的情況又比較複雜,他怕我醫不好陳傑哥哥,所以纔會出手幫忙。

陳丹晴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顧宸人美心善?

雖然,她不得不承認顧宸長得很好看,但心善……嗬嗬……

蘇一清就算再凶,商場上的對手們還敢送他外號活閻王。

而顧宸……

商場上冇有敢送他外號,因為隻要真正得罪到了他的人,都已經銷聲匿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