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查查吧!”小軟軟冇有含糊,直接就查了起來,阿香姨姨當初報警的時候是在係統裡麵留下了dna樣本的。

隻要找到薛芷雨的dna樣本,在比對是否匹配就能判斷兩人是否有親緣關係了。

隻是找到了阿香姨姨的dna樣本,薛芷雨的卻不好找了,醫療係統裡能查到的隻有薛芷雨的血型。

蘇茜茜知道以後,拍了拍小軟軟的肩膀,“冇事兒,咱們幫阿香姨姨找孩子也不急在這一時,等你下週再去四哥劇組拍戲的時候,偷偷薅一根薛芷雨的頭髮,咱們就能拿薛芷雨的dna跟阿香姨姨比對了。

小軟軟想了想,雖然姐姐這個方法過於簡單粗暴了一點,但不得不說,確實是最簡單有效的方法。

小軟軟小身子一翻,從沙發上溜了下來,“姐姐,蘇磊哥哥,我想先去看看阿香姨姨,你們要跟我一起去嗎?”

“要去要去!”蘇茜茜對這種事情格外的積極。

並冇有被小軟軟點名的蘇小五一本正經的拉起了小軟軟的手,“這種好人好事,怎麼能少了你小哥哥我呢?再說了,我得保護小軟軟你啊!

我怎麼能放心,你和茜茜兩個女孩子單獨出去?”

小軟軟看著小哥哥,眉眼彎彎,露出了一個漂亮的小梨渦,“小哥哥,小軟軟友情提醒,茜茜姐姐現在每門功課都能考95分以上了,而且大哥哥讓人重新在地下室裡麵裝了小黑屋了哦!”

蘇小五:……

一臉震驚加絕望的看向了茜茜,耷拉著眉眼,語氣沉重的說道:“茜茜,你太冇義氣了,說好的一起學渣到白頭,你卻悄悄的成了學霸……”

“嘿嘿!”蘇茜茜乾巴巴的笑了一聲,踮起腳尖,伸手拍了拍蘇小五的肩膀,“小哥啊,不是我冇義氣,你要怪就怪蘇磊,要不是他每次都在我玩兒得開心的時候,拿學習的事情來掃我的興。

我也不會潑糞塗牆,好好學習。

小哥,你加油,學習好了,不僅能好好玩兒,說不定小軟軟和蘇磊還會幫你破解防沉迷係統哦!”

蘇磊在一旁認真的糾正蘇茜茜,“是發憤圖強!”

“我知道!”蘇茜茜翻了個白眼兒,十分鄙視蘇磊的說道:“一點兒幽默細胞都冇有!”

蘇小五聽到蘇茜茜這句話,彷彿明白了什麼,握緊了小拳頭說道:“茜茜,我覺得你說得對,蘇磊玩兒遊戲能夠虐我,肯定是因為他自己偷偷破解了防沉迷係統,自己每天偷偷的練習!

否則,他不可能比我更厲害地!”

蘇磊無語望天,無奈的說道:“我冇有……”

那麼弱智的遊戲,有手都會,他還需要專門破解一個係統去練習嗎?

蘇小五小小的大手頗有氣勢一揮,“算了,小軟軟、茜茜,今天小哥哥就不陪你們去了,小哥哥我也要潑糞塗牆,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蘇磊,保護兩個妹妹這個光榮的任務,我就讓給你了。

不過你要記得,等小哥我考試能門門都拿95分以上的時候,你得幫我破解防沉迷那個玩意兒,讓我好好練習,我絕對不會輸給你的!”

小軟軟給了小哥哥一個wi

k,比了一個小心心,“小哥哥,我看好你喲!”

蘇茜茜覺得小軟軟剛纔那小模樣好可愛,所以趕忙學著小軟軟的模樣眨眼,比心,“小哥,我也看好你!”

蘇小五看著茜茜像肌肉抽筋一樣五官亂飛的模樣,自己眼角的肌肉也抽了抽。

蘇磊則直接用手捂住了眼睛,這妹妹學可愛的時候,簡直冇眼看!

蘇小五看著蘇茜茜不死心,還想再來一次,趕緊製止道:“茜茜,你的心意小哥我領了,其他的就不必了,你趕緊跟小軟軟和蘇磊一起去看望阿香姨姨吧!

你們彆忘了替我向阿香姨姨問一聲好。

李昌早已經給他們準備好了車和司機,把三個小傢夥抱上車以後,李昌問道:“小軟軟,茜茜,磊兒,你們需要李伯陪你們一起去嗎?”

三個小傢夥同時擺手,“李伯伯,您回去忙吧,司機姨姨知道阿香姨姨家的地址的。

李昌又囑咐了司機幾句,讓她一定要注意安全之類的話,這才目送著車離開了莊園。

“哇,阿香姨姨就住在這種地方啊!”蘇茜茜下車之後看著眼前破舊不堪的老房子,忍不住感歎道。

雖然在聽到李昌跟司機說地址的時候,小軟軟就已經知道阿香姨姨住的地方不會太好,可也冇有想到,居然會是這麼破的地方。

甚至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小軟軟都不敢相信原來在京城的郊區還有這麼破舊的房子。

房子是那種紅磚牆的最老式的筒子樓,紅色的磚牆都因為日曬雨淋風化斑駁了。

司機陪著小軟軟他們一起走進樓裡麵。

這時候,已經過了晚飯時間了,但是擁擠的樓道裡麵卻還充滿了煙火的氣息,大家都用電磁爐在狹窄的樓道上搭了簡易的廚房做飯。

到處是私拉亂接的電線,蘇磊看著這些電線都有一種想要給他們把線順好的衝動。

不過他還是忍了下來。

司機把她們帶到一間房門外的時候說道:“小軟軟,李叔給的地址就是這裡了。

司機一邊說著,一邊抬手準備敲門,但是手還冇碰到門,就聽到門裡麵傳來一個凶狠的聲音,“葉香!你個賤人,趕緊把偷我的錢交出來!

你個賤人,手腳不乾淨還偷到老孃頭上來了,看老孃不弄死你!”

小軟軟和茜茜、蘇磊三個小傢夥對視了一眼,葉香是阿香姨姨的大名,阿香姨姨會偷東西,他們怎麼那麼不信呢?

“老孃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了,跟你這麼一個手腳不乾淨的東西合租!

我告訴你,今天要是不把偷老孃的五萬塊錢還給老孃,老孃就把你扒光了丟到外麵去,讓大家看看,你這個小賤人是個什麼貨色!”

老房子本來就不隔音,再加上門裡麵凶狠潑辣的聲音十分的具有穿透力,周圍的鄰居聽到聲音,都湊了過來看熱鬨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