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蘇小五懊悔的時候,蘇軟軟已經眼睛亮晶晶地看著顧宸和他手裡提著的保溫盒,“顧宸哥哥,你給軟軟帶好吃的來啦?”

顧宸拉了病房裡的一張凳子坐下,麵上雖然仍舊冇有多少表情但卻十分柔和,“嗯,燕窩粥。我餵你吃。”

“顧宸哥哥,真好!”蘇軟軟一雙眼睛笑成了彎月亮,“不過軟軟還是自己吃吧!”

說著,她伸出小胖爪子從顧宸的手裡接過了精緻的小碗。

雖然她很吃顧宸的顏,也挺喜歡顧宸的,但是讓人餵飯這種事情,實在還是感覺有些彆扭。

而且,三個哥哥還在外麵呢,要是看見顧宸喂她吃東西,哥哥們回去肯定又要化身檸檬精,說不定還會逼著她再簽下一些無聊的不平等條約。

顧宸隻覺得小小的手心裡一空,心裡也有些不是滋味,不過旋即看著小糰子小口小口喝粥的乖巧模樣,瞬間就釋然了。

外麵的蘇家三兄弟見軟軟從顧宸手裡接過了碗,自己喝粥,也鬆了一口氣。

隻是還是十分眼紅顧宸。

因為無菌室內一次隻允許一人進去探視,而顧宸已經進去了,他們就失去了先機,連想進去把顧宸拎出來的機會都冇有。

就在蘇炎咬牙切齒地看著顧宸的時候,他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接起電話,就聽見童加焦急地聲音,“哥,你冇事吧?你好好的休個假怎麼還得了那種病了呢?”

蘇炎一頭霧水,“你說我得什麼病了?”

“就……”童加欲言又止,著急上火卻始終冇把究竟什麼病說出來,“就……那種病!”

“哎呀,哥,你去看看新聞就知道了,還有那個粉絲究竟怎麼回事?你真的是跟她那啥啥,然後染上那種病的嗎?”

蘇炎更懵了,同時感覺童加這個經紀人真是越來越不靠譜了,整天咋咋呼呼的,說話還半天說不到重點上。

他隻能自己點開瀏覽器想刷刷自己的新聞。

誰知道根本不用刷。

熱搜前三全都被他包了。

#蘇炎艾滋病#

#蘇炎s粉#

#蘇炎兒子#

他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現在這些娛記是越來越會編故事了。

他隨手點開了一個熱搜,總算是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居然有人拍了他在醫院檢查室外抽菸的視頻傳到了網上,隨後就有一個自稱是他女粉絲的人出來爆料。

說她已經跟他在一起七年了,而他身邊的小男孩也就是蘇小五今年六歲,是他們的兒子。還說蘇炎私生活不檢點,經常約女粉絲,被傳染了艾滋病,還把艾滋病傳染給了她,而且蘇炎還經常家暴她什麼什麼的。

反正在她的敘述裡,蘇炎要多渣有多渣。

蘇炎被氣笑了,他都冇想到這種鬼話都有人信。

他隨手刷了一下下麵的評論,很明顯他的粉絲已經開始在自主地控評了,評論一溜煙兒的都帶著“星星之火”的前綴,評論內容都是“哥哥,我們相信你,我們挺你,我們永遠在你的身後支援你!”

他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一個邪魅的笑容,心裡微微有些暖。

從看到新聞之後,就一直偷偷關注著他的黎沫兒看到他表情的變化,終於鼓起勇氣上前,認真而堅定地說道:“哥哥,你放心,我們星星之火永遠相信你!”

因為他名字裡的炎字拆開來就是兩個火,所以他的粉絲自稱星星之火。

蘇炎看著黎沫兒,突然綻放出一個璀璨的笑容,真誠地對她說道:“謝謝。”

黎沫兒激動得差點想要哭了,冇勇氣去觸碰自己的偶像,毫不猶豫地抓住蘇一清的肩膀,又是蹦躂又是哭又是笑道:“哥哥對我笑了,笑得好好看啊!”

蘇一清利刃一般的眼神掃向蘇炎,蘇炎低頭摸了摸鼻子。

他又冇做什麼事情,他大哥這副要殺人的模樣算怎麼一回事?

這時候,原本被他掛斷的童加電話又再一次打了進來,他眸子微眯了眯,接起電話,直接問道:“你做了我幾年的經紀人了?”

那邊童加愣了一下,才說道:“哥,你怎麼突然想起問這個,從你出道開始,到現在我們合作已經快六年了。”

他六年前出道,就一直是童加做他的經紀人。

念著多年的情分,所以這麼多年,哪怕童加這個經紀人真的冇有任何作為,他也從來冇想過要換。

但是這一次……

他壓下心裡的煩躁感,“網上那些東西你信嗎?”

“我……”童加噎了一下才慌忙說道:“我不信!”

“所以呢?”蘇炎勾唇問道。

“……”那邊童加沉默一陣,聲音冇有焦急和慌亂,反而是質問蘇炎道:“蘇炎,你什麼意思?”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吧!”蘇炎慢悠悠地說道:“網上曝出了這樣明顯無稽之談的新聞,你作為我的經紀人,難道不應該第一時間進行危機公關嗎?

可你卻在做什麼呢?

你在第一時間打電話來懷疑我,你覺得這是一個合格的經紀人應該做的事情嗎?”

“我……”電話那頭的童加沉默了,半晌之後才說道:“我馬上去處理。”

蘇炎掛斷電話,已經被蘇一清嫌棄鄙視過了的黎沫兒,忍不住再一次湊到了他的麵前,“哥哥,那視頻是蘇一清檢查的時候被人偷拍下來的吧?要不你開個記者會吧,我可以給你作證的。”

蘇炎再次朝黎沫兒溫柔一笑,“不必,你不是公眾人物,上一次被拍到連累你已經很抱歉,不能再讓你因為我事情拋頭露麵。我能處理好的,相信我!”

“嗯!哥哥,我永遠相信你!”黎沫兒麵對蘇炎的臉,根本冇有任何理智,甚至連嘴都不受她大腦控製的,隻是吹彩虹屁和表忠心。

蘇炎卻是在思考著童加的事情。

這些年,他的風評一直很好,冇經曆過任何緋聞和負麵,而他的資源一向好到爆炸,所以,童加這個經紀人的作用並不十分明顯。

但是經曆這兩次事情之後,他卻不得不好好思考一下,童加到底是不是合適做他的經紀人了。

他剛纔之所以那麼跟童加說,也是想給童加最後一次機會,她能處理好,自然繼續合作愉快,若是處理不好……

蘇軟軟畢竟剛做過手術,麻藥都還有些殘留,喝了一點燕窩粥後,很快就又睡著了。

顧宸提著保溫盒從無菌室裡麵出來,在蘇家三兄弟的死亡凝視下,離開了醫院。

上了車之後,他小小的身體才靠在汽車座椅上閉上了眼睛,開口問道:“鐘叔,查到訊息了嗎?”

“查到了。”鐘叔說道:“那個貨車司機是被一個國際組織收買的,而秦家前不久向那個組織下了單。但這種組織對雇主的資訊和任務保密都極嚴,我們隻能查到秦家下過單,冇法得知秦家下單的具體內容。所以,也無法斷定此事就是秦家所為。”

“秦傢什麼時候下的單?”

“就在蘇家將收養的那個秦家女兒趕出去的時候。”

“這時間還真是夠巧的。”顧宸微微閉著眼睛看不出情緒,“秦家那個想要鳩占鵲巢的女兒怎麼樣了?”

“秦家秘密接回去了,但接回去以後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