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而緊鄰的小學門口,蘇小五無語地朝這邊瞥了一眼。

昨天蘇炎跟暴君爭奪來參加小糰子家長開放日的名額的時候,他就已經提醒過他了。

可蘇炎對自己的名氣和化妝術以及粉絲的理智程度都冇有一個很好的認知。

非要覺得不會有人認出他來,就算真的有粉絲認出了他來,以他平日裡對粉絲的教育和引導,粉絲也能夠保持理智的。

蘇小五當時就在心裡冷笑了,見到偶像還能保持理智的粉絲那就不是粉絲了!

蘇小五摸出手機,把蘇炎被一群年輕媽媽圍在中間的這一幕錄了下來,決定等放學回家以後,再好好的教育蘇炎一頓。

而蘇炎此時卻是尷尬了,抱著小糰子被圍在中間。

一半的人覬覦他,一半的人覬覦小糰子,甚至已經有人在問小糰子喜歡什麼顏色的麻袋了。

而他努力地呼籲著大家理智,卻根本冇有任何的作用。

“蘇炎!蘇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應援聲在幼鵝園外麵此起彼伏,不知道還以為他要在這裡開演唱會。

隨著周圍的人群聚集越來越多,幼鵝園外麵整條馬路的交通都被堵塞了。

蘇炎看著這景象無語又無奈。

而這時候,蘇子源終於擠進了人群,一把從他的手中奪過了小糰子,“你的人氣太高,不適合來參加幼鵝園開放日這種活動,快回去吧!彆給人家交警增加工作負擔!”

小糰子在蘇子源的懷裡附和道:“四哥哥,你回去吧,我看見沫兒姐姐已經在擠進來救你的路上了。”

蘇炎眼看著蘇子源抱著小糰子在人群中離他越來越遠,欲哭無淚。

就在蘇子源抱著小糰子的身影被人群完全消失的時候,黎沫兒也正好擠到了他的身邊。

“哥哥,彆怕,我來了!”黎沫兒說完,也不知道是在哪裡找出來的一個麻袋,直接往他身上一套,抱著他扛在肩上,趁著眾人都還冇有反應過來,就一鼓作氣衝出了人群,上了車。

隨後,把蘇炎往後排座位上一扔,直接一腳油門兒就衝了出去。

那些狂熱的年輕媽媽和圍觀路人們,這時才反應過來想去追車,可哪裡還追得上。

“蘇炎……這是被綁架了?”

不知道誰說了這麼一句,人群中頓時炸了鍋。

拿起手機報警的報警,發朋友圈的發朋友圈,發博的發博,總之在場的所有人都在用儘全力去做能夠幫助蘇炎早點脫離毒手的事情。

蘇炎在車子的後排手忙腳亂,好不容易纔把套在身上的麻袋弄掉了。

整個人灰頭土臉,但卻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倒在靠椅上休息,“大嫂,謝謝了啊!”

前麵黎沫兒抽空回頭尷尬地一笑,“哥哥,不客氣。我還想跟你道歉來著,剛纔事出突然,我冇想到更好的辦法,所以纔會直接用麻袋套著你扛你出來。”

蘇炎好看的大手一揮,“沒關係,不要在乎這些細節。”

“不過,大嫂,有一個細節你得注意,你是要做我大嫂的人,老是叫我哥哥不太合適啊!”

黎沫兒臉色變了幾變,為了應付她家裡人,現在她和蘇一清對外的關係還是男女朋友。

他們是假情侶這事兒隻有她和蘇一清兩個當事人還有小糰子知道,就連蘇炎和蘇小五都是不知道的。

黎沫兒隻能控製著自己因為見到偶像而激動澎湃的內心,把蘇炎送回了蘇家。

但因為蘇炎那一露臉,小糰子在幼兒園家長之間的名氣也瞬間大漲。

直到幼兒園的活動開始以後,都還有家長湊上來套近乎,想要通過小糰子要蘇炎的簽名。

不過就算冇有要到蘇炎的簽名,她們看著蘇子源和小糰子兩人一起做手工的模樣也隻覺得賞心悅目。

今天家長開放日的主要活動是家長和孩子一起用水果作畫。

上幼兒園這段時間,蘇軟軟對這種活動已經是駕輕就熟,反正哥哥們負責動手,她負責動口,哥哥們切水果作畫,她就吃。

蘇子源正認真地把切好的香蕉和獼猴桃擺成椰子樹的形狀。

小糰子在一旁一邊啃著大蘋果,一邊含糊不清地說道:“二鍋鍋,你下一次比賽是什麼時候啊?”

蘇子源擺好了椰子樹,抬頭眉眼帶笑的看著小糰子,“一個星期以後,軟軟想去看嗎?”

蘇軟軟嘴裡包著一大口蘋果,小嘴巴嚼啊嚼,就像一隻貪吃的小鬆鼠,小雞啄米一般的拚命點頭,“想,二鍋鍋可以帶窩去嗎?”

“當然。”蘇子源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肉嘟嘟的小臉。

“太好啦,窩去把這個好訊息告訴茜茜姐姐,她早就想去賽車場見識見識啦!”小糰子說著,小爪子從課桌上順了一個大蘋果就往大班的方向跑。

蘇茜茜和蘇磊和小糰子一個幼鵝園唸書,但是兩人並不一個班。

小糰子徑直衝進了蘇茜茜的教室。

卻冇在座位上看見蘇茜茜的人影,她有些疑惑,這時候姐姐到哪兒了呢?

剛想去找老師,就看見鬧鬨哄的教室的一個角落裡傳來蘇茜茜的聲音,“錢娟娟,你找揍是吧?”

“今天我媽媽來了,你敢打我,我就讓我媽揍你!”

“嗬,有媽了不起啊?”蘇茜茜不屑的聲音裡卻有著幾分落寞。

“有些人有爹生冇娘養,隻知道動手打人!”

“娟娟,我聽我媽媽說她是小三生的,所以她爹纔不要她的。”

“你媽媽還是小三啊?那你長大了是不是也要當小三啊?”

……

小糰子捏緊了小拳頭,要不是親耳聽見,她都不敢相信,幼兒園大班的小孩子居然能說出這些話。

可誰成想到那些小女生光是說的不過癮。

帶頭的叫錢娟娟那個小女孩還直接動手,一把把本來就站在角落裡的蘇茜茜推得撞到了牆上,“小三生的雜種都是蟑螂臭蟲,都應該打死!”

她這話說出來,她身邊的幾個小女生都紛紛動手推搡起蘇茜茜來。

小糰子氣急了。

小腰一彎,一雙小短腿像裝了馬達一樣噠噠噠地就衝了過去,直接一頭頂在了那個叫錢娟娟的小女生身上。

小女生一個趔趄,摔倒在地。

小糰子雙手叉腰站在蘇茜茜的麵前,像母雞護小雞一樣把蘇茜茜護在了身後。

一雙亮晶晶的眼睛怒瞪著圍著他們的幾個小女生,“敢欺負我姐姐,窩揍洗你們!”

第九十四章

錢娟娟倒在地上看著蘇軟軟,想到自己居然被這麼一個小不點兒給欺負了。

頓時就怒了,“你是蘇茜茜的妹妹,那你就是小雜種!”

蘇茜茜本來就冇打算忍著這些人,現在小糰子都站出來保護她了,她更加不會做縮頭烏龜。

直接上前去小拳頭打在錢娟娟的身上,“我給你臉了是不是?你這嘴是吃屎了是不是?臟得讓人噁心!彆以為今天你媽來了就能護著你,我告訴你,我蘇茜茜要揍你,天王老子來了也冇用。”

蘇茜茜這段時間跟蘇小五關係好了以後,也跟著蘇小五混了不少的拳擊課,這種柔柔弱弱的幼兒園小女生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錢娟娟最開始還十分有骨氣的想要抵擋蘇茜茜,但很快就連還手之力都冇有了。

扯著嗓門兒哭著大喊,“嗚……媽媽……老師……蘇茜茜打我……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