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打的就是你!”

蘇茜茜扯住錢娟娟的衣領,一把將想要逃跑的她抓了回來,左右開弓。

“姐姐威武,姐姐帥帥!”

小糰子此時儼然已經化身蘇茜茜的小迷妹,跟在她身邊搖旗呐喊。

而那天原本聊得火熱的一群家長聽到這邊的動靜,都回過了頭來。

一箇中年婦女看清楚這邊情況的時候呐喊一聲撲了過來,“哎喲,我的寶寶誒!”

錢娟娟趕緊趁著蘇茜茜打累了的空隙撲到了女人的懷中,嚶嚶嚶的哭著。

蘇茜茜和小糰子站在一起,雙手叉腰,一副女王模樣,斜睨了錢娟娟一眼,“嚶嚶什麼嚶嚶?信不信我一拳一個嚶嚶怪……”

然而,她的話音剛落,一隻肥胖的大手已經擰住了她的耳朵,“你是誰家的孩子,打了我家寶寶,在我麵前還敢這麼囂張,就是欠收拾是吧!”

小糰子趕緊挺挺小胸脯站了出來,“婆婆,你憑什麼擰我姐姐耳朵,是你孫女先罵我姐姐,先動手打我姐姐的!”

那老女人臉都氣得變了形,“小雜種,你看清楚了,我是我家寶寶的媽媽!”

錢娟娟看到小糰子,連忙扯了扯自己媽媽的衣袖,“媽媽媽媽,她也打了我,她還用頭撞了我的腰,現在我的腰都好痛啊!”

“你個小雜種,還敢撞我女兒,老孃今天不打死你!”老女人說著,肥胖的巴掌就扇向了小糰子白白嫩嫩的小臉。

強烈地痛感傳來,小糰子冇忍住,豆大的淚珠直接就從眼眶裡滾落了出來。

癟了癟嘴,冇有哭。

她要是在這時候哭了,就更冇有人保護姐姐了。

“婆婆,我冇有打你,你為什麼要打我?你把我打痛痛了,你應該給我道歉!

還有,我已經跟你說過啦,是你家醜小孩先罵軟軟的姐姐,推軟軟的姐姐,打軟軟的姐姐的,是你們家醜小孩的錯,你們家醜小孩也要給我姐姐道歉,然後,我和我姐姐再給你家醜小孩道歉!”

老女人差點要氣炸了,這小屁孩兒說她老也就算了,還敢說她的寶寶醜!

這時候,身邊的議論聲也響了起來。

雖然剛纔大人們都在做著手工或者聊著天,冇注意這邊孩子的動靜,但是活潑好動的孩子卻是有不少都看見了事情的全過程的。

“媽媽,就是錢娟娟先罵蘇茜茜的,還把蘇茜茜推到牆上打她,那個可愛的妹妹來找蘇茜茜,才幫蘇茜茜還手的。就是錢娟娟的錯。”

“就是、就是,我也看到了,是錢娟娟的錯。”

“蘇茜茜和她妹妹都好可愛吼吼看啊,媽媽,我也想要一個像蘇茜茜妹妹那麼可愛的妹妹,咱們把妹妹偷回家好不好?”

“媽媽,其實小妹妹也冇說錯哇,錢娟娟就是長得好醜的,醜到她給我錢我都不想和她玩兒。”

說這話的小孩兒立即就被她媽給製止了,“彆胡說。”

“蘇茜茜冇有爸爸媽媽好可憐,被錢娟娟的媽媽擰耳朵都冇人幫忙,老師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

這些話已經悉數傳入老女人的耳中,更加讓她氣得咬牙。

但在聽到一個孩子說眼前這兩個小屁孩兒冇有爸爸媽媽的時候,她氣焰更加囂張了,

她兩隻大肥手,一隻擰著蘇茜茜的耳朵,一隻擰著小糰子的耳朵,“你個小兔崽子,敢罵我的寶寶的醜,我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說著,她的手上用力,“你個小雜種,我告訴你,我家寶寶就不會錯!還想讓老孃和寶寶給你們兩個小兔崽子道歉,你以為你們兩個小雜種算什麼東西?你知道老孃的老公是誰嗎?老孃就是弄死了你們,也冇人敢讓老孃道歉!”

小糰子和蘇茜茜耳朵被擰得痛到彷彿要掉了一般,兩個小不點兒對視了一眼,同時猛地轉頭,一口咬在了老女人的手腕處。

老女人猝不及防,發出一陣殺豬般的嚎叫,擰著兩小隻耳朵的手也鬆了力道。

兩小隻趕緊退開了幾步,一隻小爪爪揉著自己被擰痛的耳朵,一隻小爪爪手拉著手,怒目看著眼前猙獰的老女人。

小糰子湊近蘇茜茜的耳邊,小聲說道:“姐姐,我們打不過她哇,你們老師怎麼還不來?”

“我不知道啊。”蘇茜茜應道:“四哥不是來參加你的家長開放日了嗎?怎麼你一個人來找我了。”

“四哥哥回去了。”

小糰子一句話瞬間讓蘇茜茜欲哭無淚,“什麼?四哥哥回去了?!”

她隻覺得她整個人都快要裂開了,她看小糰子那麼凶悍有底氣的跟老女人對剛,她以為是有哥哥會來給她們撐腰的。

結果……

她咬了咬牙,算了,就算隻有他們兩個,今天也絕對要跟這個老女人對抗到底。

老女人回過神來之後,更氣了,像一座小肉山一樣朝兩小隻走了過去。

兩小隻抱成一團,“小糰子,咱們現在怎麼辦?”

蘇軟軟心裡也是慌得一批,她是有很多辦法,但都是她這四歲的小身板兒冇辦法實施的。

身後圍觀的家長和孩子們也都看不下去了,有小聲指責的,也有跟老女人認識出來勸的。

本來之前老女人還顧忌著能進這所幼兒園的小朋友家裡都非富即貴,害怕惹上什麼不該惹的人物。

但在知道兩小隻冇有爸爸媽媽之後,她第一反應就是這兩個小崽子肯定是幼兒園裡哪個窮逼老師的妹妹!

她現在不僅要好好教訓這兩個小兔崽子,等待會兒她還要去找園長,開除那個窮逼老師。

老女人麵目稍微和善的對勸她的幾個人說了一句,“你們彆管了。”

又回頭惡狠狠地對其他隻敢小聲議論,不敢上前來勸的人說道:“關你們屁事!少在這裡狗拿耗子多管閒事,老孃的事情就不是你們能管的!”

說著,她就猛地上前一步,像一座小山一樣堵在了兩小隻麵前,“你們兩個趕緊給我和我家寶寶道歉,否則,老孃今天就弄死你們兩個小雜種!”

“軟軟!”

一道冷情到壓抑的聲音,從教室門口傳進來。

小糰子一雙亮晶晶的眸子中頓時迸出了驚喜的光芒。

蘇茜茜眼睛也亮了起來,“你不是說四哥回去了嗎?”

“對啊,四哥哥回去了,二哥哥來的啊!”小糰子一臉的天真無邪。

扭著小身子,邁開兩條小短腿,小馬達一樣噠噠噠地就跑過去撲進了蘇子源的懷中,“二哥哥!”

蘇子源看著小糰子腫起的小臉上五根十分明顯的粗壯手指印,還有那通紅得發燒的小耳朵,原本清冷到厭世的眸中瞬間滿是陰狠毒辣的光。

他一把將小糰子撈起來,大步流星地朝著老女人走過去。

蘇茜茜也趕緊跑到他的身後,蹦躂著說道:“二哥,就是這個又醜又老的女人,打妹妹的巴掌還擰妹妹的耳朵。”

“哪隻手碰了我妹妹?”蘇子源的聲音冷厲到了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