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沁......”齊安見葉明沁呼吸均勻,應該已經睡著了,忍不住輕輕喊了一聲,低下頭在她唇上輕輕一點。

他覺得不夠,又親了好幾下。

葉明沁昏昏欲睡,被某人惹毛了,直接把他推開了。

齊安差點被推倒,穩住身形後,傻乎乎笑了起來。

當然了,因為怕吵醒葉明沁,他不敢笑出聲來,隻是俊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深。

他給葉明沁蓋上了毯子,剛剛出去,德盛便迎了過來。

“陛下。”德盛行禮後,低聲稟道:“葉國公求見國師。”

齊安聞言皺眉道:“明沁早就說了,她不是羽靈城葉家的女兒,也不想再見葉家人,朕也下了旨意,不許葉家人接近明沁,你去告訴葉國公,他若抗旨不遵,便會給整個葉家帶來滅頂之災,讓他速速退去,不然朕絕不輕饒。”

“是。”德盛連忙應了一聲,去傳話了。

作為葉家家主的葉鴻,在羽靈城那是眾心捧月的存在,說一不二。

他在羽靈城,比總督說話還管用。

天下學子把葉家當做聖地朝拜。

皇帝不讓他見國師也就罷了,居然威脅他,還說他抗旨不遵就要滅了葉家。

簡直笑話!

葉家屹立兩千多年不倒,靠的可不僅僅是先祖葉聖公的名號。

葉家經過上千年的發展,早就根深蒂固了,比起朝廷,天下文人更聽葉家的話,皇帝要滅了葉家,也會被人滅了齊家的天下。

當然了,當今天子是個雄主,一身實力卓絕天下,葉鴻也不敢輕易招惹。

如果把皇帝惹毛了,真的滅了葉家,哪怕事後這天下被人推翻了,葉家也不複存在了。

“德盛公公,勞煩你再去稟報一聲,就說我夫人病入膏肓,就快不行了,她臨終前就一個心願,想再見國師一麵,還請皇上成全。”

德盛聞言有些為難,不過還是去稟報了。

正在練字的齊安聽了後,微微皺眉。

怪不得兩個多月前,葉國公派人進京送了摺子,請求回京述職,原來是夫人夏氏不行了。

其實,曆朝曆代的葉國公,除了新帝登基外,都無需進京的。

也不存在述職一說。

但人家要來京城,齊安也不會攔著。

當然了,那時候齊安還不在京城呢,他正帶著葉明沁遊山玩水。

是代掌朝政的齊予明答應的。

齊安也是回京城後,才聽說了此事。

“去告訴葉國公,國師正忙著練功,等國師閉關出來,朕會將此事告訴她,見不見夏夫人,由國師自個做主。”齊安淡淡地說道。

“是。”德盛點了點頭,連忙出去傳話了。

葉鴻為了自家夫人而來,冇有得到準信前,他不會離開的,便在外院等候。

葉明沁醒來時,都快到用午膳的時辰了。

“明沁,葉國公夫人夏氏求見,她快不行了,想在臨死之前見你一麵,你見嗎?”齊安一邊幫葉明沁梳理滿頭青絲,一邊問道。

“夏夫人不行了。”葉明沁聞言有些吃驚:“十多年前,我幫她開過方子調養身體,她並無大病,怎麼年紀輕輕就不行了。”

“她和母後年紀相當,五十幾歲的人了,在這個人均壽命不高的時代,已經算不錯了。”齊安低聲道。

“我知道了,德盛,你派人去告訴葉國公,我去見夏夫人吧。”葉明沁轉過頭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