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北一路跑到學校時,在看著向教學樓走去的同學們,林北突發奇想,想看一下他們身上惡,林北進入裡世界,周圍的環境再次變得血紅。

不過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隻見有一個接近三米的肉堆,正在蠕動著,林北強忍著噁心感,與那隻怪物保持一定的距離,以免被髮現,林北在看向周圍其他的同學都是正常的,身上隻有絲絲黑氣。

林北迴歸現實後向那隻怪物的大概方向看去,然後不斷的,在現實和裡世界切換,以此來確定那隻怪物是誰身上的。

林北多次確認後,鎖定了一個學生,但林北怎麼也不能將一隻醜陋的怪物與一個陽光的少年聯絡在一起。

但無論如何都要關注一下那名學生,如果有任何過激情況,自己必須要解決他。

林北記下那名學生的樣貌後,回到自己的教室,此時,班上正在早讀,林北迴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後思考著今天發生的種種事情,對於林北來說今天發生的所有都太過於突然。

由於想的太過著迷,導致上課了林北都冇有發覺,這節是語文老師蘇雅的課。

蘇雅不僅是語文老師還是班主任,而且還是一位十分漂亮年輕的女老師,在林北失去父母後不斷的開導林北。

林北一上午就在發呆,冇有聽課,直到中午睡午覺的時候,林北趴在桌子上然後進入裡世界,周圍環境再次變得血紅一片,林北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

然後發動定位技能,來確定怪物的方位,林北感應著怪物的方位,然後走出門,望向走廊的右邊,走廊的儘頭便是女廁所。

林北嘴角抽了抽,十分無語,如果說那個惡在女廁所裡麵,那麼相對應的現實裡麵,那名學生也在女廁所裡麵。

因被十分無奈,因為不管怎麼樣怪物都必須消滅,否則發生了什麼變故,那就完了。

林北一路小跑,當跑到女廁所跟前時,突然愣了愣,然後一拍大腿,不因為彆的,因為林北突然想到,自己冇有武器,怎麼打?

和上次一樣用石磚?那也冇有啊!

林北左思右想,突然想到裡世界連接著現實,現實也與之相連,那麼對付肉坨,刀肯定是最好的選擇,而刀也隻有在廚房纔有。

於是林北馬不停蹄地前往廚房,林北來到廚房跟前推開大門,然後徑直走向後廚。

後廚的刀架上擺列著一把把刀具,林北左看看右看看,最終拿了一把剃骨刀,因為菜刀,隻適合用來切菜,如果拿來砍就會砍捲刃,到時候就玩大發了。

於是林北帶上剃骨刀,回到教學樓,再次來到女廁所時,林北還特意再次定位了一下怪物的方位,確定怪物還在女廁所裡麵。

林北感覺十分奇怪,為什麼怪物就呆到廁所裡麵不出來?

難不成有什麼特殊的癖好?

林北看向手中的剃骨刀,心中便增了幾分自信,這時,林北看到手中的剃骨刀出現了一行小字:

(剔骨刀)

品質精良

技能:流血

對目標進行持續的流血,每次流血失去5%的生命值。

林北心中一喜拿一把刀,還有技能開出獎了。

雖然有了武器,但目前還有一個棘手的問題,就是怪物在廁所裡麵,自己一進去肯定會被髮現,到時候自己隻能被動反擊,得想個辦法,把他引出來。

這時,林北的身後傳來腳步聲,林北迴頭一看,隻見蘇老師正在向女廁所走來,同時廁所的怪物好像也感應到了什麼,開始悸動。

林北現在也顧不了這麼多了,為了不傷及無辜,林北衝進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