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情將手中提著的人交給另一淺紫色衣袍的人後她坐在了首位,“影一,我要離開些日子,你暫管閣中事務。”

被稱為影一的人答應之後她起身向外走去,,那孤獨身影像極了一匹遊離於狼群之外的孤狼。

“主子,……小心些。”影一憋了半天才說出來這麼一句話,鳳情停頓了下低低地應聲道“嗯”,又抬步離開。

淩雪峰,是這血鳳大陸上最冷的山,據說這裡是極有可能存有萬年寒冰的地方,而這個奇妙的世界上有六塊大陸,血鳳大陸,青麟大陸,暗星大陸,霜衍大陸,昆周大陸。

這些大陸每個都有它極具標誌性的地方,這血鳳大陸上的標誌地方之一就是這淩雪峰,常年的寒冷讓這座山峰幾乎無人到訪,此時,這座能到極致的山峰上來了幾位訪客,山頂上由一位身穿雪白色大衣,帶著銀白色麵具的修士,正和一隻雪白的巨狐展開戰鬥。

一人一狐身上雪白的顏色染上了大片血紅,就連身下的白色大地也被染紅,那人似乎不想再繼續拖下去,竟放棄了防禦,直直地衝向了白狐。

那白狐知道自己冇有勝算了,似是下了什麼決定,眸子中閃過一絲人性化的狠毒,等那人衝至身前,從嘴裡吐出了一顆黃豆大的水珠,看似冇有什麼殺傷力。

但那水珠落在那人的身上,那人猛地一抖,但依舊保持著向前衝的姿勢,酣戰過後那雪白的地上躺了一具狐屍,那狐屍上靠著一位修士。

那白衣修士似乎是在看什麼東西,顏色鮮紅,休息了會那人收起狐屍離開,此時正對著那人的小山峰上有一隊人馬收起了什麼東西匆匆離開。

而接下來的六個月裡,這五塊大陸上的凶險之地被人一一拜訪,且以身形來看是同一位修士,並且,在他戰鬥完後都有一小隊人馬來收起東西離開。

而距離鳳情再次失蹤已有九月有餘,血鳳國正在發生一件大事,那精通毒理的暗國對血鳳國發起了進攻。

血家作為血鳳國的戰將之家自然是派出了人來參戰,往年都是三公子和四公子上戰場,今年倒是加了個老七。鳳情此時正在練丹室中努力煉丹。

因為此丹品階過高,她甚至還浪費了不少時間來提升丹師品階,好不容易將那丹藥練好影一就匆匆來報,說是七公子血含林在戰場上被抓走了。

鳳情瞬間就慌了,急忙將丹藥交給影一,讓他收好自己不顧影一阻攔強行開啟空間裂縫,她一出現在戰場上就發現有敵軍要偷襲三哥血鳳望,立馬閃身為他擋下一擊。

對麵的血含林被一白髮男子抓在手中,浮在半空中,血含林中了軟筋散連掙紮都做不到,隻能看著對麵的哥哥們乾著急,鳳情升至同一高度,冷冷的看著那人。

“還給我。”那人倒是噗呲一聲笑了起來“哈哈哈,把什麼還給你?這個小廢物麼。”那人的話一出讓血含林睜大了雙眼,控訴之色充滿眼眶。

長時間的沉默後,鳳情主動放下了戰備姿勢,“你有什麼條件。那人勾起嘴角“八小姐果然聰明,那,就欠本座一份人情吧。”鳳情一愣,眼角微抽,人情什麼的最難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