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連幾天,明國那邊都冇什麼動作,顧州在軍營裡和將士們研究完地形後,想出門走走。

這時顧州看到李玄站在城門口處把守,便想去看看這個孩子。顧州覺得李玄十分沉穩,他來到軍營後顧州曾問過裴啟,得知李玄在軍隊一直十分努力,從那次夥營起火事件後就被調到看守監牢,十分可靠。現下又進入了軍隊成了城門看守。

突然顧州發現城樓上一士兵不小心將應對敵軍的滾石掉落下來,眼看就要砸中李玄,李玄貌似也發現了抬頭看去,便看到顧州飛快的向前後踩在牆壁上接力,一腳便將滾石踢開了。周圍的將士和百姓紛紛叫好。至於為什麼有百姓,是因為邊境這裡有城池在,但人煙稀少,不過百餘戶,軍民駐紮在一起。李玄連忙半跪下抱拳:“謝將軍救我一命。”顧州把李玄的手摁下,扶起他道:“聽裴啟說過你想當兵上戰場,那以後要更加小心纔是。”李玄又半跪又抱拳:“是。”顧州笑說道:“我不拘什麼繁文縟節,你不用這樣了。”見李玄又要說是還要下去,這次顧州先道:“好,我先走了。”李玄在後麵又道:將軍慢走。”顧州內心扶額…這孩子確實很沉穩。

此時有士兵來報:明國將軍帶著大兵快到城外了!顧州早先研究地形後就已經派了人馬在城外,現下可以直接帶兵出城,軍隊們士氣依舊不減。上次打仗士兵們未見到敵方的將軍,這次見對麵將軍出城,士兵們有的私語道:“顧將軍這麼厲害,曾經那踏馬製將我就在當場,真是驚為天人。”有的卻道:“冇聽說嗎,那明國將軍可是一兩年的時候就從士兵做到將軍的,一定十分狠戾。”…

陣前顧州騎在馬上,遠遠觀望,看到了對麵的將軍。劍眉明眸,臉廓俊毅,這要是在民間話本裡一定是將軍或者忠臣這樣正派的人物形象,可是轉眼顧州就不這麼認為了,因為那位將軍他在笑,彷彿看著一隻待宰的羔羊或者是一出好戲,但這齣好戲又彷彿有著既定的結局,而這結局他早已知曉。

那位明國將軍舉劍指向前方,身後的士兵一起向南國士兵衝來,南國士兵也呐喊著向前衝去,雙方頓時混戰一團,顧州迎戰了那位明國將軍,雙方利劍相交而發出的聲音無比刺耳。顧州略占上風,那劍已經滑到對方的劍柄處,對方立時後退閃開後,轉而兩把劍繼續糾纏在一處。

那位將軍開口的聲音卻與相貌不符,說是溫潤但語氣帶著一絲邪魅:“我叫淩無,你就是那位顧州將軍吧。”雙方動作卻冇有停下。冇見過這種時候還介紹一下的,顧州並不想理他,但覺得對方語氣像是認識自己好久了,便道:“正是,閣下很有禮貌啊。”然而淩無又繼續笑道:“怎麼你父親冇來,看來你真是長大了呀。”顧州心想:難怪他知道,以前他不也是士兵嗎?但顧州卻不想與他說話,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

“不錯,你比以前更厲害了,可是南國這樣的弱國就算有你也挽救不了的啊。”淩無笑道,“怎麼不說話,放棄吧,好嗎?”雖然是問句,但他的表情是半點誠意也冇有。顧州被他看的發毛,一腳踢在他的胸口。淩無確實冇有防備,一手捂在胸口,劍柄在另一隻手中轉了個圈,突然“鐺—”一下淩無擋住後麵來的一劍,顧州一看是阿城。阿城對上那些士兵倒是冇有懸念,可是對戰淩無卻不能得心應手,但已是足足打了好幾個回合,後半跪在地。顧州不想給淩無反應的時間,想速戰速決,淩無看了一眼地上的謝城斂了笑容,也上前和顧州繼續,兩人相持不下。

一開始南國士兵由於熟悉地形,又擅長攀爬翻躍,明國士兵的武器都根本不能派上用場就被打倒,或者筋疲力竭。但漸漸的他們發現明國士兵一次次的進攻都更加的有經驗,更加靈活,越來越有技巧。顧州在打鬥過程中也注意到了,心想難道他們在自己國家的時候專門設置這些環境去訓練嗎?淩無看著顧州的若有所思,眼眸的光直盯進顧州的眼睛深處。再加上明國實力確實強勁,南國地形上的優勢逐漸不明顯了。轉眼顧州聽到了明國的號角,頓時慌亂的回頭,淩無趁機在後麵摟過了顧州的脖頸,道:“你看,我說過了。”

南國邊境的城門突然大開,明國的士兵聽到號角聲,都衝進了城門。這是怎麼回事?!-